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且行,且珍惜

第二十一章 生日风波

且行,且珍惜 鸢尾花开2100 2549 2016-02-21 14:08:21

  自从苏母找夏子瑜谈过话之后,夏子瑜整个人都变了,她不再像从前那样紧紧黏着苏澈,虽然暂时还住在苏家,但总是彬彬有礼,对人礼貌周全,似乎,是真的想开了。苏澈见状,虽心生疑惑,但也没有多想,毕竟,这也是他想看到的。

夏子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安之若素地看着苏澈进进出出,她隐约猜到他的意图。只是,苏澈这次怕是难以如愿了,她勾了勾嘴角,笑得邪恶。

“萌萌,你等等,我马上来接你。”苏澈嘴角漾开一抹温柔的笑,他打开车门坐进去,扭动钥匙,朝着心爱之人的方向开去。

“那我等你,注意安全。”郝萌萌把玩着自己那半旧不新的手机,摸着它散发出来的余温,笑靥如花。

夏子瑜看着苏澈的车子渐行渐远,叹息着摇了摇头,何必呢?他们终归是会在一起的,做什么绕这么大圈子?不过既然苏澈喜欢,那她只能毫无条件的奉陪,谁让她夏子瑜喜欢苏澈喜欢到不可自拔的地步!

她转身走向浴室,缓缓褪尽衣物,然后让冰冷的水花尽情肆虐自己细腻温热的肌肤……

******************

苏澈出发时已接近傍晚,所以当他一驶入江州那个属于郝萌萌的小镇时,就看到了光秃秃的梧桐树下她那小小的身影。

她戴着一顶粉色的帽子,看起来毛茸茸的,但是小脸还是有些泛红,两只手不停地来回搓着,在嘴边哈气。看的苏澈一阵心疼,连忙从车上下来,取下自己的围巾朝她快步走去。

“萌萌,怎么下来这么早,外面这么冷,冻坏了怎么办?”苏澈说着把自己的围巾给她围上,想说说她,又看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不许再这样了!”

郝萌萌闻言连忙点头,小声说着:“我是怕你久等。”

苏澈的内心彻底被她攻陷,他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宠溺地说:“萌萌,男人不用这么惯着。”

“我们走吧,去看烟花。”说罢,苏澈拉起她的手,不料竟冰的厉害,苏澈疼惜地将其裹紧,半带斥责地训她,“傻丫头,不许再这样了!听见没?!”

“嗯嗯,我知道啦。”郝萌萌不停点头,犹如小鸡啄米。

“行了,快上车吧。车上有空调,会暖和点。”

这是郝萌萌第一次坐苏澈的车,还有些晕晕乎乎的,他们这就在一起了吗?真是不可思议,其实她自己还有些纳闷苏澈怎么会喜欢她的。

“苏澈,”

“嗯?”

“你怎么会喜欢上我?”

“难道你不希望这样吗?”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了!”郝萌萌语气急切,小脸儿有些窘迫,“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其实,我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了,只是,你应该对我没什么印象了。”苏澈用自嘲的语气说着,他也不理会郝萌萌的反应,接着说:

“小的时候,我爸妈经常吵架,根本没有时间理会我的感受。那段时间我一直很消沉,觉得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也没什么朋友。后来他们又和好了才发觉我的异常,他们带我去医院做检查,医生说是自闭症。”

苏澈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我当时并不知道什么是自闭症,只是不喜欢和人交流。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一个小女孩的出现,”

说到这里,苏澈回过头看了郝萌萌一眼,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

“她每天都会在我耳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就像一只小鸟,什么又丢了一只橡皮,奶奶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塞给她一块很甜很甜的大白兔奶糖,说是有机会也会带给我吃之类的。开始的时候我根本不理她,后来虽然还是不和她讲话,但是会去听她说的话。直到最后我想对她开口的时候,却再也没有机会了,因为她不见了。她就像一阵风从我的生命中吹过,然后又悄无声息地走了。”

郝萌萌认真地听着,她突然想起小时候见过的一个男孩子。他面容清秀,和她们那帮四处野的孩子完全不同,总是斯斯文文地坐在公园里,静静地看人来人往,一坐就是一整天。

那时候的郝萌萌是很怕孤独的,她总是害怕一个人呆着,她还以为所有的人都和她一样。所以自从她发现那个男孩之后,就退出了她们那个小圈子,整天绕在男孩的周围和他说话。虽然基本上都是她一个人自言自语,但她也不肯放弃,因为她觉得,如果自己就是那个男孩子一定难受的要死,所以她一直怀着满腔热忱去帮他。

后来,郝萌萌的父母搬家了。因为事情太过匆忙,所以她没来得及和那个男孩告别。再后来,郝萌萌自己就忘了这回事。

苏澈骨节分明的手搭在方向盘上,安静地驾驶。他说完那些话之后便不再言语,郝萌萌的脑子里电光火石,猛然记起一些琐碎的画面,她惊得目瞪口呆。

“所以,你是说,那个女孩儿是我?”

“还不算太笨!”苏澈抿唇一笑,“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现在的胆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大,居然会想到倒追男生这一招。”

“额……”郝萌萌低下头,诺诺地说,“其实我胆子一直很小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见你它就变大了。”

“好了,不说了。我们到了,走吧!”

天已经完全黑了,隔着这一条江能看到对岸的灯火阑珊,星星点点的灯光映在江面上,被风一吹湖面泛起粼粼微波,倒像是闪闪发光的银河。他们在一小片空地上,这里很适合放烟花,等到他们把所有的烟花从后备箱里搬出来时,郝萌萌吓了一跳。

“会不会太多了?”

这时,苏澈的手机响了,他对郝萌萌说了一句,“萌萌你先等我一下,很快就好。”然后转过身去接电话。

看到是夏子瑜的来电,苏澈皱了皱眉,但还是接通了。

“澈哥哥,我来例假了,现在疼的要死。你在忙吗,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送我去趟医院?”

夏子瑜虚弱的声音到不像是作假,苏澈也曾听他母亲提起过夏子瑜的痛经,说是严重的时候必须去医院。只是这个时候,苏澈迟疑了一会儿。

“澈哥哥,要是为难的话就算了,我忍忍也就过去了。”对面的声音好像更虚弱了,细如蚊蝇。

苏澈对夏子瑜这个人还是了解一些的,她是个很要强的人,既然她都打电话过来了,说明情况还是比较严重。

“好,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苏澈挂了电话,转身走向郝萌萌。

“萌萌,家里出了一些状况我必须回去一趟。”苏澈有些内疚,但还是不得不说。

“哦,好啊。那这些东西怎么办?”郝萌萌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东西就先放在这里吧,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吗?”

“还是算了,毕竟是你的家事,我就不要掺和了。”

“那我帮你叫个车送你回去。”

“哦,好。”郝萌萌努力装作不在乎的样子,“那,再见!”

“萌萌,今天真是抱歉。回家了记得打个电话,我会担心的。”

“嗯,好。”

车子发动了,郝萌萌往身后一靠,两只手插进口袋,不断地在心里宽慰自己。忽然,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件东西,是个可爱的人偶。

哦!郝萌萌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忘记给苏澈这个了。她记得今天是苏澈的生日,还特意备了礼物,只是,没来得及送出去。她低下头,抬脚随意踢了题前排的靠背,转过头望向窗外的流光夜景一脸落寞,没关系才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