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一途说

第三章 恢复

凡一途说 fanyi19881205 1344 2015-08-08 08:47:18

  模糊的视线中,鼎生放佛看到了一个身影,小小的,头上带着个三角形帽子,如同剪影,朝着他招招手。鼎生的眼睛睁大,待视线清楚一些,本能的朝前跨一步,还没跨出,脚下好像被一块重物抱住,才赫然发现脚下抱着他的樱佘。

“鼎生叔,开花不见是我没顾好她,真要偿命也是我来偿,如果你有什么意外,樱佘就是死也不安心”樱佘一边抱着一边把头埋进自己的臂弯里。开花的父亲一阵愕然,这孩子怎么会说的这么决绝,开花的事情……鼎生轻叹,蹲下身子,轻拉开他的手,顺势环抱樱佘,用宽大的手掌摩挲樱佘的背部,就这么沉默着呆了很久。樱佘偷偷的擦干眼角的泪水,依偎在鼎生叔的怀里,晌久,才轻轻的说了一句“叔,你能答应我别寻死么,否则以后见到开花了,我要怎么跟她解释呢”

鼎生点点头,没说一句,只是轻拍着樱佘的背,

“樱佘,叔相信开花还活着”鼎生把手搭在樱佘的肩膀上,“所以,咱都要好好活着,一个都不能少”红红的眼睛中透露着坚定沉稳,果敢坚强,这样深邃的目光让樱佘深觉震撼,也不由的羡慕起开花来,寻找开花也成了当时樱佘生活的全部动力。

当然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并不是只要坚持就能获得胜利,村里的搜救行动在坚持了三年时间后,终究以搜寻无果,渐渐的不了了之。开花的莫名失踪也成了这个村的疑案,连她的名字也自动成为不可随意谈论的话题。村里的每个人都三缄其口,怕影响了鼎生的情绪。

村中渐渐的归于平静,每个人的生活好像回复到原先的轨道。开花的母亲蕙之,这个有着古典韵味的女人,每日总是坐在院子里面,替自己的丈夫还有女儿准备好碗筷。不论家中有无客人,总是有一份碗筷是摆在那里的。在失去女儿消息的那一刻,蕙之将自己关进女儿的卧室里,那起初的那两年光景里,她不说话,出于蕙之精神的考虑,鼎生封锁了妻子生病的消息,也谢绝了来上门看望的乡亲,只是说蕙之身体抱恙,不宜见客。

惠之白天刺绣,为丈夫缝补,晚上就在女儿的房中点着灯,自言自语的说话。有时候开花的父亲坐在她旁边,她还会赶他出去,说要跟女儿说点悄悄话,男人不好听着。鼎生在蕙之面前总是微微的笑着退了出去,偶尔佯装嗔怒的责怪她不够体贴,只顾着和女儿说话,都不管他。晚上休息的时候,他就悄悄的进来,悄悄的给熟睡的妻子盖上被褥,然后坐在旁边,抱着她。只有当他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放纵一下对女儿的思念,想着女儿现在可能在做什么,可能被善良的人救了,但是她总会回来的。女儿失踪的事情,鼎生从不点破,也不强迫蕙之回忆,虽然蕙之有时候会认不得他,只要她开心,他陪着,她看的到她们的女儿,这样会不会更好。

开花消失后的第三年的夏天,鼎生准备为妻子准备早点,这三年里,他放下了外面的一切事务,交由工长打理,老杨头就带着鼎生家里的佣工在山里寻找开花,鼎生就每日在家照顾惠之……可是眼前明明是有个女人正在躬身在厨房忙活,热腾滕的粥还有暖乎乎的白大馍,还有拾着柴火添进灶台的樱佘。看到鼎生,惠之嫣然一笑,招呼鼎生入座,“咋了,大白天的杵那做标本么”说完,语气里带着一丝嗔怪和埋怨,一边说一边抬手用扣子间的手帕准备擦掉额头的汗。鼎生魔怔了一会,但也是很短的时间,毕竟樱佘还在,他拉下妻子的手,用手帕轻轻的擦掉额头上的汗珠,深深的看了妻子一眼,对站在旁边的樱佘说“都坐下吃吧”,然后拉着妻子的手说道“你也不许忙活了,身体刚好点,怎好再累着”。

fanyi19881205

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小文,今天下午第四章会更新,希望喜欢的亲们能点个赞,后面大家会发现蕙之的突然康复其实不是完全意义的康复,只是现下的清醒,樱佘也不是突然出现的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