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机之迷蝴蝶

卷二 海会前夕

天机之迷蝴蝶 岚沧 1843 2017-01-06 09:56:19

  黎国,海城。

初冬的天气微有些寒,墙角的梅花开始悄悄的打着花骨朵儿,一场小雪过后,海城迎来一年一度的盛会,海会,即东海一些奇珍拍卖会,四国皆有人前来。

“奇了,这海会年年有,怎么今年来的人,居然比去年多了一倍多,挤的海城连个像样的客栈都没有,真是见了鬼了。”听涛阁上一名男子一边喝酒一边骂道,火盆里的火似受了惊吓一般跳了几跳。

“老弟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今年的海会,万盛商行的曲先生早传了话了,有奇珍,这些人,就是冲这件东西来的。”邻桌的一名男子身穿貂皮短打,腰胯长刀,身材偏胖,眯着眼睛小口的喝酒。

“奇珍?这海会哪年没有奇珍,能有什么稀罕货色?”男子撇了撇嘴,满不在乎,阁楼上的其他酒客也纷纷附和,虽说东海海域辽阔,可海里的东西,无非就是珊瑚珍珠之类的,也许会有比较罕见的海髓石,琼玉之类,可并不至于让四国之人一起来抢。

“嘿嘿,这件宝物,可相当稀罕。”胖子怪笑了两声,也不多说,继续小口品着杯子里的酒。看起来胸有成竹。

“什么宝贝这么稀罕?”窗边的一名客人按耐不住好奇问出了声。其他人不由得支起耳朵仔细听。

胖子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开口:“鲛人。”

阁楼上安静了下来,只剩柴火被烧得噼噼响。窗口刮来一阵风,阁楼上的酒客纷纷打了个激灵。

“你说什么?鲛人?!居然拿鲛人出来拍卖?曲难行疯了还是傻了?”最先开口的男子大声叫道,脸庞因为激动而涨成紫红色,眼睛里闪烁着毫不掩饰的贪婪。

“你说,就凭这个,够不够四国之人前来哄抢?”胖子依旧笑眯眯的,眼中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精光。

“鲛人,那可是鲛人啊,近百年没出现过了。”阁楼上热闹了起来,每个人都激动的双眼通红,望向万盛商行方向的眼睛,越来越红。

胖子看了人群一眼,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阁楼。火盆里的火苗轻灵的跳跃着,似乎在灼灼的烧着人心。

“鲛人?”刚进城的夏青听到消息一愣,这海城里,还有人居然有能耐抓了一名鲛人,鲛人可不是那么好抓的。

鲛人,居因上身似人腰下为鱼尾而得名,有记载:“鲛者,鱼尾人身,居东海,日息夜出,多女性,其尾可愈百病,泣泪成珠,其肤为绡,可避水火,其脂可燃,千载不熄,食其幼婴者,可得长生。”

鲛人身上都是宝,但论珍贵,大多数人皆是看最后一条,鲛人还在腹中的幼子,在临产之际杀死母体,将幼子与母体一起烹煮,母体因有意保护幼子而将全身精血转入幼子体内,这时取幼子而食,可长生。

此法仅存于古籍记载,千年来从未有人因此长生,鲛人一生一孕,又长居东海深处,是以这种方法从未有人尝试,数年来四国皆有人入东海寻访灵虚岛,不得见者皆尝试前往鲛人居住的海域,无一生还。

夏青幼时在天机宫曾经看到过一名鲛人,是个女性鲛人,身材妙曼,长发逶迤,眼睛呈绿色,眼神凶狠,下身是一条光滑的鱼尾,这只鲛人负伤,失去知觉飘在海上被弟子抓回。这只鲛人并未受孕,一直露着尖锐的牙齿凶狠的向宫主示威,宫主取了她一片尾肉,抛回大海。

鲛人的尾肉可再生,随着年龄的增加而逐渐缓慢,最后无法再生,失去尾部只能慢慢死去,鲛人的眼泪可以化作海珠,眼珠是极其珍贵的碧珠,可活死人肉白骨。

夏青默默的吃完嘴里的最后一口面,掏钱时才想起,身上并没有钱,想了想将头发扯过来,果然看见一颗珠子牢牢的束在发尾,一路逃亡居然还没掉,夏青意外之余有些惊喜,连忙摸索了一下,脖子上东西果然还在,一块蓝色的平安扣牢牢的挂在脖子上,蓝色的石头里似乎有水泽流动,变化万千,煞是好看。

夏青紧紧的握着平安扣,这是她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一样东西,海髓石项链,可现在不得不用了,这两日夏青的外伤好得七七八八,辛亏被渔民救起,半废一般躺了十多天终于养伤养的差不多,外伤虽好了,可严重的内伤很难修复,疏影的武功高出她太多,随意一掌竟然震断的她身上一半的经脉,差点废掉所有武功,到如今不说运气,气息乱一点都浑身疼痛。

恰巧此时海会临近,夏青无意间听说拍品中有一株赤血珊瑚,赤血珊瑚是药中圣品,可起死回生,与碧珠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赤血珊瑚主内,医治内伤极佳,碧珠主外,主疗外伤。

所以,眼下夏青迫切的需要赤血珊瑚,因为,她还要去找一个人,黎国北域北定山庄的庄主,锦兰夫人。即天机十二令主中的白兰令主,只有白兰令主才可以联系其他几位令主,请宫主出关。

海髓石虽名贵,但要换取赤血珊瑚还远远不够,夏青要的,是想从最终得主那里买一段枝桠,赤血珊瑚只是药引,一段枝桠,足够了。

夏青轻松起来,咧嘴笑了笑,将手中的珠子递给面摊老板,轻快的走了出去。

面摊里侧的一人抬起头来,笠帽的帽檐压得低低的,望着老板手中的珠子,回头看了看夏青离开的背影,笑的意味深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