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青云舞之锦绣前程

第六章:凌霄谷

青云舞之锦绣前程 七月水舞 2765 2015-08-06 09:53:01

  因为受伤严重,杜青程虽然醒来,但还是不得不继续在床上躺着,如此又过了三天。这三天里面,“苏仙”没有再出现,一直都是兰芽陪着杜青程。

杜青程也通过兰芽知道,所谓“苏仙”,原来叫李非,一个很简单,很俗气,毫无文采与内涵的名字,太普通了。想起李非那张神祗一般的脸孔,杜青程觉得,这个名字……表达不出李非本人气质的高贵。

为什么会取这么奇怪的名字呢?杜青程想。非,不也。李非他是在反抗什么吗?再说,他的山庄名字叫“不贤山庄”,真的没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杜青程养伤,躺在床上不能乱动,只好让脑子胡思乱想。

第四天,终于能够下床了,杜青程一共躺了六天,身子骨都快累塌了——没错,就是累,一直这么躺着,也是很累人的事情啊!没有切身体会过的人,恐怕是不能明白那种痛苦的。

终于能够出去了,杜青程在兰芽的陪同下,慢慢地走出了房间。她所住的地方,是不贤山庄的一个院子,她休息的地方,是这个院子的主屋,有前厅堂后寝室,外加两个更衣间一个沐浴室,主屋两旁还有几间偏房,分别是客房、储藏室和大丫鬟住的地方。粗使丫鬟另有集中住处。

出了屋子,可以看见一个精致的小院,面积不是很大,但是主道两边种满了青葱翠竹,院墙角落里还撒满了大片大片的茉莉花丛。夜晚幽香,就是这些成片雪白的茉莉花海造成的。

虽然没有亭台楼阁、假山池沼,但是这个简洁干净的小院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杜青程命兰芽搬来一张椅子,放在竹林的边缘,一边享受着竹阴的清凉,一边欣赏着茉莉花开。

那一朵朵雪白的花朵,绽放在翠绿的枝叶当中,真是说不出来的美丽。

杜青看着那些清纯出世的仙花,一时间也忘记了失去姐姐姐夫的伤痛。

是的,这六天,杜青程哭也哭累了,想也想乏了,今天看到这阳光下明媚灿烂的鲜花,她混混沌沌的脑海,总算是慢慢地清明了起来。头依然会痛,心里依然难过,但是不再那么浑浑噩噩了。

逝者已矣,思能何益?

只能向前看了。

杜青程知道汴京城已经被金国侵吞,只希望她的父亲母亲能够逃过一劫。

伤好之后,她希望能够去寻找自己的父母。他们会不会跟着南宋皇帝去了临安呢?

希望如此,不然……

杜青程,真是不敢想了。

杜青程坐了一个上午,一直到日上中天,兰芽提醒说:“太阳很晒了。”才回屋子去。

另外一个丫头木篱,已经在餐桌上摆好了午饭。

杜青程吃过饭,觉得精神还可以,就想要到外面去走一走。

兰芽说:“姑娘,你伤还没有全好,庄主说了,不要到外面去,走路多了对身体不好。”

杜青程想了一下,说:“你们庄主在哪里?”

她想要见见李非,告诉他她想离开这里去寻找自己的父母。

兰芽说:“庄主住在东边的乾坤居。”

兰芽告诉杜青程,不贤山庄虽然建造在深山巨谷中,但是规模恢宏,堪比宫殿,整个不贤山庄由外庄与内庄两个部分组成,外庄就像一个小镇,有街道与小巷,村民的房子鳞次栉比。

内庄另有围墙保护,“不贤山庄”四个大字,也是高挂在内庄的大门口上面——外庄的入口处只是用矗立的石碑雕刻着“凌霄谷”三个字——从内庄大门口开始,是一条中央大道,它是内庄的主道路,路两边是一个挨着一个的独立院子,院子之间也有道路,有的院子后面还有院子。杜青程现在住着的竹院,就是其中一个位于别的院子后面的普通小院子。出了院门,还要左拐弯,走一段小路,才能到达主道路。

主道路的尽头,就是不贤山庄的最东边,也是最高处,是庄主住的乾坤居,建造在一座山峰(凌云峰)之上,三面都是悬崖峭壁,一面陡坡,上设阶梯,那是进入乾坤居的唯一道路。

现在杜青程身体身体虚弱,不适合走那么多路,更加不适合爬那么多楼梯,所以兰芽说:“姑娘,你还是等身体好了再去吧。”

杜青程皱眉,一个山庄而已,需要这么大吗?这都堪比城镇了!

她实在很担心自己的父母,就说:“我可以去的,你前面带路。”

兰芽直接跪了下去,说:“姑娘!您这是伤了胸口,差点就……要不是庄主懂医,给你治好了,你现在什么样恐怕都难说!现在你外伤刚好,内里还需调理。今天你刚刚能够下床走路,真的是不适合去乾坤居!”

杜青程转念一想,也对,她现在这个身体,就算去乾坤居见了李非,得到允许离开不贤山庄,也不能走那么多路,去临安找自己的父母啊!

罢了,罢了!

杜青程转身,朝后面的房间走去。不能去乾坤居,那她就回房间睡觉去吧。

刚迈动脚步,杜青程又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刚刚兰芽是说,李非给她治伤的?而她的伤口,在胸口处!

轰的一下,杜青程的脸彻底红透了。

想起刚醒来那天晚上,就是李非自己一个人陪坐在她的床边的,他的手,还搁放在她的额上,试探她当时的温度。

还有,她的衣服!她受伤那天,明显是一身血衣的。可是躺在温暖干净的被子里醒来的时候,她穿的是一身干净的中衣,胸口处还缠着保护伤口的布条……

“我刚来那天,谁给我换的衣服?”杜青程没有回头看走在她后面半步的兰芽,只是艰难地开口问道。

“衣服?”兰芽有些不理解,杜青程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她说:“姑娘你没有换衣服呀!你昏迷不醒的那几天,一直都没有换衣服,庄主说了,你的伤口不能碰。你的身体在醒来之前,也不能乱动。”

所以说,她的衣服,是在来到不贤山庄之前就已经被换掉的了?

所以说,她的衣服,是李非给帮忙换掉的?

啊!

杜青程简直无地自容了。这么多天,她一直沉浸在失去姐姐姐夫的悲痛之中,完全没有想过是谁给她治伤这个问题。

李非!这下,她还要怎么去面对他?还怎么敢去找他?

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更别说,被一个男人抱过了,看光了!

要是在京城,要是在杜府,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京城那里是有医女的。大夫授意,医女看治。女子的清白,可是保护的好好的。可是现在——她这算是失去清白了吗?

天啊!现在她要怎么办?

杜青程快步走回房间,吩咐兰芽不必跟着,然后就闭门坐在床前的圆桌边,望着窗户外面的竹叶发呆。

怎么办呢?她可不可以,就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因为这个缘故,杜青程再也没有提过要去乾坤居找李非的事。而李非,似乎早就把杜青程给忘记了,再也没有来过。

一晃过了半月,杜青程的身体已经基本上好了,就是还有点病后的虚弱。这个不是一时能治的,只得慢慢调理身体。

闲来无事,杜青程又在院子里的空地上,种了一些紫藤萝和金茶花。院子里原本只有青的竹白的茉莉,颜色太单调了,有一种虽然清高但嫌惨淡的气氛。

杜青程心情不好,喜欢看一些红的,紫的。

因此在紧邻窗前的空地上,又种了一些月季和海棠花。

到了盛夏,杜青程所住的竹院,已经变得姹紫嫣红,十分热闹了。

兰芽很喜欢这个焕然一新的小院子,杜青程种的花不仅颜色好,种的地方也好,整个小院的颜色布局十分均衡,看到哪一个方向,都是流光溢彩的,真是美丽。

木篱也很喜欢这个院子。

两个丫鬟都说,这个院名该改了,不叫竹院了,该叫百花园了。

杜青程听了只是笑。

她无意园林装饰,只是心中苦闷,彷徨不安,找个事情做,好打发时间罢了。

终于有一天,院子里的土地上,都种满了鲜花,除了大道小路,再没有空余之处了。

杜青程决定,还是到外面去走走。

却不曾想,她这一走,竟然走出一个麻烦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