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烙

第三章 初见太后

梨花烙 墨紫寒 2717 2015-08-05 17:45:53

  第二日一早,轩辕晟便去早朝了,不可否认,他是个勤勉的帝王,只是无奈权臣众多,他自幼上位,有许多的无奈。所以现在在他羽翼丰满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废除高位权臣,不然这个皇位,恐怕他坐不稳。颜沐惜梳洗过后,简单的用过早膳,便带着紫鹃和雪芙跟着檀若姑姑去了寿康宫,给太后请安。雪芙是凤栖宫里看着最为机灵的丫头,便让她跟在左右。而檀若姑姑则是今天早上皇上遣来的,虽然叫姑姑,不过是在宫里呆的时间长了些,年龄也是只比颜沐惜长三四岁而已。皇上说是让她留个宫里的老人在身边方便些。或是他只是想多派一个人监视自己吧,也罢,一个跟两个也没有什么区别。即使没有这些眼线,她凤栖宫的一举一动也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今天是第一次见太后,所以必须盛装打扮,那金色的步摇插在发髻上,凤冠也很重,金丝线织的金黄凤袍宽大厚重,很不方便,可是铜镜中的她却和平时大不一样,多了一份雍容华贵,少了些许清淡素雅,让她好不适应,可是没办法,这就是规矩。想要在这深宫里生存,就必须遵守。

“皇后娘娘驾到!”小太监的声音传到屋内,太后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尽是严肃,一点也没有婚庆的喜悦。

“太后,皇后来了。”太后身边的老嬷嬷竹清低头禀告着。

“她倒是来得早啊!让她进来吧,哀家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出众的人儿,能被晟儿钦点为皇后。”太后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愤怒,当年她是想让轩辕晟将苏瑾倾立为皇后的,哪知他以稳住宰相为由,硬是要让他的女儿颜沐惜做皇后,让她也不好反驳。毕竟颜家是大家族,现在还不好招惹。虽然苏瑾倾只是妃子,但是若先生下皇子,以后做太后也是一样的。

“是。”听了太后的话,竹清便去请颜沐惜进去。

“臣妾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金安。”颜沐惜走进屋内,半跪在地上恭敬的行礼,不敢有一丝怠慢。这是后宫中最顶端的女人,若是出了什么差错,那不仅是她,就连她身后的整个颜氏一族都会遭难。

太后并没有马上让她起身,她拿起茶杯呡了一口,眼神才落在眼前的女子身上,眼里闪过不易察觉的惊叹。她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是这般的倾国倾城,愣了半晌才淡淡的开口“皇后起身吧,坐。”

“谢太后。”檀若扶她起身,坐到了太后身边的塌上。颜沐惜看了她一眼,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虽然每天保养,可是岁月却也毫不留情的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印记,眼睛里并没有该有的慈祥,取而代之的是凌厉之色,她知道,她很不喜欢自己,因为她抢占了本应是她内侄女苏瑾倾的位置,皇后的宝座。

“以后皇后就是这六宫之主了,要费心思才是,凡事都要为皇上考虑,切不可胡来,让皇上烦心。”太后刻意慈祥的脸上显现出一丝的警告与不喜。今天是第一次见,必须让她明白自己的处境。

“是,臣妾谨记。”颜沐惜仔细的听着她的话,不敢有一丝的松懈,因为她知道,虽然自己是皇后,掌管六宫,可是实际上,她才是除了皇上之外的后宫主宰者。

“嗯,记住就好,哀家虽然老了,但是不代表哀家不中用了,哀家的眼里容不得沙子,槿妃的位分在你之下,却是哀家的心头宝,是哀家看着长大的,希望皇后看在哀家的面子上,即使她以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请你多包容,毕竟你是一国之母,应有的大度还是必需的。切不可争风吃醋,要知道,皇帝可都是后宫佳丽三千,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太后转眼看着她,等待着答复。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被她这么一说,那么以后若是槿妃真的对自己做了什么,她却也不好说什么了,不然岂不是显得自己太小气,有辱了皇后的身份。若是答应了,恐怕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简直是进退两难。没想到这才是她进宫后的第一天,就这样的不知如何是好,也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颜沐惜心里默哀着,看来这日子,真是不好过。

“臣妾知道应该怎么做,请太后放心。再说,臣妾也没有争宠之心,只求家人平安,能有一隅安身之地,没有奢求,所以太后大可不必担心。”颜沐惜开诚布公的说着,不想以后过得那么累。

“不想争宠?皇后这话说得恐怕连自己都不信吧?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不想争宠?”太后满目狐疑,显然是不相信。

“信不信不是光靠臣妾说就行的,太后若是不信,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您大可以一直看着。时间不早了,臣妾先行退下了,太后您好好休息。”她说完,没有给她任何回答的时间与机会,就退下了。虽然她是想要明哲保身,但是也并不代表她会委曲求全,任人宰割。

“竹清,这个女人不简单啊,要小心。”太后看着颜沐惜离去的背影,对身边的嬷嬷说着。

“太后不必担心,任她有三头六臂,现在是在太后和槿妃的眼皮子底下,奴婢想,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希望是这样。”

在回凤栖宫的路上,檀若姑姑快速的走至颜沐惜的轿边,轻声的说着“娘娘要小心槿妃,她虽然看起来知书达理,可是实际上心思却重的很,手段也多,而且她身边的党羽也不少,最重要的是,她有太后撑腰,这些年,在太后的默许下,干了不少不为认知的事,娘娘需谨慎小心为妙。”

“你为何会跟本宫说这些?”她疑惑,她并不是自己的心腹,也不熟,为什么要这般的为自己着想。也许是轩辕晟怕她有什么万一会惹怒了爹爹吧,又或许是监视她来的,不然还能有其他的什么原因呢?颜沐惜可不会傻傻的认为他是为她好,毕竟他昨晚的薄情伤透了她的心,她对他,几乎是没有奢望了。

“奴婢只是尽本分而已,无论是哪位主子,奴婢都自当尽心服侍。”檀若的嘴里虽说着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但是心里却是回想着今天一大早皇上嘱咐她的话,一定要尽力的伺候好皇后,不可让她有一丝的意外,一定要保她周全。虽说皇上有可能是因为估计宰相才对皇后这么上心,可是他眼里的关切与柔情是假不了的,虽然也有让她监视的成分。她在皇上身边伺候这么多年,他的性格,她还是了解一些的。哎,只是造化弄人,他们之间,注定不可能一帆风顺。

“本宫知道了,那以后还请檀若姑姑多费心了。”她已不再多想,现在于她来说,最要紧的,莫过于在这深宫里生存下去。因为她的身后,还有成百上千的颜氏家族,不能不顾。

“娘娘千金贵体,怎能称呼奴婢姑姑呢,还是请叫奴婢檀若吧。”

“嗯。”始终是尊卑有别,还是严格些好。

“等会各宫娘娘都会来给娘娘请安,所以还请娘娘打起精神。”

“本宫知道了。”

“哎,皇宫的生活真是麻烦,一会要见这个,一会又要见那个,还真是不如相府里自在呢!”紫鹃的话从外面传进来,沐惜知道她也不喜欢这样的拘束,从小跟在她身边自由自在惯了。

“紫鹃姑娘,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被有心人听了去,可是要闯祸的,你可得为娘娘想想,以后可别再说了。”檀若听了紫鹃的话,心慌的看看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之后便劝说了几句。

“紫鹃,以后你要多跟檀若学学,管好你的嘴,别这么不知轻重。”沐惜拉开车帘,对紫鹃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娘娘。”她瘪着嘴,不满却也不能怎样。

“檀若,以后就麻烦你了。”

“娘娘,您这是哪的话,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说着便到了凤栖宫,之间正殿里已经坐了两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