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凤战天下,狂傲魔后

第六章灵魂深处的惧意

凤战天下,狂傲魔后 残夜戏墨 2324 2015-12-24 09:32:10

  “郡主,早膳给您送来了。”唯唯诺诺的说罢,碧然低下一张清秀的脸蛋,不敢再多说一句。

“恩,好。摆那边吧。”

凤战凰点点头,指了指一旁破旧的桌子。

“是。”

“等等,你过来一下。”

送好早膳的碧然刚准备出去,就被喊住,僵硬地转过头来,问道“郡主……可,可有事?”

“过来。”

“……”碧然的嘴唇张了一下,便没有再开口,垂下眸子乖巧地走到凤战凰面前。

“抬起头来。”

“……”

半晌,眼前的人儿都没有动静,瘦弱的身子抖得厉害,似乎下一刻就会栽倒在地。

“郡,郡主,这是大不敬之罪,奴,奴婢不敢……”

细小的声音中带着一点点的哭腔,让凤战凰不由得好笑的用手搁着下巴,说的好像她现在正在欺负一个良家妇女似的。

“你不抬?”

凤战凰狭长的丹凤眼里出现了一丝不满,以及,一丝玩味。

“不,不是……”

凤战凰轻佻的一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碧然的下巴。

碧然惊恐的眼神不敢看着凤战凰,直得闭上眼。

“小丫头。”

无奈的笑一声,凤战凰披上一件黑色斗篷,出了门。

很久都没有发现凤战凰有什么动静的碧然颤抖着睁开一双璀璨的绿眸。

郡,郡主呢?

可怜的碧然,不仅被她家郡主给调戏了一把,还被狠心的抛弃了。

凤战凰披着黑色的斗篷,走在嘈杂的街上。

现在应该先去创一些商业,如果一直用空间里的钱,那岂不是太败家了。

呸呸呸,什么败家,明明就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空间嘛。

那应该……创什么商业呢?

唔……就这个吧。

接下来的一周里,凤战凰日日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倒是把碧然给急坏了。

“郡,郡主!”

刚准备出门的凤战凰停下了脚步,问道。

“怎么了?”

“郡,郡主……伊,伊月郡主,她,她来了……”

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碧然,说了好久才把话都讲清楚。

“伊月?”

噫……就是那个经常和北焕冉一起欺负她的伊月郡主么。

“凰儿妹妹,姐姐今天又来看你了。”

听见那一声凰儿妹妹,凤战凰表示自己一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迎面走来一位妩媚的女子,眼波流转,无不透出一股魅惑。

这便是比凤战凰要大上8岁的北焕伊月,然而实力依旧在斗徒五星三级。

“凰儿妹妹,你不知道这段时间姐姐有多担心你啊,上次你不小心落水,吓得姐姐一夜未寐,你本就中了毒,还落水……都是姐姐的错,是姐姐没有照顾好你……”

说着,北焕伊月还一边抹起了眼泪,装的好像落水的不是北焕凰,而是她似的。

“伊月姐姐……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到是姐姐这样,反倒让妹妹我担心的不得了呢。”凤战凰一脸担心的迎上去,泪水涟涟地握住北焕伊月的手。

这就是经常欺负北焕凰的那个伊月?也不怎么样啊。

唔……听到了什么?落水?

那场落水,绝对不是不小心!在北焕凰的记忆力,一口咬定是北焕伊月干的事!

不过,为什么不揭穿?

也许……

“伊月姐姐,快进去坐,我们傻傻地呆在这儿干什么呀?”

凤战凰一脸阳光灿烂,俏皮的说道。

“恩,妹妹说的对,进去吧。”

北焕伊月跟着凤战凰进到屋子里去,顿时轻轻用衣衫掩住了鼻子。

好破旧的地方。

还真的是……糟蹋了她这个郡主的身份。

“呵呵,妹妹,我们去外面的花园里逛逛吧,一直闷在屋里多不好啊。”

嫌这里脏?

我偏要让你在这儿呆着。

“为什么呀?屋里不是挺凉快的吗?”

凤战凰不满地嘟起嘴来。

“这……这……”

凤战凰知道,原主因为实力倒退没脸面见人,一直都本本分分地呆在凰月宫,从来没出来。

反倒是那些好事的郡主,一个个找起她来。

呵。

“姐姐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咱们就在屋里聊吧。”

怎么没有重要的事情?摄政王今日要来皇宫后花园,她刚好想找这个贱人来一出戏,刚好让摄政王碰到,再施一点小计谋,那摄政王岂不是就到手了?

看着北焕伊月气的鼻子都歪了的样子,凤战凰心情极好。

“小,小贱人,你给我听好了,今天你愿意得出去,不愿意,也得出去!你要是乖乖听话,说不定姐姐我还能够放你一马,要是不听,那就别怪我撕破脸!”

北焕伊月看着凤战凰的笑颜,心里又是一阵愤怒,还以为这小贱人是个好欺负的,没想到今天也敢反抗她了?!看来不给点教训,是不行了!

“姐,姐姐,你,你叫我什么?”凤战凰一脸惊讶,不敢置信的问道。

这北焕伊月刚刚不还好好的嘛,怎么又变得……

唉,这年头,你就算不能保持一颗纯洁而善良的心,那你也得保持一个善良的外表吧……

可是会影响心情的。

“小贱人!我叫的就是你这个小贱人!和你那卑贱的母亲一样,都是贱蹄子!”

凤战凰玩味的眸子渐渐冷下来,一双犀利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北焕伊月,像是要将她狠狠捏碎一般。

“你,你还敢……”

屋里顿时没了声音。

凤战凰一双纤弱的手狠狠扼住北焕伊月的脖颈,一双黑色的眸子发出血红色的异光,嗜血的神情令人感到灵魂都被囚禁住。

红发无风自动,一双暗红色的眼眸冰冷无情。

“记住,胆敢再说我母亲一句不敬的话,我会让你死的……更难看一点。”

脑袋歪了歪,一抹嗜血的笑显露在北焕伊月面前。

明明……是笑,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能够感受到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惧意?

“咔啦。”

脖颈处的骨头被捏碎,北焕伊月甚至没来得及喊叫,就感到身体各处的骨骼一点,一点,被碾碎。

下一刻,瞳孔成灰。

“郡,郡主……”

一直在旁边候着的碧然脸色惨白。

“怕?”

凤战凰恢复了平时的神态,问道。

碧然拼命摇头。

“若怕了,你可以走。”

碧然惊愕的眼神望向凤战凰。

“不,郡主,奴婢不走。”

下一秒,碧然就坚定的说道。

虽然很血腥很可怕,但是郡主毕竟还是个孩子,一定会害怕的,一定得留下来。

“走吧,让这血腥味好好散散。”凤战凰淡漠道。

“是。”

待二人走出屋子时,凤战凰接收到了怅华的问话。

“小娃子,你这样的模样本尊真是喜欢极了。但,你这次太鲁莽了。”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所有侮辱过我母亲的,都不会在我面前再次出现。”

淡淡的声音有着异常的固执,慢慢在空中飘散。

这一句话,她说了出来,不仅仅是对怅华,还有,那些侮辱过她母亲的人。

门关上的一刹那,墙头传出了一道慵懒柔软有着深深倦意的声音:“什么嘛,刚一醒来,就遇见了这么个好玩的美人儿,赶紧告诉那家伙去。”

残夜戏墨

嗷嗷嗷嗷!两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