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昌帝传·本王无双

第十四章 砸你场子,烧你房子

昌帝传·本王无双 京门第一 1995 2015-08-15 10:10:36

  “如此甚好,既然爱妃情绪如此高涨,想是午饭也不用吃了。”裴寂夜一甩袖袍满意的看了一眼原地被雷的里焦外嫩的辛姽婳便转身帅气的进了府。

“哎哟卧槽,你——,裴寂夜爷跟你的梁子就算玉皇大帝来了也解不开了。”辛姽婳气得在原地大嚎。

【夜轩阁】

“王爷,这齐皇子的午饭······”管家略显为难地看着桌前闭目养神的裴寂夜,修长洁白的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击出声响。

“本王说的话没听见么,让他饿着。”裴寂夜面无表情地回道。

“可皇子他早上就没吃饭了······”管家略微看了一眼高深莫测的昌平王爷,冷汗涔涔。

“本王的话不想说第三遍。”依旧是好听如清泉的声线,却透着丝丝冷意。

老严明白王爷这是生气了,便赶忙躬了躬身道:“老奴多嘴,王爷您先歇息,老奴就先退下了。”退出房间后,老严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心下道:不是老奴不帮你,实在是齐皇子你得罪的主惹不得啊。

呵,齐昭越你好本事,连本王的人都快被你收买了。裴寂夜睁开本闭着的美眸寒光乍现。

【翎羽阁】

“——阿嚏”正坐在房里生闷气的辛姽婳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揉揉发痒的鼻子,辛姽婳站起身嘀咕道:“哪个不要脸的又在骂姑奶奶。定是裴寂夜那个王八蛋,马没买成,午饭也没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哎呀,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辛姽婳正感伤着自己命运悲惨便听见敲门声,一打开门,便看见老严一副死了妈的表情站在门口。

“老严,你这是······怎么了?”辛姽婳担忧的问道。

“回殿下,王爷说······说您的晚饭也免了······”老严支吾了半天才把话说完。

“我靠,凭什么,他妹夫的哪儿根筋又搭错了?”辛姽婳炸毛了,你丫早上中午不让爷吃饭爷都忍了,他婶儿的还蹬鼻子上脸了。

“王爷说,听您在房间里叫唤的声音挺大的,想是体力充沛吃饱了撑着,多吃也是浪费。”老严抬头飞快地看了辛姽婳不善的脸色一眼,快速说完了王爷交代的话。

“你们家王爷在哪?爷去抄了他的窝。”辛姽婳一把拽住老严就朝门外走。

“殿下息怒,王爷此刻正在处理公务,不见任何人。”老严赶忙止住辛姽婳疾步的身影。

“你的意思是,他把爷惹毛了之后又把爷撂在一边儿不管了是吧?”辛姽婳感觉不断有气流冲进她的肺里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额······齐皇子不要动怒,王爷不是不讲理的人,兴许你跟王爷去认个错,王爷就不会刁难你了。”老严一个头两个大,这两边都不是什么善茬儿啊。

“嘿,我了个暴脾气,要我去给他认错,除非长江黄河水倒流!”辛姽婳一个转身走回房间砰地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老严摇了摇头,这两个人,还真是冤家。

哼,跟爷玩心计,爷今晚就让你尝尝爷的厉害。

——二更天

一个黑色的身影悄悄地从翎羽阁里溜出直奔厨房。

“哇,昌平王府连厨房都这么大气,这占地面积当溜冰场都够了吧。”辛姽婳一手捧着水晶蒸包一手拿着黄金脆皮鸡边啃边感叹着。

“哈,不过一会儿这宏伟的厨房就只能在梦中相见咯。”辛姽婳贼贼一笑。吃饱喝足到直打饱嗝,还不忘从桌子上连带顺了一只八宝熏鸭,便翻窗而出,一个轻巧的转身向窗户里的灶边投了块点燃的助燃烛便扬长而去。“叫你得罪我,这下可够你小子折腾的了。”辛姽婳娇俏的小脸一扬,笑得像只狐狸。

“王爷,不好了。”管家慌慌张张的推开书房的门,便见自家主子还在看奏章。

“什么事冒冒失失的,不是说过这个时辰不要进来么。”裴寂夜面露不悦,将奏章折叠好放了下来。

“王爷,老奴有罪,厨房走水了。这几天天气干燥,想必是下人们手脚不麻利,柴火未收拾干净这才导致走水。”老管家焦急的双眼通红,连忙认错“厨房的经费损失由老奴一人承担,还请王爷降罪惩罚。“

“天灾?本王看未必吧!”裴寂夜眼神一转若有所思的看向老严。

“王爷的意思是·····”老严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在王府里放火。

“人祸”裴寂夜抿了一口茶缓缓吐出这两个字。“把齐昭越带来见本王。”搁下茶盏,明亮的灯火的照射下,他纤长的睫毛投在眼帘上堪堪遮住了眼中的神色。

“齐皇子很早就睡下了,想是一天没吃饭也乏了,不太可能是他吧。”老管家担忧的看了裴寂夜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是他他会跟你说么?”裴寂夜轻笑一声,转而向内间走去。

老严微微颔首退了下去。

“什么?他要见我?爷是他想见就见的吗?告诉他本殿睡了,有什么话明天说。”辛姽婳不爽的撇撇嘴,现在去见他不是作死么。

“齐皇子,老奴知道您受委屈了,可是老奴也很为难,这······”老严无奈的叹了口气。

辛姽婳见这么欺骗人家一个老人家心里还是挺过意不去的,深吸一口气便站起身道:“算了算了,不为难你了,去就去呗,大不了要头一颗要命一条。”

“齐皇子也不必害怕,想是王爷对您误会较深,说清了也就没事了。”老严领着她向夜轩阁走去还边宽慰她。

辛姽婳感动之余还不忘腓腹一句这能说得清么--。

“王爷,齐皇子到了。”老严站在书房门口轻轻禀告了一句,辛姽婳站在一边噘着嘴一脸的不爽。

“让他到里面来。”磁性好听的声音传出来不带半分感情。

“王爷让您去内间。”老严转过身好意的提醒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