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烙

第八章 恰似温柔

梨花烙 墨紫寒 2562 2015-08-11 10:10:17

  龙床上的颜沐惜在第二天早晨终于睁开了眼睛,本就瘦弱的她更加显得苍白,了无生气,惨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让轩辕晟和檀若着急的吃不下睡不着。轩辕晟刚才看完她,便去了前殿批阅奏折。

“娘娘,您醒啦,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轩辕晟走后不久,檀若见颜沐惜睁开了眼睛,就拿起桌上的人药碗来到床边。

“檀若,这是哪里?”颜沐惜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虚弱的说,那明黄色简直刺痛她的眼,这里不是她的凤栖宫。

“回娘娘,您现在是在皇上的寝殿,也就是乾庆殿的后殿,皇上在前殿批奏折呢,要不奴婢去通报一声,说您醒了?也好让他放心。”檀若说完就要离开去禀报轩辕晟。

“不用了,本宫怎么会在这里?”颜沐惜拦下檀若,她现在还不想见他,她还在生气。不,应该说是有些许的恨。

“娘娘您忘记啦,昨天早上紫鹃跟您一起来乾庆殿找皇上,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您在乾庆殿晕倒了。皇上就抱您在这里休息了,您已经昏迷一天一夜了,是皇上让奴婢来照顾您的。”其实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檀若虽不知道细节,但是大致的过程还是知道的,毕竟她跟在轩辕晟身边这么多年,也算是心腹了。只是她不明白,一向聪颖娴熟的皇后怎么会愚笨到去与皇上顶嘴,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幸好皇上没有怪罪。

“哦,是嘛,本宫睡了这么久。”昨天的画面慢慢的浮现在她脑子里,她的心好痛,都无法呼吸了,她要怎样才能保住颜家呢?越来越觉得这条路真的好难走,既要悉心揣测圣意,又要面对周围虎视眈眈的眼睛,一旦出错,就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檀若,本宫的哥哥怎么样了?”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时隔一天,不知道轩辕晟是怎么处理的,哥哥有没有事。

“娘娘别担心,颜将军没有性命之忧,只是皇上罢了他的官,让他去南海养鱼去了,不准再回京城。”这一次轩辕晟可谓是法外开恩了,没有要了他的命,也没有因为皇后的莽撞,而迁怒于相府。

“什么?哥哥去了南海?那是不是意味着本宫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不行,本宫要去找皇上,他不能这么做!哥哥是被人陷害的!”听了檀若的话,颜沐惜立马从床上坐起来,准备下床去找轩辕晟。他没有杀了哥哥,却让他们永生不得再见了,这跟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娘娘!请您冷静一些!您现在去也于事无补了,圣旨已经下了,这会颜将军已经在去南海的路上了,不可能再改变了。”檀若上前拉住颜沐惜,她真的还只是个孩子,毕竟只有十七岁,看得她心疼。

“本宫要见哥哥!不能让他去南海!”泪水从颜沐惜的脸上滚滚而下,烫伤了檀若的心。

“娘娘!皇上已经是格外开恩了,您那么顶撞皇上,他不仅没有怪罪您,还让您留在乾庆殿养病,甚至还放了颜将军,没有杀他,也没有对相府怎么样,这难道还不够吗?您必须明白,如果要给颜将军和您定罪,那可是诛九族的!这些日子,皇上吃不好睡不好,不眠不休的呆在您身边日夜照顾您,难道您还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吗?除了皇上,您可是第一个住进乾庆殿的人了。”檀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索性一次性跟她说清楚了,不然,她怕皇上的一片痴心就付诸东流了。

“那他为什么要让哥哥去南海?这样的生离跟死别有什么不一样吗?难不成本宫还要以为他是深爱着本宫,不忍心本宫伤心吗?”

“只要还活着,就有见面的可能,您颜家的处境您不是不知道,难道您不觉得皇上这样的处理已经是最好的吗?至少您哥哥没有性命之忧了,与官场绝缘,就是最好的保他的方法。”看来冲动真是是魔鬼,让沉着冷静的皇后居然这么的激动,如此简单的道理都想不到。

见颜沐惜听了自己的话慢慢的冷静下来,也不吵不闹了,檀若继续说着。

“娘娘是聪明人,若是皇上对您没有情谊,那么凤栖宫后的梨香园是怎么回事?皇上腰间的梨花香囊又是怎么回事?他从没有骂过槿妃娘娘,可是您跳入湖中那天,他竟然严厉的斥责了槿妃,这又是为什么?娘娘,奴婢知道您顾忌的太多,承担的太多,但是千万不要因此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有时候,一次错过就是一辈子了。”檀若坐下,将颜沐惜搂进怀中,安慰着她。

“檀若、、、、、、”颜沐惜闭上眼睛,安心的靠在她怀里。

“娘娘,您累了,好好休息吧,估计等会皇上会来看您了。”檀若扶颜沐惜睡下,帮她盖好被子。可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颜沐惜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娘娘?”檀若不知她为何,疑惑地看着。

“檀若,本宫好害怕,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你会一直陪在本宫身边对不对?哥哥被罢官,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本宫害怕了。”不知道为什么,听了檀若的一席话,颜沐惜突然觉得,自己可以依靠的只有她了,在这深宫之中,她就像是一片浮舟,让自己依靠。

“娘娘,您放心,奴婢会一直在您身边的,不用怕。”檀若轻拍着眼前这个小女孩的手背,示意她放松。其实命运真的是难测,如此花季的少女,竟然背负这么沉重的担子,实在是不公平。

大概午膳的时候,轩辕晟来了,看着床上的人儿,心里很难过。

“皇后还没醒吗?”他问着旁边的檀若。

“回皇上,娘娘早晨就醒了,只是她不让奴婢去通知您,所以、、、”

“嗯,你先去御膳房做些她爱吃的,朕来照顾她。”

“是,奴婢告退。”檀若十分聪明的退下,将空间让给他们两人。

檀若走后,轩辕晟坐在龙床边,伸手抚上颜沐惜的脸,眼里闪过一丝哀伤,有些话不知该如何开口,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去拥有。

“皇上、、、”颜沐惜睁开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绝美男子。

“你醒了,朕让檀若去准备吃的了,一会就回来。”面对她突然睁开的双眼,他尴尬的抽回双手。

“臣妾谢皇上的不杀之恩,谢皇上放了哥哥,昨天是臣妾不对,不应该顶撞您的,如果您要罚的话,臣妾甘愿,但是请别牵连臣妾的家人。臣妾估计这辈子都见不到哥哥了,不希望还有谁离开。”颜沐惜眼含着泪对轩辕晟说着,那般的无助和脆弱。

“你别担心,朕如果想要处罚你,不会让你现在还在这。”

“皇上、、、”颜沐惜突然起身,抱住了轩辕晟的脖子,让他措不及防,愣在那半晌,之后才回抱住她。

“别伤心,好好养身体,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确实,相府依旧稳固,即便是颜沐恒离开了,而苏家也在密谋着什么,一切都还刚开始,以后的日子,不知道还会发生些什么。

“檀若说,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臣妾不想错过,所以愿意冒这一次险,希望皇上也能与臣妾一样。”颜沐惜鼓足勇气对轩辕晟开口。

“惜儿、、、”轩辕晟紧紧地抱着颜沐惜,他没想到檀若的一席话,居然让她改变这么多,让他心里某个地方软了一下。也罢,既然如此,他也不必再刻意的回避什么了,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