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嬴玫瑰

第六章 美女来秦

嬴玫瑰 咽慑 3088 2016-05-09 10:10:59

  “送王上”几万人同喊,气势逼人,嬴政走在前面,跪在地上的一个男子起身,那男子身形高大俊美异常,并未多话,严肃的跟上嬴政,待两人走远,所有官兵才起身“王上好吓人啊!”“哎呀,别多嘴了!祸从口出!”“走吧!该干嘛干嘛去!”众人看见地上的残体吓得立刻走人,生怕被连累。

只有三个男子走近魏守仁身边,中间人说“快马加鞭,告知丞相!”他右侧男子回到“诺!”趁人不注意,那人返回了开封。

营内,嬴政用湿布擦拭着脸“来涛,今日可有楚国的消息?”“禀王上,今日有楚国使者前来送了七名女子,说是要与我国交和。”来涛恭敬地说着。“哦!”他放下血布“这么快就送来了!真够着急的,今日看他们强抢民女很霸气的!这会儿又委曲求全了!”

“王上,那些女子留不留?”“留着,干嘛不留!”嬴政邪魅一笑,挑两个最美的女子留下,剩下那五人送回楚国,对了将那两个女子带回秦国,先让李斯看着,带到我们回程时再送到宫中!”

“诺!”来涛应下要离开“等等,时刻注意各国情况,如今我国强大,怕是楚国会和别国联手,这女子只是一个幌子,我们虽胜了,但他们也知道我们伤亡惨重,告诉下去,时刻准备交战,提起精神来!”“诺。”来涛恭敬退下。

嬴政看向放下的血布,眼里有着嗜血的光芒。

来涛来到一个营帐内,扫视了一下蹲在里面的女子指向邹月和一旁十分淡定的女子道“你们两个过来!”

两人闻声走来,邹月瑟瑟发抖,她怕会有不好的事发生,而另一个女子依旧淡淡的。来涛说着“抬起头来。”两人抬起头看向来涛,只一眼邹月便惊住了心里叹道“这世间竟有这样俊美的人!双眉如剑,雕刻般的轮廓让女子一见倾心!”

来涛却没有看邹月对另一女子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民女修兰。”“静出如兰,淡然如水。你,不害怕吗?”“你是魔鬼吗?”“自然不是!”“那有何可怕!”

“你!”来涛不再说话,视线落在一直看着她的邹月身上“你。。”还没说完邹月回到“我叫邹月,不是楚国人,我们一家来经商就被抓了。。”邹月喋喋不休的说着,来涛并不理会“来人!”“诺,将军有何吩咐?”“将剩余五人送回楚国,再派人将这两人带回咸阳。”说罢走开,回头淡淡地看了一眼修兰便走了。

邹月的视线还在他的背影上想到“我一定会知道你叫什么的!”

锁良回到客栈趴在桌上便沉沉的睡下了。

邹靖听到推门的声音时就已经醒了,他坐起身,走下床,看着面前熟睡的容颜叹道“为了你,月儿都走了!我上辈子是欠你多少!你还要来折磨我!”

他已经抱不起锁良,静静地看着她,然后为她披上衣服,他并未发现她换了衣裳,回到床上睡去。

第二日,锁良醒来,看着熟睡的干爹还好好的,就下了楼准备食物听到外面的喧哗,“女儿,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呜呜。”“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锁良出门查看发现一堆人围在一些女孩儿面前,只听一个女子答道”娘,是国师心肠好,见我们被秦国送了回来,不顾那些官兵反对下了令让我们回家。”

”原来如此!”“这国师还是挺好的,前些日子我们都误会他了”“是啊是啊!”“都散了吧!有国师在我们也不怕敌军了!”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渐渐消失,十多名女子都回了家,可偏偏没看见姐姐。

锁良走上前去拦住一名女子“冒昧问一下这人怕是不够吧!是不是少了个人啊!”那女子在锁良耳畔偷偷说着“不是一个,是两个!国师不让我们说的!”然后她看了看身边没人注意便说道“那两个女子被秦王的人相中了,十分美呢!比我们这些都美上好几倍,被送到秦国国都了!好了,我走了!你,,可别外传啊!”“是!”那女子走开了。

“哼,不让外传,怕是做了亏心事,不让人知道!真够虚伪的!现在我要去秦国找到姐姐!”锁良在心里如是想着。

“锁良,我可找到你了!你姐姐呢?邹伯伯呢?”锁良回过神来就看见钟友天站在她面前,他比邹月大三岁看起来已经是个大人了,俊朗不凡,天生带着男子的魄力,于昨晚那个嗓音比起更有男人味儿,锁良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那磁性的嗓音,让女子一听便深陷。

“钟哥哥,你们今天不买鱼吗!”“我爹我娘都在那边我就来找你了。”

“我们进去说吧。”

“什么!这官兵怎能这样禽兽不如!”钟友天抓着锁良的手臂晃着,右边都有了鲜血“钟哥哥,你小点声儿,干爹还没醒呢!”

钟友天坐在凳上,颓然不已。“锁良,”“干爹”“月儿是不是回不来了?”“干爹,你别着急,我会将她找回来的!我知道她去了哪里。”

“钟哥哥,一会儿我就要去找姐姐,只有我知道她在哪里,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相信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的!”

“可你一个人多危险啊!一个小女孩儿能怎么办!这样我去你留下!”“钟哥哥你听我的,钟伯伯需要人照顾,我知道你对姐姐的情意,所以我一定会将她找回来的,干爹干娘就拜托你了!”“干爹,我去了,锁良已经长大了会照顾好自己,你放心,姐姐会回来的!”

“这钱你拿着,咳咳,我等你回来,咳咳。”“嗯”锁良看了一眼钟友天便走了。她只带了钱和头上的玫瑰簪子。

“锁良,”钟友天刚要追出去就听见“友天,让她去吧!她会处理好的!”钟友天无奈便由他去了,但他真的很想做月儿的守护者,总有一天他会找到她。

邹靖在后面感慨万千,这几年的相处他相信锁良的能力定能找到月儿,这是他和她欠黄佳的,月儿一定要无事啊!

楚国营帐内一个道袍男子捋着胡须,头上已有了白发却不减精明,听着面前将军的话“国师,那些女子何以被送回啊!将士们都很苦,也该慰劳慰劳他们啊!”那身形魁梧的男子惋惜道。

“熊将军啊,你有所不知从边城掠回女子后,想不传出城都难,民心涣散,对国家无利啊!送回余下女子能压下不忿,而且老夫也告诉了他们不得外传,何乐而不为呢!况且秦国兵力已经不足,即使胜了又能如何!国君已向韩国借兵,韩国一听攻打秦国自是愿意,四十五万人不日便会抵达,这一来五十万人,胜利在望,很快就要返回家乡,还愁什么!”

“国师聪慧,卑职一介武夫只会打仗自是不懂这些谋略,多亏国师提携。有了国师这仗一定会胜。”熊将军谄媚的笑了笑。

锁良出了客栈就来到一家成衣店,出来时已是男子的装束,月白长袍,穿起来有些凌乱,此时他一米六五的身高,看起来是翩翩公子,只是那脸还有些嫩,因为还没有及笄还没长开,看起来就像个贵族家的男子,只是有些瘦弱罢了,刚才那衣衫已渗出些许鲜血,但本是桃红的衣服就不那么显眼,那伤只能用布缠着,天本来就热,大夫告诉她要时常换洗,以免感染。锁良摸了摸怀中的簪子昂首向西边走去。

她进入了那家最大的客栈,住房的费用十分高,因此所以只选了一家离城门最近的客栈,“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还是那个人,还是那句话不到一天的时间一切都变了。

“我打尖儿。”“好嘞!客官这边来。”他指向一个空位,“不用,我坐这里!”那是昨日她们来的地方。现在才是卯时人并不多,却还是有几人在。

“小二,来一碗面,来一条鱼。”“好嘞!客官,您稍后。”

我走向旁边那一桌人,“请问这楚国打了败仗,秦国怎么没乘胜追击啊!这样胜仗也没用啊!”“小伙子你刚来吧!你有所不知,秦国虽胜了,但损失惨重,兵力也不到五万,不敢再来,过几日楚国援兵一到他们就败了!好了不和你说了!张兄我们出城吧!这兵器买完了快回家吧!”

他刚要走锁良拦住他“等等,你是做兵器生意的啊!这一趟买了多少?挣不挣钱啊?”那中年人回话“当然挣了!这一趟可累个半死卖了一百万个兵器,小伙子你可别挡我生意啊!”锁良听着大吃一惊,“不会!不会!看你们太辛苦了,我还是别凑热闹了!”

“那就好,张兄走吧!”“慢走!”锁良福福身双手抱拳看他离开。

小二送来吃食道”客官慢用!”“等等,小二你知道军人打仗那几个兵器吗?”“客官你不会要学着人家去打仗吧!那太危险了!不过据我所知战场上拿两个才对!”“小二!”“诶,客官来啦!我先不和您说了!”“嗯,正事儿要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