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且行,且珍惜

第三十章 求求你

且行,且珍惜 鸢尾花开2100 2442 2016-04-24 14:53:28

  春天来得实在是悄无声息,前一夜才抽出的绿芽儿第二天就长成了大片的树叶,将光秃秃的树冠罩得严严实实;刚刚才看到绽放的满树樱花,一夜风雨后就悉数凋落。这样匆忙的春天,让人还不曾觉察,就早已过去。

苏澈纠结再三,最终还是决定和夏子瑜开诚布公地谈谈。毕竟这样下去,于任何人都没有益处。

当收到苏澈的邀约时,夏子瑜心花怒放,一番精心打扮前去赴约。可在她看到苏澈那微微带着质疑和责备的眸子时,她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为什么青梅竹马的他,现在只有在涉及郝萌萌的时候才会来找自己;她夏子瑜,在苏澈的眼里到底算什么?凭什么所有人都要这样残忍地对待自己,然后自己幸福的生活,留她一个人痛苦?!她不甘心!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她会慢慢地欣赏这场戏,直到落幕。她会笑着看他们每一个人在戏里痛苦挣扎,他们越痛苦,她就越开心。

她故作冷静地走到苏澈面前,酝酿出一个完美的笑容,“澈哥哥,来的这么早呀!”

“嗯,坐吧,子瑜你想喝点什么?”苏澈站起身来,很绅士地替夏子瑜拉开面前的椅子。声音不温不火,听起来没有丝毫情绪。

“我就要一杯柠檬汁吧,谢谢澈哥哥!”夏子瑜随意答道。

“服务员!一杯柠檬汁,一杯冰水。”苏澈提高声音点了饮料,然后走向自己的位子。

两个人突然之间就没了话,一阵沉默,只余下咖啡厅里舒缓的音乐。向来叽叽喳喳的夏子瑜也似乎失去了说话的兴致,只是安静地坐着,低着头玩弄包上精致的玩偶。

苏澈轻轻地抿了一口杯子里的冰水,用平缓的声音说:“子瑜,我今天约你出来,其实是有件事情想问你。”

“哦,什么?”夏子瑜也不看他,用吸管慢慢摇着杯子里的柠檬汁,似乎玩儿的不亦乐乎。

苏澈犹疑了一下,还是开了口:“贴吧里我们的照片,是你找人拍的吗?”

夏子瑜手上的动作顿了下,她慢慢抬起头,用一种很受伤的表情看着苏澈,“澈哥哥,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吗?”

“真的不是你?”

“如果澈哥哥认定是我,那我也无话可说。”夏子瑜转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语气里无限落寞。

“子瑜你别生气,怪我太草率。只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我也没有办法。”苏澈很头大,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而他,却没有丝毫头绪。

“澈哥哥你不用自责,是我自己不小心引火上身,不能怪你。”夏子瑜看向苏澈,一脸懊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意识到好像说错了话,夏子瑜的目光慌乱,四下张望着,没有焦点。

“好了,子瑜你放心。既然不是你,我就一定会找出幕后黑手,还你一个清白。”苏澈自信地说。

“那澈哥哥,你能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抱抱我,我有点害怕。”夏子瑜犹犹豫豫地说着,看见苏澈有些为难,她又赶紧改口,“如果不方便,不抱也没关系的。”

夏子瑜唯唯诺诺的样子触动了苏澈。他站起身,朝她走过来,笑着说:“傻丫头,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说着,摸了摸夏子瑜的秀发,把她揽进怀里,慢慢地拍打着她的后背,抚慰她的情绪,而夏子瑜却在苏澈看不见的地方邪恶的笑了。

窗外,目睹这一幕的郝萌萌突然就呆呆地站在斑马线中间,动也不动,就像一尊雕像。

眼看绿灯就要变红,郝萌萌突然被一股强势的力量拉离开马路中央,然后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责骂。

“郝萌萌你疯了是不是,过马路突然停下来是想做什么?你以为你是超人不会被车撞死,还是你想自杀才会想到这么一个低劣的策略。如果是想自杀,拜托你下次找一个不会被人看到的地方,尤其是不要被我看到!!!”顾安怒不可遏,他抬起手就想给郝萌萌一个巴掌,却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然后无力的垂了下来。

郝萌萌被顾安的声音拉回现实,她本来是想说几句感谢的话,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以德报怨,“我要你拉我了吗,我要你管我的死活了吗?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不过是我的老师而已!”

听着郝萌萌嘴里蹦出的一个个尖酸刻薄的词,顾安面色阴翳,他冷声一笑,“凭什么,很快你就会知道我凭什么了。”

看着顾安阴冷的表情,郝萌萌突然就害怕了,她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眼前这个人,她从来就没见过这个样子的顾安。

顾安看出了郝萌萌眼里的恐惧,可他二话不说,拉起郝萌萌的手就往前走,“不就是看到男朋友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了吗,发呆有什么用,就算你因此而死了,别人也不会有丝毫的愧疚。有能耐冲我吼,你就进去给我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郝萌萌听完他的话之后,整个人都懵了,她丢了魂般踉踉跄跄地跟在顾安身后。

就在踏入咖啡厅的那一刻,郝萌萌如梦初醒,她猛然一把抱住顾安,踮起脚尖贴在顾安的耳边,乞求他,“顾安,顾老师,求求你,不要,不要让我现在见到他们,求求你了。”

顾安一愣,他的怒气突然就这么烟消云散。

郝萌萌瞥到苏澈和夏子瑜起身时,她更紧张了。她赶紧低下头,把脑袋埋进顾安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顾老师,您也在这里呀。”听到苏澈的声音,顾安微笑的看向他,镇定自若地点了点头。

看苏澈和夏子瑜疑惑地看向自己的怀里,顾安淡淡地解释,“是我女朋友,闹了点脾气,估摸着现在不肯见人,下次有机会再介绍你们认识。”

“顾老师客气了,那我们先走了。”苏澈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迟疑着走出了咖啡厅。

看苏澈一直沉默,夏子瑜有些困惑,“澈哥哥,你怎么了?”过了会儿,她若有所指地说,“你有没有觉得,那个人好眼熟,像萌萌,是不是?”

苏澈被道破了心中的想法,却断然否认,“怎么会呢?”

“也是啦,我就随口一说,澈哥哥不要当真啦!”夏子瑜无所谓地笑笑。

咖啡厅内,郝萌萌犹如鸵鸟一直缩在顾安怀里。顾安的内心很复杂,他们之前也有过几次这样的亲密接触,可是这是第一次,他们之间零距离接触,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郝萌萌身体上的所有触感,带着洗发水香味的秀发,以及软绵绵的身子。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迫切地想要拥有她,甚至,愿意不择手段。

“他们走了吗?”听到怀里细如蚊蝇的声音,顾安的内心再次变得柔软。他轻轻地说:“走了。”

郝萌萌从顾安怀里挣脱,还来不及掩饰,顾安就看到了她的满脸泪痕。顾安穿着西装,隔着厚厚的外套并没有感觉到异常,可当他看到时,止不住的心疼。

顾安柔声说道:“萌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可以忘却烦恼。”

“真的吗?”郝萌萌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真的!”顾安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