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嬴玫瑰

第二章 桃源惊现

嬴玫瑰 咽慑 2347 2016-05-08 14:31:08

  我望着水中的倒影,天哪这是我吗!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年纪,及时披散着头发也看到了我稚嫩的脸,我十岁时大概就是这样吧!是因为速度极快的原因才使我年轻了吗!怪不得老伯对我说的话没有丝毫怀疑,而且相信了我!

老伯看着我不动弹开了口:“丫头以后我就叫你锁良吧!你多大了?我家有一个女儿是我们夫妻俩老来得子今年十二了。”

我怔愣的回过头对老伯说:“我还的叫他一声姐姐呢!我今年,今年十一岁了!”说着我们已经到了岸边。

“老伯我帮你把鱼什么的拿下来吧!”老伯笑着“好啊!我来驻船。”

“邹靖,这是谁家的野娃娃!”我回身看向那人,一身布衣的妇人,淳朴的农民模样,老伯对哪个村民说道“她才不是野娃娃,以后就是我的干女儿了!”说完他向我笑了笑。

我震惊的听着这话语,眼里不住的涌上感激的神色,本想在这了求个生活,他却可以给哦一个有父爱的家,我十分感动。

“那敢情好啊!你家月儿以后也有了个伴儿”说罢朝我笑笑便走了。

那位大婶走后,我偷偷的叫了声“干爹!”老伯停下驻船的手,转身看向我,目光中有着一丝惊讶却又带着兴奋应了声“诶!”我们相视笑了。

待收拾好用具后我问老伯“干爹,您叫邹靖,那姐姐是不是叫邹月啊?”“锁良!确实如此,走吧我们回家吧!”“嗯”我高兴的应了。

“一会儿就见到你干娘了,她是个温柔的,一定会接受你的!”我在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该说些什么。

片刻我们来到一家小房,,只听一句“当家的,你可算回来了!怎得今天这样晚啊,别人家的都回来了,可担心死了!”

“看!”说着干爹指向我“这是我救的娃娃,叫孙锁良,给月儿当个伴儿吧!”

此时已是傍晚,伴着夕阳余晖我看到了她恬静的形象,恐怕她是真的着急了吧,一身藕色布衣,头上只戴了一枚银钗,有着些许岁月痕迹,看起来很是宝贵,那妇人听罢转头细细的打量着我,“这孩子口有家啊?”

“我一家人都死了,前几日上山采野果吃,不小心掉了下来,婶婶我什么都可以干的,爹爹经商,我会很多东西呢!”说罢我伤心地看向她,果不其然她的眼眸中有着怜悯。

干爹在一旁说道“她今年十一岁了,给月儿当妹妹可好!”话虽像是请求却透出一股当家做主不容抗拒的力量。

那妇人只道“诶,听当家的!”她牵起我的手,另一只手拿走我身上的鱼,一起走向小屋大门之处,干爹在身后紧随而来。

大门是敞开的,我们踏了进去,干爹在后关上院门,听到旁边的妇人说道“以后你就叫我干娘!”我喏喏的说到“干娘!”她开心地笑了,“我去给你叫你姐姐去,让她来见见你!”说罢她便转身离开。

此时我细细打量着这个不大的小院,大门是在我们来时小船的方向,我分不清东南西北,但大门的对面是一个小屋,距离大门二十米左右,我面向主厅而站,左侧是一个厨房,不时还有袅袅炊烟,此时已经没了夕阳,月亮渐渐爬起偷着前方昏黄的烛火我看到左方是一个没有门的小屋里面漆黑一片应该就是柴房了吧!

刚刚关好门的干爹走了过来“锁良,你先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去把这些鱼什么的放到柴房!”然后他便走过我身边,见干娘还没有回来我便跟上“干爹,我帮你!”

我走进柴房,干爹用火折子点起烛火,看到我跟了进来只是微微一笑“以后我出门你就跟我一起吧!以后我们不在了你和月儿也得生存不是!”

没等我回话便听到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伴着脚步声来到柴房“爹,你们在说什么?”一个娇小的身影走进来,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红扑扑的小脸带着少女的气息可爱得很。她向我走来牵起我的手“爹这是我的妹妹吧!你是叫锁良吧!我叫邹月,以后你叫我姐姐哦,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她自顾自的说着干爹在旁只是淡笑不语,我回声“嗯,谢谢姐姐!”我庆幸来到这户人家,即使地儿小却有着浓浓的温暖气息。

“快来吃饭吧,饭都好了!”这是干娘的声音没等安置好渔具姐姐便牵着我的手走向对面的厨房。干爹在后安置好一切,熄灭烛火走向厨房。

此时我们以将饭菜端进主厅,干娘还在拿碗筷,我细细打量着这间屋子,说是主厅其实就是平日用饭的地方,平时家里不会来多少客人,大多村民都是在户外聚会好不热闹。房门对面是一个长方桌子,两边是两把椅子,桌子上方的墙上只挂了一幅山水图,那山水好似我刚刚掉落的地方,这美景放入图中别有一番意境。仔细观察这山水图旁右下角还有一些人家在聊天,他们坐在一棵倒木上唠着家常,光是举手投足间的微笑都透露这他们的幸福。好棒的一幅图,究竟出自谁之手!

姐姐走上前来细声说道“这图漂亮吧,是爹画的!”她骄傲地说着,“嗯,这话真的好美”,这干爹真是不简单啊!

我又看向左侧是一个架子,上面摆满了书透过空隙我看到书架后面是一个架子上面还有一个大布箍在上面,那东西我见过,光看旁边的丝线就知道那是干娘纺织的地方。干爹干娘的生活也像是那句“你耕田来我织布”那让我向往的美好前世今生还没遇到过。本来屋子不大,左方的一切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空间。主厅中间有一处空地,地上铺着一个素蓝色地毯显得不那么空旷。右边则是吃饭的桌子,金右面的墙上有一扇窗子。

干娘拿好碗筷走进来,身后是干爹高大的身影两人是那么般配。干娘说“来吧我们吃饭,月儿帮你妹妹找座位,我们为她接风洗尘。”

“是,娘,锁良,爹是一家之主要坐在窗户那边,你坐在爹爹对面。”古时坐北朝南为尊,那窗户便是在北边了。

干爹走向主座坐下干娘再坐,然后是姐姐,紧接着我便在干爹对面坐下。干爹拿起筷子“我们吃饭吧,锁良,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希望你们两个能相亲相爱。”然后给我们两人一人夹了一块儿鱼肉。

我们闻声应了,和姐姐相视一笑。干娘附和道“明天让他们俩出去逛逛吧熟悉熟悉咱们村。”

干爹低声回答“也好,这孩子还小,以后你就多教教她吧!”“是当家的。来吧我们吃饭!”

这时我才敢拿起筷子学着姐姐的模样安静的吃下饭,即使在这样不羁的村庄,某些礼仪还是要遵守的啊!比如饭时不语,嚼不漏齿,吃不发声,以及这座位的尊卑,还有入席动筷的先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