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弦思曼乔归来迟

第二章

弦思曼乔归来迟 夏月振兰 2003 2017-01-31 07:55:47

  这边打完电话的潭清弦,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酒店内。

“谭部长,冷爷说他们在地下的娱乐室等您。”前台的服务员见到潭清弦,连忙把刚才冷厉爵吩咐的事情说出。

“好,我知道了。”潭清弦点了点头,走到电梯内,按下了负一层的按钮。

-------娱乐室内---------

老大冷厉爵正在和老三顾长宁在小桌旁端着红酒在商量谈话,顾长宁时不时阴险的笑容让在旁边打台球的老四阮东辰心里发杵。让老二杨琛不知赢了多少个球。

“哎,哎,哎。二哥,二哥。再让我个球,我刚才又走神了,走神了。”

“阮东辰,不是二哥我说你,你看看你,平常和我打球顶破天求我让你十个球,今天都让了你快十五个了,你到底还玩不玩啊?”杨琛一边说着把最后一个八号球打进了网里,然后抬起头来,对阮东辰说,“输了,今下午说的赌约。愿赌服输啊四弟。”

阮东辰嘟了嘟嘴,将手伸进裤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把车钥匙,扔给杨琛。

“我刚买的机车,自己还没稀罕够的。你骑的时候悠着点,一个月啊,就一个月。零件必须是原装的,不然我跟你没完!”

“知道了,知道了。谢了。”杨琛笑着接住阮东辰扔过来的车钥匙,“你的毒可不是吃素的,放心吧,一个月后保准和新的一样,不然啊,二哥再给你买一辆,好不好啊?”

“哼,算你识相。”阮东辰撇了撇嘴,转过头去看向在水晶桌旁密谋的二人,“老大,三哥。你俩在密谋什么呢,我都看见你们的尾巴了。”

“老大和三哥还有尾巴?我怎么不知道。”潭清弦推门进入,正好听见阮东辰吐槽冷厉爵和顾长宁。

“嘿嘿,清弦你看。老大后面的是狼尾巴,三个后面的是狐狸尾巴。形象不形象啊,五弟?”阮东辰把手臂搭在潭清弦的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摸样。

“你再叫我五弟试试看啊?”潭清弦转过头,满脸笑容的看着阮东辰。吓得阮东辰连忙把收从潭清弦的肩膀上拿了下来,连忙讨好

“清弦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不过,有一样东西我们兄弟三个除了阮东辰都不是很明白。清弦,当初排号时,按实力明明你第四,你是怎么到了老五了呢?”坐在水晶桌旁的顾长宁站起身来,来到了潭清弦的身边,“清弦,说出来吧。我们也想知道呢。”

潭清弦笑了,那是五人玩的情投意合,准备结拜兄弟,因为排名闹出来的闹剧,他们五人应该此生忘不了。

杨琛和阮东辰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当他们俩上高中时,因为阮东辰说错话被高年级的学长围堵。当时身为学生会副会长的潭清弦阻止了那群高年级的学长,引得杨琛和阮东辰以“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的名义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的挤到了“学生会副会长助理”的位子。等会长和副会长潭清弦高三毕了业后,经潭清弦的推荐。杨琛坐上了学生会会长的位子,而阮东辰接下了潭清弦手中学生会副会长的接力棒。后来大学潭清弦因病去往美国,回来时,带着身受枪伤的冷厉爵和在一旁时时刻刻微笑的“狐狸”顾长宁。五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于是决定结拜兄弟。按实力排行。老大冷厉爵从小学习近身格斗,五人中就顾长宁能和他切磋几手,二顾长宁却不知为什么把老二的位子让给了理应在老三的杨琛。而理应在老四的也是几个人中最大的潭清弦,却在确认排序的当天晚上,被阮东辰一哭二嚎三上吊缠的和他换了位子。料想今日何必当初呢?

“没什么。就是想试试当弟弟的感觉啊。”

阮东辰听到潭清弦的话,松了一口气。

“哦,是吗?”顾长宁一笑,鼻梁上的眼镜经过光的折射一时间看不见眼睛,吓得阮东辰只打了个哆嗦。

“清弦哥,你的飞机是不是快到点了?我送你吧。”杨琛打破僵局,转身将台球杆放回原处。拿出刚和阮东辰赌赢的机车钥匙在手里晃动着,“就这试试刚从四弟那赢得机车。”

潭清弦笑着摇了摇头。

“不去机场了,被我妈逮着了。刚才在下面就给我打电话了,我要再不回去,我妈非得叫我爸劈了我不可。”

“那好吧,季魔女召你回去,我可不送了。要是被季魔女逮着我了,又免不了唠叨我一番呢。”

“我妈那是关心你,要不去就不去吧。老大,你不是打算今晚住这么,车借我呗。”潭清弦急着回去,向在一旁的冷厉爵要车钥匙。冷厉爵将车钥匙扔给它。

“不着急还,明天我让王叔来接我就行。正好今天我要整理整理文件,以后我可能就要意大利和中国两头跑。这边的还得你和长宁上点心,就当是贿赂贿赂你吧。”

“谢大哥,那我先走了。我爸还等着我回去跟他们坦白从宽呢。”

“我们也该走了,大哥。我和东辰先回去了。”杨琛看了看表,穿上外套准备拉上阮东辰走,“明天len上综艺,第一次肯定没经验,我得去跟他说说。东辰正好和他一个小区,车还被我赌赢了,再怎么说也得送人家回家啊。”

“还知道啊,还以为你真的没良心呢。”阮东辰将西装外套外套随意的搭在肩上,撇撇嘴出去了。冷厉爵没说话,默许他们走出了娱乐室。

“长宁,你不走吗?”

“太早了,要不要来一局,老大?”

顾长宁解开衬衫袖子的纽扣,将袖子撸起来,摘下眼镜的脸在灯下显得格外帅气。笑容可掬的他却使外面因没关紧门而听到对话的服务生吓的冷汗直冒。

“在这打怎么过瘾?走,去道场。”冷厉爵放下红酒杯,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不管顾长宁直接走出娱乐室。

夏月振兰

要不要我还是建个群好了,怎样都行吧,兰兰我尊重你们的意见。如果有什么意见,请跟我提哦,会视情况采纳的,有错的地方一定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