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骑砍永恒

出城

骑砍永恒 1229179606 1949 2015-11-28 17:34:04

  响午的阳光在驱散雾气的同时也带来了闷热的空气,但即便如此,帕拉汶城中心仍旧热闹非常,宽阔干净的街道两旁是各式各样的店铺,络绎不绝的客人在其间来回穿梭。锤打声和织布机声此起彼伏,工匠们的作坊里生意热火朝天。在那些生意兴隆的商铺里挤满了来自不同国家的移民。红头发的维基亚猎人,黑头发的库吉特商人,他们显然是到这里寻找机遇的。除此之外,人们甚至能在街边看到装束奇异的萨兰德艺人

神气十足的贵族骑着高头大马,由数十名护卫所簇拥着招摇过市

偶尔从远处的竞技场里传出一阵阵欢呼声

不过詹克没有多余的心情注意这些,他尽量隐藏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混在一批出城的市民中

那几个神出鬼没的骑士仿佛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

詹克跟着人群慢慢移动到高大的城门前,却看见十名全副武装的制裁骑士骑着军马挡住人群

他们的手按在剑柄上,丝毫不理会市民的质问和大喊大叫。詹克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他似乎看到了对方的巨盔后面戏谑的目光

詹克把兜帽往下拽了拽,又混入另一群人中,往回走

制裁骑士们离开了拥挤的城门前,他们的军马像是悠闲踱步一般走在石砖路面上

一只猎鹰在帕拉汶上空盘旋,锐利的双目中所透露出的贪婪像其他所有精明狡猾的机会主义者一样充足

移民们在帕拉汶城

詹克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只黑鹰潜伏在这座城市里,但是他耳边的马蹄声越来越清晰了

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装下去了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这大概使得他立刻抓住了眼前最近的东西——一个马车夫的衣领,詹克下意识地把那个人拽下马

当马车夫开水破口大骂时,詹克已经驾驶着那辆马车往人比较少的街区跑去

制裁骑士们则放快了自己军马的速度,转过几个弯以后,他们腰间的骑士长剑纷纷被抽出,锋利的剑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詹克感受到风从他脸旁划过,那匹白色的马跑得并不吃力,也许是因为这辆马车还没来得及装上货物

制裁骑士团的军马又加快了速度

唯一另詹克感到惊喜的是这匹马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的快多了,如果它没有拉这载货的马车,倒是有可能甩开笨重的军马

但这显然不足以让他喘口气,他依然能感觉到恶魔一样的骑士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詹克只能拼命地挥动马鞭,希望疼痛能使那匹马激发出更快的速度

慢慢的,本来紧随其后的制裁骑士们和詹克的距离开始变大,加上詹克驾驶着运货马车在街巷中来回穿梭,身披重甲的军马似乎有些疲惫了

强壮的战马与善战的骑士同样重要

尽管如此,詹克还是惊恐地发现他的马有些力不从心了,它的速度也在转过一个弯后开始放慢

詹克在心中咒骂那群骑士,同时也在飞快转动着紧张过度的大脑

他的计划很快就想好了,但那让他更加焦躁,因为他从来没有试过如此冒险的举动,他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相信自己..要相信.”

詹克用颤抖的声音低声自语,那一半是因为焦虑,另一半则是激动

再往前,就是一个转弯的地方...一转过弯,就是一条通向废弃市场的直路..而废弃市场的尽头则是一个死胡同,这是最后一个机会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

在马车即将要转弯时,他放慢了一点马的速度并尽量让马车往左边靠

在马车正在转弯时,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

终于,在几秒钟以后,马车刚刚转过弯,一条笔直且空荡荡的道路呈现在詹克面前

他奋力往左边跳去,并在同时伸出双手

如果没能成功抓到墙壁的顶端,那就必然会重重坠下,接着就被随后到来的骑士用长剑捅进心脏

詹克的手指触到了墙壁最上端的一块石砖,他以前从未发觉自己竟有如此巨大的力气,他的胳膊用了最大力气撑起身子,双臂上的青筋暴突

紧接着,他竭力翻过石墙,并在随后重重摔在地上

那匹白马拉着车一路向前奔跑

大约四五秒后,他听到更为清晰的声音,那当然是骑士们的军马用马蹄敲击地面的声音

全速冲锋的骑士

詹克屏住呼吸,他可以想象出那些嗜血的骑士提着马刺,挥着长剑的样子

詹克扔掉自己破烂的斗篷,也顾不上疼痛,朝市区的方向狂奔

尽管暂时躲开了黑鹰的阴影,但是不安仍然占据着他的内心

当气喘吁吁的他终于回到城门前时,他的眼睛迅速扫视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骑着军马的骑手,只有表情各异的市民做着个自己事

他稍微松了口气,接着快步走向城门

突然,从后面传来一阵嘈杂

詹克急忙转过身,但那原来只是一个库吉特商人同另外两个斯瓦迪亚人在争吵

他暗笑自己的多虑

很快,他就离开了斯瓦迪亚皇城

詹克打算立刻前去森林,用事实来证明自己之前的那些忧虑都是多余的

在森林的入口处,他碰见了一个包着头巾的商人,那个萨兰德人一见詹克就急忙凑上前,用不熟练的卡拉德语向詹克问好,并兜售自己的货物

詹克正想打断对方的话,一支倒刺箭就从树林里射出,不偏不倚地正好插在萨兰德商人的额头上

接着又是一支箭,射在詹克脚边

随后便是一阵马蹄声和拔剑的声音

詹克立刻回过头,也不清楚是朝哪个方向,总之是远离帕拉汶的那个方向疯狂奔跑

待他远离森林和皇城之后,那个背着弓箭的青年身着纹章甲并骑着一匹强壮的军马缓缓走出森林。他瞥了一眼那个死去的商人,然后驭马往詹克逃跑的方向追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