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孤独良医

chapter 11

孤独良医 1749274586 1717 2017-02-15 16:48:34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可纵然芳草再多,终究不是那支花。”---柳熏尘

他们都来了......

夏阡,晁子安,吴屏幽,欧阳画,牟森,牟心似他们都来了...

牟心似拿起墨听南落下的手机,第一次,她不听她的话,打开了手机。微微颤抖的手指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她怕...

“从此山水不相逢,别挽留也别回头...”牟心似读着手机上的短信,那双温和的眸子染上了不知名的色彩,缓缓转头,一股气势在空中弥漫开来。

他们看到墨听南醒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她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眼神望着窗外的蓝天,那颜色,蓝的漂亮。乖乖巧巧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疼。那双本是南方明媚的乌眸已经一片死灰,有些茫然。夏阡走上前,握住了墨听南那双冰冷的小手,眼睛终究带了笑意,这是她这几天活的最像夏阡的时候。墨听南缓缓转头,木然的看了一眼夏阡,继续望着天。

欧阳画红着眼睛,从头到尾,她只说了一句话:“上次,阿南就是这个样子...”

墨听南坐在那里,墨色的头发垂在两肩,乖巧的像摆放在橱窗里的娃娃,只是娃娃再精致可人儿也没有灵魂...

那目光空洞呆滞,没有一丝生机,夏阡微微低头:“听南...跟我们回家好不好...”

那少女歪了歪头,看着夏阡,那双粉嫩的嘴唇轻启,单音节,含混的词语,缓缓指向胸口那金属色泽的雪花项链。

“家,有。”

夏阡一瞬间湿了眼睛,那是她送给墨听南的。她对她说我姓夏,你姓墨。我喜欢冬天,你喜欢夏天,所以这个雪花给你。听南,一定不要忘了回家的路,你还有我们。

墨听南再次休了学,期间晟睿,柳熏尘,顾寂韩都来看过她,却一一被她们回绝过去。夏阡掉着样给墨听南做菜,墨听南特别爱吃夏阡做的菜,每次吃的时候都会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只是,这次再也不会有人在夏阡的身边说“阿阡,明天我要吃糖醋鱼”“阿阡,这个你盐放多了吧”现在没人和她说了...

那个少女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夏阡把菜端过来的时候,她一勺一勺规规矩矩的吃着,仿佛没上发条的玩偶,僵硬的重复着吃饭的动作,头一直埋在桌子上,咀嚼,咽下,从此重复...

墨听南自从在医院里要硬生生把脖子上带着的雪花项链拽下来,夏阡无奈帮她摘下来之后,便一直在手里握着,任谁哄也不肯拿下来。那双白嫩嫩的小手已经被雪花的雪瓣划出了好几道划痕,夏阡心疼,要帮她拿下来,可无论谁一碰到她的手,之前还很安静的少女如发了疯一般,胡言乱语的说着:“家,家,别抢,我的,我的...”

她心里孤独成堆,别人进不去,她也不来。---夏阡

“癔症的第一次发作,绝大多数是在一定的精神刺激下发病的,以后遇见类似的刺激,或在病人回想起这种刺激的情况下,也可以促使癔症再发。此外,癔症所出现的各种表现,不论是感觉障碍、运动障碍、内脏病变等,其临床症状常是多变的,易通过暗示而改变病变表现的程度、范围,而且这些病变表现常不符合人的解剖生理上的特点或疾病的固有规律,夏小姐,墨小姐这次还和上次一样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吗?”

“不是,听南这次手里一直握着一个雪花的项链。”

“这个应该就是诱发墨小姐再次犯病的原因。”医生低头翻着墨听南的病历,“再次受了极大的刺激,而她也觉得只有这个项链可以给她安慰,所以,如果夏小姐你抢走她手上的东西,墨小姐会变得更加不安,情绪更加不稳定...”

夏阡回想着她和医生的对话,墨听南此时却走到夏阡的身边,主动牵起夏阡冰凉的双手。

左手是墨听南的家,右手是墨听南的夏阡。

“听南,这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家。”

夏阡不知道的是,得了癔症的人有时也会清醒...

夏阡安静的笑容,带有无尽的忧伤。墨听南冰冷的面孔,隐藏着说不出的心痛。

那夜夏阡在阳台上站了许久,杵着脑袋凝视着窗外昏暗而寂静的景色。她看着灯一盏又一盏地熄灭,听着格外清晰的音乐,想起很多事。想着想着,就止不住默默地流着眼泪。有时,身在人群,内心依然荒凉。灯光在夏阡的眼中氤氲开来,如花盛放,终于开出一片苦涩朦胧的海洋。

夏阡放慢脚步,走到最后的那间屋子,推开那陈旧的屋门,走进去。目光缓缓看过每一个格子,很多是墨听南的照片,可是每张照片都有笑容,或平和、或灿烂、或恬淡,绝对没有悲伤。如果可以,她多想替她经受这一切的苦难,夏阡终于明白,没有墨听南的地方,处处都是噩梦。她成了冷血动物,周而复始。她永远只是个替身,永远只是个人偶,永远只是个戏子,演一场只有一个人所能看到的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