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都可以无所谓

第九章:两招,夏露,完败

都可以无所谓 我碍你眼你爱她眼 1526 2017-01-30 10:08:41

  已经上课了,苏溪霖呆在学院后的一个小竹林里的庭院中。

“班上的事情我全看见了,如果有什么委屈可以和我说。”

苏溪霖听到声音,猛地抬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冰翼楼,是你,你刚才在和我说话?”

冰翼楼笑笑不语。

苏溪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他,“没想到啊,都说冰山王子冷漠无情,一般不和人说话,就算说话也很冷淡,可是你刚才竟然和我说话了,而且你还笑了,好神奇。”

冰翼楼温柔摸了摸苏溪霖的头,说到:“跟班上一群无聊的人自然无话可说,可你,很有趣。”

苏溪霖笑笑不语。

“刚才没事吧!”

苏溪霖笑着说到:“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冰翼楼的手揽过苏溪霖的肩,顺势将她抱在怀里,温柔的说:“如果你有什么不开心或者有什么委屈都可以和我说,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苏溪霖躺在他怀里,感觉好温暖,于是也放柔声音说:“其实我没有伤心,也没觉得有什么委屈,那么多人讽刺我,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她们爱说就说,反正我也不会掉一块肉,只是当那个女生说我有娘生没爹养的时候我生气了,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

“那个女生应该是调查过你的,不过你能和我说说你家里的情况吗?”

“我爸在我七岁的时候就走了,我爸对我很好,他在的时候,我妈对我也很好,可是,他走了之后,我妈便开始很经常的打完,骂我,用那种极度讽刺性的语言伤害我,不论我学习多么好,她都是不满意,说我垃圾,心情不好就打我,把我当出气筒,到了初中,我就不读书,逃课,抽烟喝酒,打架,化妆,去夜店,反正不是好孩子做到我都做了,我妈每次都骂,到后面我受不了,我开始顶嘴,她就打,拿那个扫把头狠狠打,好几次我都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可是每次我都活过来了,也许老天也觉得不公平,不想我死呢。”

冰翼楼摸摸苏溪霖的头,“抱歉,我不应该问的,说到你伤心处了。”

“没事”苏溪霖笑着说,可是一颗颗豆大的泪珠却往下滑,冰翼楼拿出手帕细心的为她檫着。

在他的眼中,苏溪霖看到了宠溺,和心痛,他是在心痛她吗?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别忘了,我中午还要PK的。”苏溪霖很自然的拉着冰翼楼的手往体育馆走去。

……

苏溪霖吃完饭到体育馆的时候,夏露已经来了,顾微诗,沐羽墨也来了,还有一大群来看热闹的学生。

夏露看见她,讽刺到:“原来你还敢来,我还以为你躲哪里找妈妈哭诉去了呢。”

夏露话一出,在场的学生除了顾微诗那些人外都大笑了起来。

夏露又说,“如果你输了,以后看见我跪着绕道走。”

苏溪霖挑眉,“那如果你输了呢?”

“哈,那不可能。”夏露满脸都是自信。

“如果你输了,以后你看见我,滚着走。”

“好,开始吧。”

台上,两人先做好准备动作,夏露一拳右勾拳打过来,苏溪霖右手挡住,就在这一瞬间,苏溪霖右手突然放开,一个转身,转到夏露身后,一拳打向夏露的后脊椎骨那里,夏露当场昏了过去。

两招,夏露,完败。

苏溪霖下台,嘴里嘀咕着:“力度不够,速度过慢,反应过慢,这样的身手也能是跆拳道黑带?”

夏辰南拦住苏溪霖,“苏溪霖,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苏溪霖不解,他又要干嘛?

夏辰南忍住怒火,尽量心平气和的说着:“说好的公平竞争,你怎么把她打晕了?”

“只是晕了而已,又没伤到她哪里,一会不就醒了。”

“给她道歉。”

“呵。”苏溪霖冷笑,“凭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就凭你把她打晕了。”

苏溪霖嗤笑一声:“大哥,我拜托你搞清楚,我和她在PK,出现打晕打伤的事情很正常,OK?我把她打晕你要我道歉,那我刚才要是把她打伤了,你是不是就要直接杀了我,我真该庆幸我刚才没打伤她。我再拜托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她把我打晕打伤了,她会给我道歉么?

苏溪霖又说:“幸好我们只是PK,如果我要是心狠手辣一点,就她刚才昏迷的时间,我完全能杀了她,自己技不如人,怪我咯。”

顾微诗握住苏溪霖的手,说到:“别管他,我们走,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