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嬴玫瑰

第五章 凄凉悲伤

嬴玫瑰 咽慑 2906 2016-05-08 14:37:07

  城内,邹月来到店铺旁,只看到一个玫瑰簪子,在这里玫瑰是不被人欢迎的,太妖艳,一般妇人女子都会喜欢木兰白兰这种恬静的花,邹月实在没办法只能买下了它。刚买完簪子,邹靖便走来了“月儿,我们快回去,这里危险!”

“爹,锁良呢?”“她先出城了,我们快走!”两人疾步走着,人太多,街上的女子没有意识到暴风雨即将来临,都在闲逛。

眼看就要出城了却听得一声叫喊“关城门。。”所有人都傻了眼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紧接着来了一队官兵,听到了哀鸣声,邹靖知道他们逃不出去了,后悔不已,将邹月拦在身后,却还是晚了。大队官兵走来,分明看到邹靖身后的绝色美女。

“看,那个女子真美啊!有她在一切迎刃而解了!”“是啊是啊!”旁边的官兵附和到。

说罢他们走来,邹月在邹靖身后发抖着,“别怕,爹爹保护你!”

“老头子,你快让开!这小姑娘能救楚国一命,你也不想国破家亡吧!”

“官爷,小女长得还行但这才学确实不够的,怕这秦王相不中啊!”邹靖极力摆出谄媚的姿态,他知道太硬的话只会将邹月往火坑里推。

“别他妈废话,起开。”说着,那官兵将邹靖一把推开,打量着邹月,“啧啧,这小妞入不了秦王的眼倒好,爷喜欢,来人带走。”

“不要不要,爹,救我。”“放开我女儿,你放开她,你们会遭报应的!”“老东西嘴巴放干净点,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呢!”

邹月被强行带走“爹,爹,爹。。”身上掉下来一个簪子。“月儿。。”

“哎呀,真是孽呀!”那老伯叹息,邹月与官兵走远,邹靖还趴在地上“起来吧!邹靖,还得活着呀!哪还有一个女儿呢!她还得靠着你呢!”

邹靖站起身,瞬间便显得苍老了很多,拿起邹月刚刚买来的簪子,旁边人围了过来安慰道”他们是官,我们争不过他们,想开点吧!”“是啊!是啊!”

邹靖魂不守舍的走向城门,此时抓捕已经完成,城门也打开了,刚到门口,锁良跑过来看着邹靖,此时锁良已长高了很多,看着颓然的邹靖竟与她同高“干爹姐姐呢?”“这是你姐姐买来的簪子。。”还没说完,他便晕了过去。

锁良握紧那簪子,抱着邹靖”干爹干爹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锁良向身边的人求助,将邹靖抬回了客栈,叫来了一个大夫“他是急火攻心,让他好好养着,已经上了岁数,再健康也不能伤心过度啊!”

“是,大夫,多少钱?”“医者父母心,他的遭遇我都看到了,可也帮不上什么忙,就这儿点事情还是办得来的。好好照顾他!”

“谢谢您!”锁良将大夫送走,回到房内,对熟睡的邹靖说道“干爹,对不起,都怪我!姐姐一定会没事的!”待邹靖醒来时已是日落时分。

“月儿!”邹靖做了噩梦。“干爹,干爹,你怎么样了?”锁良扶起邹靖“你姐姐回不来了!她回不来了!我怎么对得起你干娘啊!”

看着邹靖伤心的模样,锁良更加有愧疚,含着眼泪说“干爹,你放心,我会把姐姐找回来的!我们先吃饭好不好,吃完饭才能找姐姐啊!”

邹靖木讷的吃完饭,坐在床上,渐渐躺下又睡了过去。

锁良心疼的看着干爹,手里拿起了那枚玫瑰簪子,渐渐摩挲心想“干娘会不会着急啊!”

她便站起身,急忙往家赶。夜里没有丝毫人烟的路上渐渐传来吼叫“嗷。”那是野狼的声音,她好害怕,漆黑的夜里,突然看到了前方一双绿色的眼睛,它正向这里张望,锁良只得向前尽快回家。

那狼看见锁良孤身前来跑了过来,“嗷。。”一声长鸣,锁良颤抖着身子坐在了地上,拿起身边的木藤抽打着面前的狼“走开走开!我可会功夫!”那狼不听直接扑上锁良。

它本欲咬上锁良的脖子一招致命,这时锁良用右手护住狼咬来的方向,“啊!”疼痛袭来,只觉得胳膊都要掉了。本以为自己会再被咬伤,却良久没了声音“起来吧!那狼已经死了!”

这声音邪魅,诱人有磁性,却带着人不容抗拒的威严,让人心生害怕。

锁良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面前惨死的狼,这是一剑致命的,好棒的手法。锁良看着面前的人,手持一柄长剑,在月光之下看到银剑上的血,如此刺目。

那人只是淡淡瞥了一眼锁良手臂上的伤,“倒是个聪明人!临死抗争,接下来的路你自己走吧!我先告辞了!”说罢,未等锁良看清模样并向他道谢,他便转身离开,那白色身影渐行渐远,身形高大,有着王者的霸气。不知他是干什么的!

锁良收回思绪,要撑手离开地面,看见眼前狰狞的狼,吓得浑身一颤,拖着手臂离开。身上的痛让锁良险些晕厥却还是强撑着,一步步走回山谷,不远了,马上就要到了!

谷口是流水,别小瞧了这小溪,它却是楚国中的大河——江水的一个水源,锁良步履蹒跚,跃入小溪中,让水的清凉使自己意识清醒些。她用水拍打着自己的脸,虚弱的继续向前。

后面一个高大的身影看到了这场景,他隐在树林中,观察着锁良的一举一动,这样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锁良并未进入谷中便看见一个身影,那是钟哥哥,怕是知道我们还没回来便出门探望了,但他今天不能出来,锁良与他隔着那十米长的夹缝喊道“钟哥哥,你帮我和村长干娘说一声我们今天赶上封城,来不及回来,便想着在那住一晚,我是跳出来的,怕你们担心,明天我们就回来了!干爹和姐姐还在墙内等着,我得先走了啊!”说罢立刻转身,生怕他看清自己的伤势。“锁良,明天我就出谷了,我去找你们等着我!”

钟友天在后面诧异“怎么会封城呢!”他便回了家告知了他爹也就是村长钟孝泉和黄佳。

“这人!城门也没封啊!倒是挺会撒谎的!”看着锁良远去的背影,他快步跟上,今天就是来看看楚国民心怎样,他并未看清她的脸,却知道她右胳膊受了伤,只是好奇为了活命她会怎办才隐在树林中跟着她,没想到她那么坚韧,这时也该回去了!

锁良在前走,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但是声音很小,这寂静的夜才使得她听到。她不敢回头以为又是野狼,快步走着终于进了城内,才放下心。

刚才她顾不上手臂上的伤,只是十分恐慌,去了一家医馆包扎好手立刻回了客栈。

其实那男子并不想跟着他,只是进城只有那一条路,她走的那样快是把他当坏蛋了吧!也对,在楚国人眼里,他还真的很可怕。他出了西边的城门上了拴在树上的马,绕过楚国的军营,暗说“楚国!我一定会收入囊中,这天下也会是我的!”他回了自己军营,却只看到几人在巡逻。

“王上,您回来了!”所有官兵听见都走来行礼“这军营外怎么没有戒备?”他怒声询问。

一众将士跪倒,将士魏守仁说道“卑职以为近日打了硬仗,虽赢了但将士们都疲惫不堪。。”未等说完“来人魏守仁违抗君命,拖出去军法处置,封来涛为大将军代替魏守仁管理军纪!”这声音霸气不容反抗,这男子正是嬴政。四个官兵前来押起魏守仁。

那魅惑众生的脸上带着盛怒,举手投足浑然天成,比女子还要妖娆几分。

“王上,饶命啊!丞相让我帮着您啊!”魏守仁大喊。嬴政唇角勾起冷笑,示意官兵停下要将他押走的步伐。

嬴政看着跪在地上的魏守仁冷笑道“拿丞相来压我啊!”魏守仁挺直了身“微臣不敢!”“我看你很敢哪!”说罢抽出腰上佩戴的剑,那剑上还有狼血,众人跪在地上屏住呼吸,没有人会求情,他们很怕嬴政。嬴政一个转身砍下魏守仁的双手。“啊!”没等他再喊,嬴政一个快步上前,扯下魏守仁的头盔,拽着他的头发砍下了他的脑袋。

嬴政看着面前没有头颅的人倒下,并未眨眼,脸上也有了血,将魏守仁的头扔在地上喝到“作为军人就该誓死杀敌,我们的胜利都是死去的将士换来的,我们没有权利享受这安逸!现在该做什么的都去做,别再出现下一个魏守仁!”

“喏!”这人山人海的士兵一言不发只等嬴政说完“来涛,你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