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骑砍永恒

落跑

骑砍永恒 1229179606 1575 2015-11-28 17:31:08

  弥漫在帕拉汶城郊的雾气愈来愈重,浑浊的月光在昏暗从夜空中落下,消失在浓雾之中

守卫的眼皮耸拉下来,半靠在墙上离群野鸟的鸣叫也渐渐远去,只剩下微风拂动过的树叶在轻轻摇摆一阵

不紧不慢的马蹄声从雾中传出,以及人的喘息声都在这寂静的夜中显得格外清晰

随即,两匹黑色猎马驮着两名骑手静静穿过浓雾,在空地上转了两圈才停下

这两个人都身着象征着他们领主徽章的纹章甲——哈伦哥斯的黑鹰

“就剩我们两个人了.”

脸色苍白的骑手尽力压低自己的音调,以使得那声音变得更为沉闷

“等到天亮,我的朋友,等到天亮..”

另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人却比他的同伴悠闲得多,他跳下猎马,走到可以清楚望见皇城的地方接着伸开双臂,闭上眼睛,久久立在那里

马上的骑手则不耐烦地用手指敲打自己的脑袋

半响,刀疤骑手睁开眼睛,看着雾中的皇城帕拉汶

“我们要遇上点小意外了..”

哈伦哥斯伯爵率领军队

黎明时,因为雾气的关系,太阳的光芒仍未照在帕拉汶城中

很多市民还躲在卧室里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大部分乞丐也都还靠在破墙上呼呼大睡

一个脸色惨白的男人站在科拉斯酒馆的招牌底下,又瞥了一眼门边那个浑身酒气的中年人

他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这时的酒馆里人都是很少的,只会有几个疲惫的脚夫坐在角落里啃着黑面包

脸色惨白的男人带着难看的笑脸跟酒馆老板交谈,并不时询问一些问题

科拉斯的主人刚见到男人时吓了一跳,但随着谈话一点点的进展,他的脸变得铁青

脸色惨白的男人径直走向二楼,他的右手紧紧按在腰间的长剑上

木质楼梯被他踩的咯吱作响,老板因为这声音感到更加不安和焦躁

在酒馆的二层,房间的木门整齐地排列在两旁..这些房间大多非常简陋,一张木床或是草垫子放在狭小且充满霉味的房间里,仅此而已

最里面的一间客房是詹克的,这会儿,他正要带着马离开帕拉汶,去森林里和同伴汇合

但这个计划却突然中断他突然感觉到异样,也许是因为门外的脚步声..这大概再正常不过,但那股不安却突然占据了他的内心

詹克自己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计划进行的有点太顺利了..越顺利,越容易出意外

这是罗姆以前对他说的

詹克一面抽出腰间的两把匕首一面走近木门

他紧握住匕首的手冒出汗,接着他烦躁地动了动嘴角.

“如果这个人真的很危险,那我一定会先动手的..”詹克心想

但下一秒,最让他感到恐惧的事情出现了..他看见一把亮晃晃的骑士长剑插进门缝,并轻松地拨开木门

那个身着黑鹰纹章甲的不速之客也就站在詹克的面前

从他上扬的苍白嘴唇在吐出冰冷的挑衅

“早安,死人.来自哈伦哥斯伯爵的问候..”

位于帝国西部的哈伦哥斯堡

那柄长剑几乎在话音未落时就朝着詹克劈过去,詹克急忙朝后退了数步——锋利的剑刃已经割破了他的披风

随着一把匕首掉落在地的声音,詹克快速闪过对方的劈刺,跑向窗边

尽管耳朵里充满着长剑割破空气的声音,但他没有管这些,而是在那柄剑切开自己颅骨之前从大开的窗户跳下,坠在后街的小巷里詹克飞快地爬起身,急忙瞥了一眼那个向楼下观望的男人,就立刻爬上巷子的墙壁,翻到了另一边,远远地避开男人鹰一样锐利的目光

但他所没有看到的是那个男人令人颤栗的笑脸,男人把长剑收回剑鞘,像上楼时的悠闲一样慢慢下楼

詹克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在空荡荡的废弃小巷里飞奔,他知道刚才那个不速之客是什么人,更知道这些人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哈伦哥斯家族的骑士团,都是疯子

嗜血的制裁骑士往往象征着杀戮

他不敢想象这群人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也不敢想象罗姆和卡尔的处境

但也许..他们还都平安无事,久经沙场的罗姆不可能败给这群嗜血的疯子..

他必须赶快出城...

但恰恰在这时,詹克听到了让他近乎绝望的声音,急促的马蹄声从他身后传来,还有长剑出鞘的声音他甚至可以想象出骑士们狞笑的面孔

他暗暗骂了一句,很快,他站住脚,随即两只手猛地伸出并牢牢按在左侧墙下的大木箱上,一用力,便支撑着自己的身子爬了上去.在马的嘶鸣与骑士的叫骂声中,詹克已经翻过那座墙,回到繁华热闹的街市中,并很快隐藏在来来往往的行人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