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易挽集

第十二章:圣旨

易挽集 阿笙L 934 2016-04-13 10:03:21

  任且安做了一场梦,梦里是血染三尺,是熊熊大火。是凄厉的呐喊。和满心的不甘却无可奈何。

仁乐徘徊在任且安门前,不断来跺步,几度想伸手巧门又几度放下。

“咚咚咚!”急促而又大力的敲门声几乎是声声敲击在任乐脆弱的心脏上。微一侧脸,便看见朴木有些欠揍的笑脸。

“朴公子?你怎的起的这般早?”任乐向朴木提着问题,眼睛却一直留在房门上。

“啧,小丫头,你家小姐教你说话不用看着人?”任乐正想反驳,门在“吱丫”声中打开了。

任且安的面色有些难看。

朴木轻咳了一声“师妹,我说你家的小丫头也太不懂事了,大清早的便来打搅你歇息。我想拦着都不行!”

“你!我...小姐!分明是他...!”任乐憋的脸都红了。

任且安许是刚睡醒,声音有些沙哑。“何事?”

任乐这才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圣旨!宫里来了人传圣旨!”

任且安原本惺忪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以最快速度洗漱穿衣。匆匆往大堂去了。

“四公公久等了。且安这先给你赔不是了。”任且安拱手作揖。

四公公起身虚托任且安的手。“哎呦,这叫咱家怎生受的起啊!”说罢,张开圣旨。“接旨!”任且安直直的跪倒在地。背脊无半点弯曲。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子任且安,文武兼得,甚得朕心。特册封为翰林学士。钦此。”四喜将圣旨放至任且安双手上,扶起她。

“四公公,以后蒙您照顾了。”

“哎呦。任大人这可是折煞老奴了!老奴可还要蒙您照顾呢!”四喜话虽说的谦卑,面上的表情却是傲人的很。自顾自拉了拉有些皱的袖子。说道“圣旨既然送到了,老奴就先回宫复命了!皇上还等着咱家伺候呢!”

任且安拿起包装略精美的盒子。“四公公,岭南特产,一点心意。四公公可一定要收下!”

四喜一面说着一面讲盒子收入怀里。“哈哈哈,这怎么好意思呢!”

“绵薄敬意,不足挂齿!四公公您慢走。”任且安看着四喜的轿子消失在巷尾。眼里却有些阴霾。

任且安右手拿着圣旨。左手捏着桌角,泛白。

“哟,师妹,还真没丢我的脸呢。”眼微微一瞥,似乎……她脸色有些不对!恩……立马改口“呃……我是说没丢隐门的脸!恩,师妹你看我被困在山上那鸟不生蛋的地方那么多年……这刚到长安的……我先出去玩玩,就不陪你了!”说完,一溜烟便没影了。

任且安手捏着圣旨,似乎是想将其撕碎。

任乐见任且安这般“小姐,圣旨给我吧。今早你还没休息够呢!”说这将任且安捏的有些皱起来的圣旨接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