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易挽集

第八章:初见(二)

易挽集 阿笙L 1110 2016-01-04 15:34:14

  白宿早闻新状元身子单薄,却也未曾想过这般单薄。真是想不到这般瘦弱一副书生样子的人,和打败了五湖四海的好汉的竟是同一人。“听闻武状元比赛时伤了腿,不知现下可好些了?”

“蒙白相惦念,且安修养几日,身子已经好多了。”任且安看了一眼白宿。又迅速将视线手绘到茶碗上。端起,微抿一口。

“武状元可要养好身子,以便往后为国效劳。”白宿看着任且安脸色颇是红润,想着身子底子好就是好。

“为国效劳是男儿本份!不过...白相莫再要以武状元相称,皇上还未册封八字还未有一撇,且安是担不得的。白相唤且安名字便是。”

白宿以为任且安来寻自己定然是为了武状元册封的事,却没料想从进门到现在他却只字未提。“倒是本官疏忽了。不知且安来我府上所为何事?”

“且安来长安途中与令弟相识,白二公子是古道热肠之人,知晓且安初来乍到,便主动提出要为且安领路,还替且安打点住处。且安真是不胜感激!白”任且安一番话随时平常却又是句句在夸白洪。“白二公子让且安来府上叨扰,白二公子盛情难却。且安莫敢不从。”

白宿手指有节奏的拍打着茶案。他愿意为任且安会以途中相救白洪之事来套近乎,却未想到他却提也不提,反倒是一直对白洪相夸。只言片语却又交代清前因后果。这任且安,倒是令他有些看不透了。

“哦?是吗。本官倒是听弟弟说,是他于途中遭遇歹人,且安你拔刀相助。这才令你二人相识。”白宿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白二公子谬赞,且安不过是尽了习武之人本份。恃强凌弱本就为人不耻。”任且安自是听出白宿言语中试探之意。一番话倒也滴水不漏。

“咦,且安弟原是你来了!这些个下人也不知晓禀报于我!”白洪踏门而入。坐在任且安旁边。“嘻嘻,听闻且安弟前些日子比武时受了伤,为兄的这些日子倒是琐事缠身未得空见你。不知晓可好些了?”

“多谢白兄惦念。且安已好的差不多了。”任且安看看了天色。“且安叨扰的也够久了,先行告退了。”

未待任且安起身,白宿便开口道“眼看着到了用午膳的时间。且安便留下用了膳再走吧!”

“对啊对啊,且安弟你看你用了午膳再走!”白洪随即附和道。

“既是如此,且安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来人,备膳!”

不得不说,厨子们的效率是高。未过多久,一道道珍馐美味便已呈上桌来。色香味俱全。光是看着便令人食指大动。

任且安做揖“多谢白相与白兄招待!”

白宿与白洪落座。

白洪拉着任且安一同坐下。“且安弟别文皱皱的了!快尝尝这个,你们岭南之地定没有的!”白宿夹了一大碗的美食放在任且安面前。

任且安少有的面露难色。堆积如山般的食物,光是看着便觉得胃部有些涨涨的。而且白洪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感觉。“多...多谢白兄...这些够...够了!”

“咳咳,二弟别胡闹了。你堆了这么多在且安碗里,他都无从下口了。”任且安突然深觉白宿伟大。投以感激之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