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些年的爱情,与骄傲无关

第九十七章 后来

那些年的爱情,与骄傲无关 雨落千晨 3771 2016-08-16 13:32:51

  沫然慢慢站了起来,然后拉起林亦澈,转身坐到了病房前的凳子上,双腿已经没有知觉了,头也是昏昏沉沉的,沫然不知道自己是依靠着什么坚持下来的,但她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真的好累!

眼前一黑,意识渐渐涣散,沫然再也抵挡不住倒了下来,晕倒前,她看到了林亦澈担心的脸,听到了他好听的声音,他在喊“苏沫然”。

再次醒来,入眼是一片刺眼的白,看了看四周,自己在病房里,沫然站了起来,在地上蹦了两下,身体恢复了,她走到窗户前一把拉开窗帘,外面漆黑一片,窗外弦月如钩,夏虫脆鸣,几许繁星陪伴闪烁着冷月。淡淡清风拂过,繁华街道上车水马龙,对面的居民楼里也亮起了一盏盏灯光,映照着沫然憔悴的脸颊。

“你醒了。”

听到声音,沫然扭过头,对着进来的小护士笑了笑:

“我没事了。”

“那就好,你是神经太紧张了,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走了。”

“恩,谢谢。”

“没事。”

护士还想说什么,抬眼一看,沫然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她叹了口气,其实她想说,茹凉你男朋友好帅呀!你都不知道他刚才抱着你的样子,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沫然后悔了,早知道出来看到这个情况,她绝对会在床上多躺一会儿!

沈子辰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林亦澈和他面对面站着,双手紧握着,由于他背对着沫然,所以沫然看不清他的神色,不过凭感觉应该是很愤怒。沫然看了看四周,没有人,而且两人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所以她站在原地,不动声色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

“沈子辰,你还有胆子过来。”

“我为什么不敢过来?”

“你做了什么心里清楚。你到底想干什么?有种冲着我来,拿女人撒气算什么本事?”

“是啊!我没胆子,以前就没有!但我还是算计到你了不是吗?你能拿我怎样?”

“你混蛋!”

林亦澈喊了一声,一拳打在了沈子辰的脸上,沈子辰也不甘示弱,和林亦澈厮打到了一起!沫然这才发觉不对,赶快跑了上去,想阻止两个人。奈何她的努力阻止只是飞蛾扑火一般,两个血性大发的男人怎么可能轻易被分开?

沫然被推到了一边,林亦澈和沈子辰都没有看她,两个人就像发了疯一样,你打我一拳,我踹你一脚,没有任何套路和招式可言,只是单纯的属于男人之间的搏斗,是一场肉体间的格斗,林亦澈明显要比沈子辰厉害许多,不一会儿,沈子辰已经浑身是伤,但林亦澈也是狼狈到了极点,只是相比于沈子辰来说要轻许多。

沫然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受伤,却阻止不了,这种无力感她受够了。不知是从哪儿爆发出来的力量,她一把揽住林亦澈,用手迎上他的拳头,顺势把他的胳膊往旁边一扭,这一击的力度她已经算好了,虽然用了些力道,但也不至于让林亦澈受伤,只是暂时挡住了他的出拳空间而已,同时也用身体护住了身后的沈子辰:

“林亦澈,你够了,有种让亦瑶醒过来啊!打架算什么本事?你除了会打架还会干什么?”

看着苏沫然把沈子辰护在了身后,林亦澈愣了一下,随即苦笑了一声:

“苏沫然,你护着他?”

沫然不敢看林亦澈的眼睛,点了点头:

“是,我护着他。你除了会恃强凌弱还会干什么?打架能解决问题吗?你这个样子,真的很让人讨厌。”

“嗬,没错,我是只会打架,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沫然看了林亦澈一眼,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拉着沈子辰的手往外走:

“走吧!你伤的挺严重的,处理一下。”

林亦澈呆站在原地,看着沫然和沈子辰手接触的地方,觉得分外刺眼,他顿了一下,扬起一抹微笑,凝望着沫然的背影:

“苏沫然。”

沫然听到了林亦澈的声音,但她没有回头,只是站在了那里,静静听着下文。

“祝你幸福。”

祝你幸福,听到这句话,苏沫然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爱上一个人就是一段故事,故事的开头是我会给你幸福,结局是祝你幸福。林亦澈,曾几何时,你也笑着对我说会给我幸福,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和故事里一样,我们也逃不脱命运弄人,逃不掉的反转,现在你笑着对我说祝我幸福,可你不在,我要怎样才能幸福?

爱是一种伤害,残忍的人选择伤害别人,而善良的人,总是会伤害自己。沫然觉得自己是残忍的,她毫不犹豫的给了林亦澈一刀,将他伤的彻底,林亦澈,你痛吗?可为什么?我也会痛?据说一个人只要不再想要,就什么都可以放下,可当我真的爱上你,又怎么能放得下?

林亦澈看着沫然的背影微微停留了一下,然后毫不留恋的离开,心里那根名为爱情的弦“蹭---”的一声断了,有生之年唯一对爱情的幻想,在今天,被爱的那个人击打的丝毫不剩,自己今天彻底成为了一个笑话,苏沫然,你当真是狠心!三年来,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吗?你可曾真心爱过我?难道,连一丝心动都没有吗?

刚走出医院门口,沫然就迅速的放开了沈子辰的手,干脆利落的如同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沈子辰看着自己的手,感觉指尖还残留着沫然手掌的温度,很可笑啊!上一秒她还站在自己身边和林亦澈生气,下一秒两个人却如同陌生人。

“你不用多想,我只是不想欠你什么而已,沈子辰,林亦澈之前有得罪过你的地方,那也只是童年时期,小时侯无知,当然不会考虑后果,他已经忘了,你何必这么耿耿于怀,如果真的放不下的话,你大可以直接找他,没必要下那么多套,算计他的家人,我真的很看不起你!”

听到苏沫然的话,沈子辰脸色一白,随后冷笑了一声:

“他欠我的,何止是一个童年!”

童年,呵呵,怎么会是一个童年?林亦澈,这个人,让他蒙上那么多阴影的人,他永远不会原谅!

那时候沈子辰和林亦澈是幼儿园同学,林亦澈是学校里有名的小霸王,孩子头,经常带着一群小孩招摇过市,当时的沈子辰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内向的男孩,林亦澈经常欺负他,最过分的那次,林亦澈站在两张桌子上,让沈子辰从他裤裆底下钻过去,再然后,就是最耻辱的一幕,沈子辰当着幼儿园所有孩子的面,一步一步的,从林亦澈胯下爬了过去,也因此,他成为所有孩子的笑柄。都说童言无忌,但小孩子的话,杀伤力也更大,所有,沈子辰很快就被孤立了起来,最后,逼不得已,只好转学。

如果不是收拾亦瑶东西的时候看到了她的日记,或许沫然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也不会想到,那个拥有着阳光笑容的大男孩,竟然有着那么不堪的过去,所以,刚才她才会挡在沈子辰的面前,因为这件事本就是林亦澈的错,他必须承担。

“苏沫然,你是怎么知道的?”

“无意间。”

“你以为是我过分了是吗?”

“是。”

“你有没有想过,单凭这些,我怎么会记恨他那么多年?你以为他只欠我这些吗?你知不知道,我妈去哪儿了?”

沫然一愣,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沈子辰的妈妈,而且,他爸爸都要再娶了,他们离婚了?难道是林亦澈掺和的?怎么可能,他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参与这种事?可是,如果没有参与的话,沈子辰为什么这么说?

“猜不到是吗?我告诉你,我妈死了,是被林亦澈他妈害死的,你懂了吗?要不是他妈做小三,让我妈撞见,怎么可能会这样?她那么刚烈的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自己亲爱的丈夫背着自己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何况,那个女人还趾高气昂的威胁我妈和我爸离婚,我妈是被逼死的,我恨透林亦澈他们一家人了,他们毁了我的家庭,我想让他们死。”

“你够了!”

沫然听沈子辰说出这些,心里很是震惊:

“你以为是他们害死你妈的,但这些跟林亦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爸就没错了吗?你胡乱把错加到林亦澈一个人身上,对他公平吗?”

“那又怎样?我要让林亦澈也尝尝家庭破碎的滋味,我要让他后悔。”

“沈子辰,你知道吗?我曾经喜欢你,当时的你,穿着白半袖,黑色裤子,出现在我面前,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帅的男生,就像一个天使,我费尽心思,努力接近你,就是为了有一天能以一个完美的状态出现在你面前,让你注意到我。可那只是曾经,现在的你,终于变成了我所不齿的模样,不止一次的旁敲侧击过,我一直都想得到一个答案,现在我想问问你,对我有没有过那么一点儿感觉?”

沈子辰看着沫然那张略显疲惫的脸,心里一动,避开了她的视线,犹豫再三,却还是没有开口。

“好!”沫然笑了起来:

“我知道了,原来你也不敢承认,那你听好了,亦瑶的事,我记下了,从此以后我苏沫然,与你沈子辰,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苏沫然说完这番话以后就走了,去哪儿,她也不知道!自己最好的朋友躺在了病床上,可自己根本没有方法让她醒过来,甚至,连见她一面都难,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这就像一条路,一马平川的走着走着,突然遇到一面墙,所有不期而遇的委屈都如空气般蔓延,氤氲不知所措的情绪,没有挣脱的力气。

沫然想哭,去哭不出来,因为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哭,有什么资格哭?林亦澈现在应该不会原谅自己了吧!他的那句祝你幸福是真的吧!分开也是一种明白,分开了以后才发现,林亦澈,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上了!

青春是一场单程旅行,在这段永不逝去的时光里,沫然以为,她会波澜不惊的走过,就像冬天,鱼浮到水面上来呼吸,然后就又沉了下去,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沫然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段美好的年华里,她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以最执拗的方式让她明白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心动,但那个说过会喜欢她一辈子的人,却在她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中离她越来越远,林亦澈,我终究是以这种方式和你分开,多年之后,你会不会记得这份回忆,记得我这个,一再伤害你的女孩!

繁华在青春里开了又落,手心中的曲线一天长过一天,在明天到来之际,我们总以为那场绚烂飞扬会一直重复,可到了才发现,原来,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包括爱!

以前一直以为后来这个词是很优美的,它拥有着许多令人遐想的未来,和你在一起的几天内,也曾畅想过我们后来会怎么样?但现在才发现,后来这个词,其实概括了所有我们不想改变,却又面目全非了的事,因为,只有发生过,才叫后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