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昌帝传·本王无双

第十七章 太子耍阴,小婳解围

昌帝传·本王无双 京门第一 2022 2015-08-17 12:12:06

  转身回到人群中,不顾众人惊讶的眼神,辛姽婳撩起酒杯道:“各位大人,这光喝酒多没意思,不如划拳吧?”眨巴着狡黠的大眼,看着众人。

一片哗然,“齐皇子,我们都是朝廷官员,这样公然在昌平王府里玩些市井混混玩的怕是有损声誉吧?”一大臣为难地说道,其他官员也跟着附和。

“唉,此言差矣,正是那些平民玩过这些游戏,而我们这些显贵也跟着体验才叫体恤民情嘛。”辛姽婳笑着端起酒盏仰头喝下,“喏,先干为尽。”随后转头向裴寂夜摆了个挑衅的眼神,裴寂夜轻抚指尖的梨花,转头向内厅走去。“一个大男人还爱花,我也真是醉了。”辛姽婳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齐皇子讲的不无道理啊,诸位大人们既然要敬酒就得拿出点诚意来嘛。”不远处黎颜清一身碧水蓝长袍手摇折扇,迈着骚包的步伐朝这边走来。

“参见清王爷”众人一见来者纷纷行礼,只见黎颜清又凹了个造型才不紧不慢的回道:“众位大人还真是客气啊,快快请起。”

辛姽婳微微一笑凑上前去“原来你还是个王爷啊?”

“怎么,本王就长得这么不符合王爷这个称呼的标准吗?”黎颜清一挑眉,这小子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哈哈,怎么会?清王爷要不要也玩两盘?”辛姽婳坏笑着看向黎颜清,跟那个妖孽是一伙的身上的油水肯定不少。

黎颜清被她盯得头皮一阵发麻,知道他肯定不在打什么好主意“啊,本王想起来了,正好还有点事要找寂夜商量一下,你们先玩啊。”黎颜清赔了个笑便一溜烟跑了。

“切,胆小鬼。”辛姽婳收回视线撇撇嘴,心想着反正还有这么多羊被我宰呢,少你一个也不算啥的嘛。便面带微笑的转过身“现下人们玩个游戏都寻求刺激,若不加个赌注,玩起来也没意思。”辛姽婳笑着看向众人万般变化的表情,也不给人留个插话的空档便不带喘息的接着说道“本殿先押,五百两。”笑着努努嘴便把钱摆了上去,软磨硬泡从管家跟前借得银子就是为了用你钓大鱼的。

众人面面相觑,还是纷纷将银子掏了出来。

“哥俩好啊,六六六啊······”

“啊哈哈,我赢了,不好意思这个归我啦。”

“三结义呀,四季财呀······”

“哈哈,我又赢了,各位大人太客气了,怎么老是让着我呢?”

“七个巧呀,八匹马呀······”

“真是太对不住了,又是我赢,承让承让啊。”

······

几盘下来,辛姽婳是满载而归,而一旁的大臣却是各个垂头丧气。

这下欠那小子的钱可有找落了,辛姽婳在大厅内转了一圈未见到单影绰的影子,便朝外走去。

“哎,奇怪,这丫头跑哪去了?一晚上没见到人影了。”辛姽婳挠挠头正准备穿过花园,便见到不远处两个身影站在假山前的一棵树下的隐蔽角落里说些什么。

这大晚上的藏在这么个地方,肯定不在干什么好事,辛姽婳眯起眼,提了步子缓缓凑到假山后。

“殿下,这要是被昌平王爷发现了可不好吧?”一个厚重的男声响起。

“有什么不好的,本宫敬的酒他敢不喝么?况且这药配上极难得的‘一杯倒’无色无味,不可能被察觉到,别人想喝本宫还不给呢。平时为避免父皇起疑,本宫从不召你进宫,今日千载难逢的机会,可要抓住了。”又是一个略带阴柔的男声,说的话却是句句狠戾。

“可这是泄阳药,这种药在皇家可是忌品,一经查到,下官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有本宫在,你怕什么,别忘了,你我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若是本宫倒了,你也活不了。泄阳药,还只是本宫对付他裴寂夜的第一步,让他断了子嗣自然就少了与本宫争位的可能。”

“可王爷娶的是男子,不可能有子嗣啊”

“你当他府里的侍妾是死的么!况且他现在联合了齐昭越,若是齐昭越对他也倒戈相向,本宫的胜算便又少了一分。”

“殿下英明”

辛姽婳双手紧握,这个阴柔的男声再带上他‘本宫’的称呼,那他就是——太子!辛姽婳皱紧了眉头,皇家之事无非争权夺位,她本就不想被牵扯,她很明显能感受到太子的最后一句话中透着强烈的杀气。

不敢出声,一直待到那两个人都离开,辛姽婳才从假山后走了出来。要告诉那臭小子吗?辛姽婳攥着双手额头上沁出冷汗,她若是对裴寂夜说出这件事,政权争夺上就必定与她脱不了干系;可若是不说,唉,不行,好歹当初在昌阖殿被太子挑衅的时候,他也曾帮过自己,虽然这小子对自己不是很好,但也不是特别坏,自己也不能坐视不理吧,这样不就不和道义了么,况且她是女子,泄阳药该是对她起不了作用吧。

辛姽婳一跺脚便又朝着厅堂的方向奔回去,气喘吁吁地刚扶上门框,便看见太子端着酒杯在裴寂夜面前说着什么,然后把酒杯递到裴寂夜面前。

辛姽婳一刻也不敢停留,立刻冲到裴寂夜跟前嘻嘻一笑道:“王爷,这太子敬的酒看起来挺不错的样子,我刚从王府门口接完影绰,回来跑了一路,嗓子都快冒烟儿了,不如赏给我喝吧。”说完不待那二人考虑便拿起酒杯一仰脖灌了下去。

辛姽婳把酒杯递还给太子,直接无视了太子带着杀气的眼神。但感觉有些晕乎乎的,却仍强撑着对裴寂夜说“王爷,我那欠厨房的钱可不可以······”还未说完便倒下了,一旁的裴寂夜一把扶住倒下的辛姽婳,拦腰搂过便走出厅堂,指尖的梨花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在鲜艳的红毯上。

裴岑亦看着裴寂夜离去的身影面色一点点变得狠戾,齐昭越你与本宫为敌就别怪本宫心狠手辣。

京门第一

给我点鼓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