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烙

第十一章 波澜再起

梨花烙 墨紫寒 7166 2015-08-15 20:41:36

  槿兰殿的主位上,苏瑾倾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手中的茶,而左右两边坐着的人却有些不安。程玉瑶和李思韵都不知道今天她叫她们来又是什么事。一般来说,苏瑾倾这个样子,恐怕又是要对付谁了。这几年,那些大事小事,几乎都与她脱不了关系,而她们,则是不折不扣的帮凶。

“天气渐热了,妹妹们宫里的凉草茶还够用吗?不够的话,本宫这里有多的,尽可拿去喝了。”苏瑾倾抬头对两人说着。

“谢谢娘娘了,臣妾还有,这么贵重的东西可不敢浪费。不过这凉草茶的功效还真的是不错,喝了之后神清气爽,也不会被热的恹恹的,而且对皮肤也好。”程玉瑶先开口,拍着苏瑾倾的马屁。

“这是当然,这凉草茶可是当年的贡品,皇上见本宫怕热,就赏给本宫了。”苏瑾倾的脸上难掩的自豪和傲气。想她这几年,说是称霸后宫可一点都不为过,轩辕晟处处依着她,凡是贡品,皆让她先挑,若是喜欢,都会赏赐与她的,可谓是无上的荣光。这后宫前朝,无论谁见了她都得礼让三分,不过现在,好像局势有些变化了。

“不过臣妾可听说这凤栖宫里可都是用冰窖的冰块避暑的呢!那效果可不是凉草茶可以比拟的,连蚊虫都没有。”李思韵冷冷的说着,她可不像程玉瑶,只会拍马逢迎。凤栖宫的那位,她可是盯得很紧呢。

“你说什么?”苏瑾倾听了李思韵的话,顿时就火了,她用力的将茶杯放在桌上,茶水都洒了出来,吓了程玉瑶一大跳。

“难道娘娘不知道?皇上说皇后一直身子不好,怕她受不了热气,于是将冰窖里的冰块拿去了凤栖宫,听说里面可凉快了,连下人都跟着沾光。”李思韵不紧不慢的说着她的人打听回来的消息,说话的语气都透着酸味。

“真是岂有此理,看来不给这个女人一点颜色瞧瞧,她就越来越大胆了。不是说她身子不好么?那么本宫就让她一直不好下去,无声无息的去见阎王。韵贵人,你知道皇后的香囊是什么样的吧?”这种事情问程玉瑶是没有用了,她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心思。所以她对一向有心机、城府又深的李思韵很器重也很宽容,即使有时她说的话会让自己生气,苏瑾倾也不会跟她计较。

“嗯,臣妾派人查探过,是个紫色的香囊,虽然做工很精致,但应该可以做出来,只是时间比较久一些。”李思韵当然知道苏瑾倾想要干什么,索性一次性将消息都告诉她。

“那你把这包药粉到时候放进去,找个机会让玉嫔去掉包,本宫决不允许她颜沐惜如此的春风得意!敢抢本宫的东西,也得看她有没有这个福气消受!”苏瑾倾的眼镜里闪烁着恐怖的光,让人不敢直视。都说身处嫉妒中的女人都是疯子,这话一点都不假。

“这是?”程玉瑶看着苏瑾倾手中的药包问着。

“藏红花药粉,你们应该知道吧,是干什么的。本宫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可别让本宫失望啊,不然本宫不好过,你们也好不到哪去。”

“是,臣妾明白,臣妾这就回去弄。”李思韵说完就起身拿过药包,带着璃月回了她的江韵轩。

“嗯,玉嫔,到时候做得漂亮一些,不要让人看穿了,本宫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苏瑾倾勾着嘴角看向程玉瑶,似笑非笑,让她毛骨悚然。

“是,臣妾知道该怎么做,您就放心吧,那臣妾也回去了。”

“嗯,去吧。”

颜沐惜,本宫可不是省油的灯,咱们走着瞧吧,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你别得意的太早!

一晃四五天过去了,这天正好下完小雨,空气难得的清新,颜沐惜不愿意整天待在那凤栖宫之中,于是便让紫鹃陪着自己一起去静心湖观鱼去了。

“娘娘,地面有积水,小心滑倒。”紫鹃扶着她,悉心的提醒着。

“本宫知道,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大惊小怪。”颜沐惜看她那么紧张,感觉有些哭笑不得,感情她们都拿自己当个瓷娃娃了。

“那可不行,要是有什么万一,那皇上还不得都砍了奴婢的头啊,奴婢可担待不起。”紫鹃撅着嘴,戏谑的说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看着紫鹃嘟着的小嘴,她忍不住笑出声,她们啊,一个个都那么大惊小怪的。不过也难怪,谁叫轩辕晟对她们那么严肃的,说什么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就有那么夸张啊,您又不是不知道,皇上有多么的在乎您,连冰窖的冰块都搬到凤栖宫了。真是捧在手上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奴婢们可都看在眼里呢,要是您还说皇上对您不够好,那可就太冤枉皇上了。”紫鹃说的一点都不夸张,轩辕晟对颜沐惜的好,那简直是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本宫知道。”她怎么会不明白呢,轩辕晟对她的好,真的是做到他能做的极限了。她现在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而颜家最近也没有发生什么事,上天已经对她很好了,她应该知足,不是么?做人不能够太贪心,会遭惩罚的。

“娘娘您看,这湖中的鱼比之前肥了好多呢!”紫鹃突然开口,让颜沐惜从轩辕晟身上回过神来。

“是啊,长得真快。”上次她跟苏瑾倾来这里,还是小鱼苗呢。

然而就在颜沐惜主仆俩在专心的观鱼的时候,程玉瑶走了过来。她刚从李思韵那将香囊拿过来,正想着如何才能偷梁换柱,恰好就碰上了颜沐惜,看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哟,皇后娘娘真是好兴致啊,在这观鱼呢!”

颜沐惜听见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她,真是冤家路窄。

“玉嫔妹妹这是要去哪?真是巧。”不知怎么的,从刚才听见程玉瑶的声音开始,颜沐惜的心里就有种不好的感觉,却也说不上来什么,就感觉心里怪怪的。

“臣妾正要去御花园逛逛呢,既然在这里碰见娘娘了,就一同聊聊家常吧,好像咱们也有很长时间没见了呢。”话刚说出口,程玉瑶就朝颜沐惜走去。

“嗯,正好本宫也怪闷的,可以说说话解解乏。”颜沐惜微笑的迎接程玉瑶,她的笑容像春风一样让人心神荡漾。虽说程玉瑶跟她不是一路的,但也确实被她的美貌折服。

“娘娘现在可真是有福之人呢,听闻连乾庆殿才用的避暑冰块都让皇上拿去凤栖宫了,看来皇上对娘娘可真是不同的,就连瑾妃姐姐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真让姐妹们羡慕呢。”程玉瑶半酸的说着,越让颜沐惜觉得轩辕晟真的是疼自己过了头,真不知是福是祸。

“妹妹说笑了,皇上只是担心本宫身体不好受不了热气而已。若是妹妹不嫌弃,倒是可以时常去本宫那坐坐,凉快凉快。”

“那倒不用了,娘娘的盛情妹妹接受了,只是像臣妾这种卑微的人不怕热气的侵袭。不过有件事情臣妾是真心想要劝诫娘娘的,不知道娘娘愿不愿意听。”程玉瑶突然话锋一转,沉静下来。

“什么事?”颜沐惜好奇的看着程玉瑶,不知道她有什么劝诫自己的,还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

“在这深宫之中,专宠可不是什么好事,得到了皇上一人的宠爱,就意味着成为了三宫六院的众矢之的。所以,娘娘一定要小心谨慎了,不然万一哪一天被算计了还不知道。”程玉瑶靠近颜沐惜身边,轻声的说着,眼神却盯着她腰间的香囊,却没有被发觉。

“有劳妹妹担心了,本宫会注意的。”对于她的告诫,颜沐惜并没有害怕,从容不迫的回应着她。能够得到心仪已久的男子的爱慕,就算是得罪天下又何妨?

“那就好,那娘娘可要多保重了。”

然而就在颜沐惜认为程玉瑶会拉开与自己的距离的时候,她一个不留神脚下一滑便倒在了颜沐惜的身边,好像摔得不轻。

“玉嫔你怎么了?还好吧?”颜沐惜立马蹲下身将程玉瑶扶起,关心的问着,打量着她有没有受伤。

“谢谢娘娘,臣妾没事,只是有些头晕,可能是最近有些热吧,不碍事的。”说话的瞬间,程玉瑶就从外袍袖口中拿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香囊,巧妙地系在了颜沐惜的腰间,神不知鬼不觉。

“嗯,没事就好,既然妹妹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吧。”

“好,那臣妾就不打扰娘娘雅兴,先行告退了。”

“回去吧。”

程玉瑶在侍女碧莲的搀扶下穿过御花园回了明玉轩。转身的瞬间,她的嘴角闪现一抹诡异的笑。颜沐惜,谁让你这么不收敛的,这是你自作自受,还假装好心,咱们走着瞧吧,看你再怎么得意。

没过多久,颜沐惜也累了,便回了凤栖宫。用过午膳之后,檀若伺候她午睡,帮她脱下外袍的时候,偶然扫视了一眼腰带上的香囊,感觉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虽然她跟在颜沐惜身边的日子不久,但是她的饮食起居几乎都是她操办的,还算是了解了。于是怔怔的盯着它,却也没说什么。

“怎么了?”发现檀若的不对劲,颜沐惜开口问着。

“娘娘有没有觉得您的香囊不对劲?好像比平时颜色亮了一些?”

那个香囊系在颜沐惜的腰间已经有好几年了,她再熟悉不过了。听了檀若的话,颜沐惜将香囊拿过来一看,一双柳眉皱在了一起。这不是她的东西,拿在手里也不舒服,虽然料子和里面的花粉都一样,但是感觉不同,里面好像还有一股淡淡的味道,若不是仔细查看,根本闻不出来。

“有人换了本宫的香囊。”颜沐惜淡淡的一句,却让檀若有些紧张。没想到这么快她们就动手了,看来自己是低估她们了。

“那娘娘想要怎么办?要不要告诉皇上?”

“暂时不要,本宫还没有证据是谁干的,说了只会打草惊蛇。”

“那娘娘觉得会是谁,这么大胆?敢如此的害您?”

“这些天本宫没有见过谁,除了今天在静心湖遇见了玉嫔,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她干的。不过你先将这个香囊拿到太医院去问问,看里面有没有什么,记住不要走漏风声了。”

“是,奴婢这就去。”说完檀若便拿着香囊急匆匆的去了太医院。

半个时辰之后,檀若心神恍惚的回来了,颜沐惜看着她的神色,便知道情况不乐观。

“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这香囊里除了梨花还有少量的红花散,虽然量少,但是若是长时间接触的话,轻则不孕,重则丢了性命。”檀若说的很慎重,谁都知道这藏红花是女人不能碰的,没想到对方这么毒,一定要置皇后于死地。

“本宫知道了,你再去准备一个一模一样的香囊来,将这个收起来。”颜沐惜前所未有的平静,让檀若有些疑惑。

“可是娘娘、、”檀若不明白出了这样的事,她为什么不告诉皇上,若是以后真出了什么事,该如何是好。

“本宫自有主张。”颜沐惜伸出手阻止了她的话,这件事情,她自会处理,不用这么麻烦轩辕晟,反叫他担心。

“是。”既然主子做了决定,她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服从。

檀若伺候颜沐惜睡下,担忧的朝外间走去,而颜沐惜则是闭着眼睛想着对策,她绝不会坐以待毙,无论是为了颜家,还是为了她自己。既然她们那么想自己死,那她就成全她们。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半个月在悄然之中走过。这天,从凤栖宫里传出惊天的消息,皇后娘娘突然晕厥了。所有的太医都齐聚凤栖宫为皇后整治,连皇上都推了早朝,赶往凤栖宫。此时,整个宫殿都被冷气笼罩,大家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句话惹恼了那个可怕的皇帝。

“说!皇后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就晕倒了?昨天不还好好的吗?”轩辕晟火冒三丈,宫里那么多的太医竟都哑口无言,不知道颜沐惜到底的了什么病,那他们还做什么太医,回家种田算了!拿着朝廷的俸禄,竟然办不了事情,留着何用?

“李太医,您看娘娘的病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檀若拿着那个有藏红花的香囊递给有名的李太医。

而李太医接过香囊,放于鼻前闻了闻,突然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说着“微臣该死,请皇上恕罪,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可是这藏红花一般是不允许用的,怎么会在娘娘的香囊之中?”李太医很是不解,就连太医院,都是没有这味药的。

“你说什么!藏红花?你确定没有错?”轩辕晟也是满脸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丫头的身边居然有这种药。该死!到底是谁这么不知死活?让他抓到,一定要千刀万剐!

“千真万确,微臣闻过几十年的药材,不会错的。”李太医神情严肃,拿着他几十年的医术经验说着。

“真该死!究竟是谁?”看轩辕晟的神色,估计是想把那个人给生吞活剥了,不,是剁成肉酱都不解恨。

“皇上,请您这边说话。”檀若将轩辕晟引至内间,让所有的太医都先回去了,并且凤栖宫的情况一句也不许透露。

“何事?”轩辕晟对檀若的举动很不解,这个时候,为何赶走太医?不过她是个沉稳的人,不会做多余的事情。

“启禀皇上,其实皇后娘娘没有什么事,只是喝下了些许的安神汤暂时昏迷了而已,您不用太担心。”檀若镇定的对轩辕晟说着。

“什么?惜儿好好的喝安神汤干什么?难道真有什么事吗?”

“就是刚才那个香囊,娘娘怀疑是半个月前玉嫔趁机放在娘娘身上的,不巧被我们识破了。怕今天玉嫔她们突然来探视,所以娘娘就喝下了汤药。刚才李太医已经说过娘娘是因为香囊里面的藏红花才昏迷的,所以娘娘说现在只要搜宫就行了,毕竟藏红花这种东西大家都不可能有的,剩下的事情皇上只要神情严肃的在一旁看着就行了,还有,如果等会搜到了,无论是什么,请皇上这么说、、、、、、”檀若镇静的在轩辕晟的耳边说着,因为所有的事情颜沐惜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只等真凶自己将真相说出来。

接下来大批的宫女太监都被轩辕晟派去搜各宫,势必要搜到,结果却什么都没有找到。但是在赖四喜搜寻程玉瑶的明玉轩的时候,将檀若给他的东西拿了出来,故意说是在明玉轩搜到的。于是乎就带着东西急匆匆的来向轩辕晟报告。

凤栖宫中,各宫妃子都被轩辕晟叫来了,大家一次坐下。轩辕晟扫视着大家,眼里怒意明显,下面的妃子们也是神情各异。苏瑾倾和李思韵若无其事的等待着他发话,而程玉瑶就有些紧张,沈以薇和董妙雯脸上尽是担忧,而季芜影则一贯的漠然。她倒想看看这次她们又在耍什么花招。若是摸到老虎胡子上,可就有好戏看了。

“皇上!皇上!搜到了!搜到了!”赖总管焦急的进来禀告。

“搜到什么了?说!”轩辕晟有些亟不可待。

“是在、、、明玉轩找到的,跟皇后娘娘的香囊一模一样的布料和一些红色花瓣。”赖四喜按照檀若跟他说的,将她的话全数复述出来。

“好个程玉瑶,朕看你还有什么话说!你胆子不小,居然敢对皇后下手,看来你真的活腻了!”轩辕晟很生气,是真的很生气,现在那丫头还没醒呢。

程玉瑶听了轩辕晟的话,一下子腿软了,跪在他的面前,哭着说“皇上,不是臣妾啊,真的不是,臣妾怎么会有藏红花呢,你要相信臣妾啊,皇上、、、”

“赖总管只说是红色的花瓣,有说是藏红花吗?如此不打自招。你还有什么话说!”轩辕晟亲耳听见程玉瑶承认的时候,心里却是很不是滋味。没有想到他对惜儿的爱竟也成了别人害她的理由,虽然他知道这就是后宫,但是他怎么也不愿意看见惜儿受伤害。

程玉瑶听了轩辕晟的话,一下子瘫了下去,没想到她的一时紧张居然说错了话,这下她是必死无疑了。怎么办?怎么办?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皇上,是臣妾不对,不该嫉妒皇后娘娘,不该做这样的蠢事,都是臣妾的错,但是请您念在臣妾多年陪在您身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请您饶了臣妾这一次吧,臣妾保证一定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您就饶了臣妾这一次吧、、、、、、”程玉瑶爬上前,抓住轩辕晟龙袍的一角,紧紧地抓着哭诉着。

“哼!你没有下一次?朕敢说,今天若是放了你,明天你也不会放过皇后,像你这样的女人,是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轩辕晟甩掉程玉瑶的手,愤怒的说着事实。

“皇上、、、、、、”程玉瑶知道,轩辕晟既然这么说,就表明她这一次是逃不过了。

“说!还有谁是同谋!”

“没有,都是臣妾一人所为。”程玉瑶绝望的回答着。

“好,来人呐!玉嫔心肠歹毒,以下犯上,罪无可恕,从今日起,废去位分,打入冷宫,今生不得重见天日!”轩辕晟绝情的将她推进了黑暗。

“是!”赖四喜从外面带进来四五个太监,将程玉瑶压了下去。

看着这一切,苏瑾倾和李思韵脸上没有些许的变化,或许她们本来就是想拿程玉瑶做替死鬼的。在这个后宫里,没有用的人是活不了的。

“皇上!皇上!娘娘醒了!”紫鹃进来禀报着。

“你们先回去吧,朕不希望这样的事情以后再发生!”轩辕晟抛下一句就快速的奔向颜沐惜的房间。

“惠嫔姐姐,皇后姐姐她不会有事吧?”董妙雯拉着沈以薇的手,担忧的问着,皇后是好人,对自己也好,她不希望她有事。

“雯儿不用担心,娘娘她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再说还有皇上在身边,就更不会有事了。而且现在娘娘也醒了,咱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看望。”沈以薇安慰着她,怕她担心。

“嗯,那咱们走吧,舞姐姐,一起走吧。”

“嗯。”季去影应了一声,就跟她们一同走了。

不一会儿,大家都各自回宫了,凤栖宫中又回到了那一片寂静。

“惜儿,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轩辕晟坐在颜沐惜的床边,温柔的问着,脸色比刚才已经缓和了好多。

“没有,只是有些无力,谢皇上关心。”颜沐惜虚弱的回应着。

“让你受苦了,是朕让你陷入危险之中。”轩辕晟抚上她的脸,眼中都是自责,恨不得自己替她受罪。

“这是无可避免的,皇上不必挂心。”

“朕已经将玉嫔打入冷宫了,也算你给你一个交代。你好好休息吧,朕乾庆殿还有很多奏折要批,要先走了。”早上刚下朝就听闻她晕倒了,他迫不及待的就赶过来了,抛下了所有事。

“嗯,皇上去忙吧,晚上过来用晚膳吧?”颜沐惜拉着他的手问。

“好。”轩辕晟回握着她,答应了她。

刚回到乾庆殿,秦崇将军就来觐见,脸色很凝重。

“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秦崇一身战袍,单膝跪地,声音雄浑洪亮,不愧是沙场老将了。

“秦卿家平身吧,不知你有何事?”

“回皇上,微臣之前去跟程尚书交接的时候,无意间在他的营帐中发现了这个,特回京请皇上定夺。”秦崇将一封信件交与赖四喜,呈给轩辕晟。

而当轩辕晟看了信的内容之后,脸色越发的阴沉,大家都知道,这是他发火的前兆。

“好个程家父女,居然如此枉顾法纪!赖总管,给朕拟纸,程兆天身为元帅,却陷将士性命于不顾,陷害忠良,证据确凿,废除兵部尚书之职,打入大牢,终身监禁!兵部尚书之职暂时由御史台御史沈旭尧代任。颜沐恒惨遭陷害,现已查明真相,特官复原职,即刻回京复命!”

“是,老奴这就去办。”

晚上,轩辕晟心情不错,最近颜家没有什么动静,他跟颜沐惜的感情也在升温,后宫少了程玉瑶这个祸害。而他今天恢复了颜沐恒的官职,她应该很开心吧。走进凤栖宫,晚膳都已经准备好了。

“来了,快坐下吃饭吧。”颜沐惜走过来,拉轩辕晟在主位坐下。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朕今天查清楚了你哥哥的那件事,他是无辜的,所以恢复了你哥哥的官职,你们马上就可以见面了,还将程兆天终身监禁了。”轩辕晟一边舀着汤,一边说着。

“真的!太好了!”颜沐惜显得很高兴,只是这件事情她早就料到了,是她在十天前写信给父亲,让他的至交秦崇将军去查的,果然是她想的那样。”

“你高兴就好,身体还没完全好,要多吃一些。”

“谢皇上!”颜沐惜看着轩辕晟不停的往自己碗里夹菜,心里说不出的甜,希望一辈子都能够这样。如果父亲不是位高权重的宰相,如果夫君不是君临天下的皇上,那该有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