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烙

第十二章 聪慧如她

梨花烙 墨紫寒 2826 2015-08-16 10:35:22

  从进宫到现在,已经有三个月了,马上就要八月了,这段时间,颜沐惜没有一天是消停的,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身子也不好,好不容易事情告一段落,可以安定几天,心情也不错。这天她在院子里刺绣,准备亲自给轩辕晟缝制一个荷包,但是没想到她们两个会来。

“哟,皇后娘娘可是好兴致啊!”苏瑾倾的声音进入颜沐惜的耳朵,不知为什么,虽然她不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但是就是无法对苏瑾倾有好感。或许是她吃醋了,她内心很在意苏瑾倾比她多了许多跟轩辕晟在一起的光阴,知道一些她不曾知道的属于他的曾经。

“原来是你们啊,坐吧。”颜沐惜抬头看了她们一眼,便又继续手上的活,就像是接待两个陌生人一样,这样无视她们的神情,让苏瑾倾心里很不爽,还没有谁可以这么看她。

“看来上次的药并没有对娘娘有什么作用啊,不然现在您也不能这么平静的坐在这里刺绣了。”李思韵轻描淡写的说着“哟,还是龙图腾呢,娘娘可真是有心呀!不愧皇上对您那么不一样。”

“是啊,幸亏本宫对自己的东西了如指掌,不然要真的将那个香囊戴在身上半个月的话,恐怕本宫现在就躺在地下了,哪还有机会跟瑾妃和韵贵人在这里闲话家常呢?”

“你什么意思?”听出她话里的不对劲,苏瑾倾皱着眉头问。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意思就是说从玉嫔将香囊放在本宫身上的时候,就已经被本宫发现了,后来只不过是本宫将计就计而已。”颜沐惜放下手中的针线,直直的盯着她们两人。她不是圣人,对于这些想要害死她的女人,她自然不会手软。特别是想到藏红花,她便越发的生气,若是没有发现的话,恐怕她这辈子都不能怀孕了。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大的伤痛。仅仅是让她程家灭门,让她们少了一个助手,还算是轻微的教训了,没想到她们还不知收敛。

“你的意思是,你是故意引我们上钩,然后除掉玉嫔的?”苏瑾倾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根本不似外表看起来那样柔弱,这让她的心里产生了一丝丝的恐惧,有些看不清楚这个女人,她比她想象的要聪明很多,难对付很多。

“可以这么说。”没有否认,颜沐惜的话就像是一盆凉水,浇在她们头顶,让她们两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甚是吃惊。

“你好歹度的心肠,难道就不怕程家的人晚上来找你吗?就因为一个香囊,就让她程家遭受灭门之灾?近百人的性命啊!”李思韵也实在想不到原来她早就有预谋了,心里真是无法接受。

“歹毒?跟你们比起来恐怕是小巫见大巫了吧。你们陷害本宫哥哥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很歹毒?掉包本宫的香囊置本宫于死地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很歹毒?说这样的话,你们配吗?”颜沐惜站起身,义正言辞的指责着她们二人,说的她们哑口无言。也许是因为是颜家人的缘故,她严肃起来还是很有魄力的。

“颜沐惜,我不会罢休的,你就等着吧。”苏瑾倾瞪着大眼睛,怔怔的看着颜沐惜,胸中怒火中烧,怎么也平息不了。

“本宫随时奉陪。”颜沐惜没有退缩,她想玩,她就陪她玩到底。

“哼!咱们走着瞧!”

说完,苏瑾倾一甩衣袖就带着李思韵和她们俩的贴身侍女走了,只剩下颜沐惜一人还站在原地。在这个吃人都不吐骨头的深宫之中,她必须坚强,必须谨慎,必须不能有妇人之仁,才能求得生存。

第二天,惠嫔、舞嫔和妙贵人一起来凤栖宫看望颜沐惜,大家有说有笑,好不开心。惠嫔的琴弹得很好,舞嫔的舞姿堪称一绝,让颜沐惜刮目相看。只是碍于身子没好,颜沐惜并没有展现她的风采。所以她们都不知道,其实颜沐惜无论是弹琴,跳舞,或是吟诗作对,都是无人能及的。这就是她被颜昊威养在深闺十七年,刻苦学习的结果。

“真是羡慕娘娘,能尽得皇上宠爱,伉俪情深。想我们进宫都几年了,也没见过皇上为我们喜形于色。”沈以薇羡慕的看着颜沐惜,眼里没有丝毫的嫉妒。因为她觉得只有颜沐惜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轩辕晟,她是真心的喜欢这个皇后的,没有苏瑾倾的仗势欺人,狐媚惑主,而且聪颖贤惠,配得上皇后这个位置。

“妹妹说笑了,你们也可以的,皇上不是冷血的人。”望着沈以薇,颜沐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她们都没有看见轩辕晟的另一面,又或许是轩辕晟从未在她们面前展示过。

“一个人只有一颗心,那么自然里面只能装得下一个人,怎么可能容得下第二个人。”季芜影也显得有些忧伤,当初她第一眼就爱上了轩辕晟,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进宫之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都说宫门深似海,红颜错白首。我们这些后宫的女人,又有几个不是这样的呢?早在进宫的时候,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家都只是想明哲保身罢了。”沈以薇的声音有些悲凉,让人心疼。

“所以娘娘一定要抓住皇上的心,我们都看得出来,对于皇上来说,你是不一样的。”季芜影站在颜沐惜的身边,真诚的说。

“可是、、、、、、”这样的话,让颜沐惜有些手足无措。

“没什么可是的,你得宠起码不会害我们,如果是苏瑾倾,那我们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季芜影平淡的说着。

“好啦好啦,不说了,反正现在皇上心里只有皇后姐姐就行了,其他的就不要管了,我们姐妹在一起不是也很开心吗。”不知何时,董妙雯的声音出现。虽然皇上并不爱她,但是能跟这几个姐姐在一起,她觉得很开心,很满足。

“雯儿说的对啊,咱们在一起不是很好吗。”季芜影搂住董妙雯的肩,露出难得的笑容。

她们三个在凤栖宫待了一下午,晚膳的时候就各自回宫了。

轩辕晟照例是处理完公事之后在凤栖宫用晚膳。

“你这些日子多去惠嫔她们那里走走吧,毕竟你是皇上,不是我一个人的,三宫六院还有那么多的人在等着你。”颜沐惜一边给轩辕晟盛汤,一边低声的说。

“你确定要我去她们那边?”听了颜沐惜的话,轩辕晟先是一愣,然后饶有兴味的反问着他眼前的女人。

“嗯,是啊,其实她们都很可怜,一生都葬在了这深宫之中。”想起惠嫔下午的话,她的心里很难过,总觉得是自己抢夺了原本可以属于她们的幸福。

“那你呢?你不会难过么?”

“我比她们幸福,至少我有你的宠爱,可是她们没有。”

“不后悔?”轩辕晟实在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些什么,难道她不知道如果自己去了另外的女人那边,可是心还在这凤栖宫,对于她们来说,会更加的伤心吗?

“惜儿,我知道你心好,觉得对她们愧疚。但是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如果她们知道是你让我去那边的,她们心里会怎么想?会觉得你是在同情她们,在施舍,不但不会感激你,有可能还会迁怒于你。”轩辕晟放下筷子,悉心的解释着。

“可是,我真的觉得过意不去,好像是我抢了她们的爱一样。”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若是你觉得愧疚了,可以选择对她们好一点,我可以对她们的家人好一点,这样就可以了。我的心里不可能再去装其他人,你明白吗?如果你把我推给其他人,我不会高兴,她们不会真的高兴,你就更不开心了。”轩辕晟拉住颜沐惜的手,认真的讲述着他心里所想的。他不爱她们,若是给她们希望才叫残忍。

“我知道了,不说了,先吃饭吧,菜都要凉了。”颜沐惜听了他的话,也觉得是自己欠考虑了,于是便调转了话题。

“嗯,知道就好,以后这话就别再说了。”

“好,听你的。”颜沐惜朝轩辕晟微微一下,给他夹着菜。

两人坐在桌边开开心心的吃完了饭,之后轩辕晟也依旧没有留宿凤栖宫,还是回了乾庆殿,他在等,等她主动将她留下,等她完全的接受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