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骑砍永恒

日落黄傻

骑砍永恒 1229179606 2768 2015-11-28 17:31:08

  西元1256年梅娜耶沙漠深处

在血色落日的照耀下,整片沙漠中的每一座沙丘都显露出暗红色,继而又转为金黄色。

“没有风,没有声,没有植物和动物,也没有任何移动的物体,只有近乎恐怖的孤寂和荒凉。”

古卡拉德时期的一位学者曾这样描述过这里,事实上,这句话是关于这片荒土的唯一记载

——梅娜耶沙漠,一个位于罗多克公国和萨兰德苏丹国边境中的一处人间地狱,一个令所有沙匪,流浪诗人和每一个有理智的人都望而却步的地方。气候恶劣,干燥而少雨,几乎没有任何能让人的眼睛得到缓解的新事物似乎是主要的原因。被流放到这里的叛国者或是政治要犯会迷失方向,然后迷失自我。在这片似乎永无止尽,没有尽头的地狱尝到人所能尝受的最痛苦的惩罚。孤独而终。这不同于在战场上被骑兵的长剑贯穿胸膛或是被刽子手吊死在高台上那种死法。实际上,它要残酷的多。

不过令人惊奇的是,在数分钟以后,从那边的沙丘上出现了一个骑着棕色萨兰德骏马的年轻骑手。在他身后慢慢出现了一个,两个...一共二十个轻装商队,带着丰硕到让所有强盗都垂涎三尺的商品。十头重型商驼的背上都驮着价格昂贵的罗多克天鹅绒

这支奇怪的商队同整个沙漠一样安静,他们大多带着白色的头巾,身着金色的萨兰德长袍。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幽灵一般,毫无畏惧之色亦无欣喜之情。落日注视着他们翻过一座座高大的金色沙丘向前方某个望不到边际的目的地移动,这支驼队在落日的光芒里一点点远离刚才被他们翻过的沙丘,它们的影子被拉得很长。而西方已经是一片昏黄——太阳在做最后的挣扎,它拼命放出微弱的黄光却无法抵挡狞笑着的夜幕将它碾成碎片

那个年轻的萨兰德骑手无疑是个老练出色的商队向导。和他的那些贝都因人同行一样熟悉地形,只不过贝都因向导只敢走相对安全些的萨兰德大沙漠,绝不会踏足这片死亡荒漠。但那也表示,那些大部分的商队必须要以萨兰德境内的城堡关税作为代价换取安全,当然,他们想赚得越多,就要付的越多。加上常年的战乱导致沙匪横行,真正能落到商人手里的并没有多少。因此也曾有一两支大胆的商队进入梅娜耶沙漠,然后永远的被埋在了厚厚的沙子里。

萨兰德向导熟练地打量眼前毫无规律和特征的沙土,然后挥手指示商队的行进方向。他所带领的轻型商队同他一样沉着冷静,只不过脸上多了些苍白的颜色。

整个商队悄声无息地在沙漠中前行,那个萨兰德骑手谨慎地挑选一个个安全的,至少是他认为安全的路线。绕过一座座危险的沙丘,马蹄踏过许多碎石铺就的金色旷野。这对于每一个商队来说都是枯燥却不必可少的事情。那些骑在马背上的萨兰德商人眯着眼睛,他们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身体也轻飘飘的。

从周围吹来的烈风夹杂着许多坚硬的沙砾,商人们不得不用缠头遮盖住面部。

有几个人实在撑不住了,他们闭上双眼从马背上掉落,摔在沙子里,让那些滚烫的沙粒完全覆盖自己被汗水浸透的长袍。

而其他人则面无表情,空洞的眼睛里没有透露出丝毫感情。

他们继续缓缓前进,把那些掉队的人彻底抛弃了

太阳继续西落,当它发出最后一道血红色的强烈光芒以后,便立即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几秒钟前的晚霞火云仿佛只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一晃即逝。

紧接着,夜色四合,沙漠中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慢慢变淡,直到完全与黑夜融为一体。

“伙计们,看看那边。”

萨兰德骑手打破了持续已久的寂静和沉默,他的声音在空旷的沙漠里显得清晰响亮

他在整个天空变成黑暗的领地之前,借助着夕阳最后的余晖看见了远方阿莫拉德城里高塔的高大剪影。

那些脸色苍白,心情不安的商人们如释重负,他们显然也看见了阿莫拉德城,那表示他们那不安分的心脏总算可以舒缓一些。

半响,他们那几乎已经崩溃的大脑开始清醒,商人们恢复了神志,开始欢呼庆祝,苍白的脸色开始恢复生气。就连那些沙漠马也开始兴奋起来。它们也知道,自己即将作为一名生还者离开恐怖的地狱。

阴森森的荒凉沙漠逐渐隐入黑夜,气温也随之骤降。

在午夜时分到来之前,整个商队一共10人带着他们昂贵丰硕的商品缓缓走进辉煌的沙漠最大的绿洲——阿默拉德城

繁华的阿默拉德城已经被妖娆的夜色所笼罩。

在那些富商聚集的街道上,呈现出不同于白昼的热闹景象。身着华贵服饰的富人穿梭于繁华的街道上,那些商人牵着满载货物的骆驼混在人群中,他们兜里的第纳尔袋足够一个贪得无厌的酒鬼挥霍十个月。

一些身着白色长袍的人站在路旁高唱颂歌,在歌声的上方有几只肥硕的白鸟,它们的翅膀渐渐没入夜空,而歌声则紧紧跟随鸟儿的尾羽,飘荡于高大的建筑之上

这一切都表示这片盛产铁的绿洲城市无上的富饶。在城市的深处,聪明的萨兰德人围绕着一个巨大的淡水湖泊种植各式各样的果树,就好像他们的祖先在数百年以前围绕着这个巨大湖泊建造起阿默拉德一样

也许在这里,任何关于梅娜耶沙漠的痛苦回忆都会烟消云散

一个削瘦的身影缓缓步入位于街道后面的一个大庭院,那里种植着无数棕榈树和枣椰树,大片的绿荫在炎热的白天为主人遮盖烈日。仆人们正忙碌地在庭院中执行他们主人的命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论是严冬亦或是酷暑

在主人豪华奢侈的房间里铺着从罗多克运来的精美天鹅绒,那里的地毯是由整个萨兰德手艺最出色的工人们日夜制造出来的艺术品。而耀眼夺目的红宝石,绿宝石,夜明珠和大钻石满满地镶嵌在房间里的每一块墙壁上,它们的做工之精巧,种类之珍贵令所有珠宝商人为之惊叹,让人仿佛置于梦境

这里就像是这里的古代神话中所描述的珍贵异宝那样,漆黑潮湿的洞穴里,埋藏着难以计数的神秘财富。但这奢华的房间却绝不是神话故事,而是真实存在的

当这里的主人,一个身着昂贵的萨兰德长袍的中年男子见到那个高瘦的年轻人时,从眼神中流露出惊讶和喜悦。

“噢,麦希穆,你带着你的队伍越过了那灼热的地狱啦?你带着你的队伍从恶魔的诅咒中逃脱啦?”

主人将他的客人请进房间,然后又开口道

“看来你平安无事,我的朋友,真是个奇迹,安拉保佑你。快告诉我吧,你打算用自己的性命换来什么?你又真正得到了什么?”

麦希穆坐在椅子上,将杯子里的冰水一饮而尽

“啊,巴尔瓦,您也许会喜欢听到我们的货物安然无恙,这不,我们节省了好几个城堡的关税,您尽可以算算,这会是多少个闪闪发光的第纳尔,而我们的利润又会增加多少。但是,我们在沙漠里死了大概二十个人,愿真主庇护他们的灵魂。”

巴尔瓦不自然地盯着杯里的冰水

“这也许是命运,但我必须说你的举动和它造成的结果让我很惊讶,也很惊喜。商会很乐意为你重新敞开大门..只不过...”

“噢!商会可不会像以前那样欢迎我了,再也不会。他们无法接受我的朋友,自然也无法接受我。还是让我们换一个愉快的话题吧。”

巴尔瓦抬头看着屋顶上嵌满的五彩宝石和夜明珠,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到

“既然如此,我的朋友,我们一起享用晚餐吧?”

麦希穆对巴尔瓦报以微笑

“当然,我很荣幸,巴尔瓦。那样一来,我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向您讲述此行的具体经过,我相信在结果知晓以后,您会很有兴趣的耐心聆听。”

回复(13)收起回复举报|个人企业举报垃圾信息举报133楼2013-12-0421: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