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烙

第十六章 意料之外

梨花烙 墨紫寒 3420 2015-08-21 17:58:10

  从那以后的一个多月,苏瑾倾再也没有来打扰过沐惜,她的日子过得很是安逸。轩辕晟每天在乾庆殿处理完国事之后,都会来凤栖宫,和沐惜一起谈古论今,吟诗作对,弹琴吹笛,悠闲自在,真是令人羡慕。凤栖宫的侍女们看着他们郎情妾意,你侬我侬的这一幕,都忍不住的笑了。他们很庆幸自己是凤栖宫里做事的,主子得宠,自己也有福。更重要的是,颜沐惜对他们很好,像自家人一样,让他们很感激。

这天,轩辕晟正在乾庆殿批阅奏折,赖四喜突然走进来说,瑾兰殿的翠烟刚才来传话,说瑾妃这几天呕吐不止,太医诊断说,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这下瑾兰殿的所有人都欢喜的要命,这可是轩辕晟的第一个孩子,保不准就是以后的皇上了。就连太后也在第一时间赶了过去,看望她的内侄女,果然那晚的心思没有白费啊。

“什么!你说她怀孕了?那天不是让你看着她把药喝完吗?怎么回事?”轩辕晟听了赖四喜的话,震惊的站起身问着。

“是啊,奴才确实是按您的吩咐,亲眼看着她喝完那药的,可是奴才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而且据瑾兰殿的奴婢说,全太医院的太医都给瑾妃把过脉了,都说是喜脉。”赖四喜战战兢兢的硬着头皮禀报着实情,他了解轩辕晟,这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况且他那么在乎凤栖宫的那位主子,这下算是遇到难题了。

“他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擅自偷换了朕的药!”聪明如他怎么会不知道这其中的蹊跷,稍微动点脑筋就想的出来了。

轩辕晟想也没想,立即朝凤栖宫走去。

这苏瑾倾怀上了龙子可是一件大事,不出一个时辰,几乎整个皇宫都传的沸沸扬扬,说什么皇上终于开枝散叶了,皇位后继有人了。凤栖宫也不例外的听说了,此时凤栖宫中的气氛冷到了极点,大家都知道主子心里不好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娘娘,您别多想,说不定是太医们诊断错了也说不定的。”檀若站在颜沐惜的身边,温柔的安慰着她,想让她放宽心。

“是啊娘娘,即使瑾妃她真的怀孕了,也不一定能将孩子生下来啊。”紫鹃心直口快的对颜沐惜说着,却引来檀若的斥责。

“紫鹃,这话可不能说,让有心人听了去,是要出大事的。”檀若赶忙过来捂住紫鹃的嘴,神色慌张的朝周围看着。

“檀若,本宫累了,想休息。”颜沐惜的声音有些无奈和伤感,她眼睛里的灵动与清澈少了,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是,娘娘,奴婢扶您进去。”檀若刚走过来,准备扶她,就听见从门外传进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轩辕晟。

“惜儿、、、、、、”轩辕晟快步的走了进来,看见颜沐惜憔悴的脸,他都有立马杀了苏瑾倾的冲动,这个贱人!

“奴婢参见皇上!”檀若带着侍女们都纷纷跪下行礼。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轩辕晟大手一挥将她们都屏退了。

“你现在不是应该在瑾兰殿吗?怎么有空来我凤栖宫了?”颜沐惜看着进来的身影,她突然感觉好刺眼,连语气都带着刺。

“惜儿你别这样,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轩辕晟走上前,稳住颜沐惜的双肩,心疼的说着。他不怪刚才颜沐惜对他不敬,因为他知道她心里也不好过。这段时间他们真的很幸福,很幸福,可是突然出现这样的令人震惊的消息,她的确接受不了。就别说她了,连自己都被吓到了。他说过的,他轩辕晟的孩子,只能从她颜沐惜的肚子里出来,可是现在、、、、、、

“那是怎样的?难道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还能不是你的吗?”颜沐惜抬起头,眼中的泪清新可见。她真的不知道应该跟他说什么,因为他是皇帝,不是平常人家的男人,所以这件事情根本不算错。

“我、、、惜儿,我知道你难过,我可以不要他的。”轩辕晟这句话虽然狠心,可是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为了避免以后那些不必要的麻烦,这个孩子,他可以不要。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骨肉啊!怎么能够这么的狠心?就算你再不喜欢瑾妃,他也是你的孩子!”颜沐惜真的没有想到轩辕晟会说出这样的话,让她很震惊。如果说她的幸福要建立在抹杀这个孩子的生命的基础上,那么她可以放弃。

“可是惜儿,你应该知道的,我不会喜欢她。”

“可是我做不到,我劝你也别这么做,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颜沐惜十分确定的告诉他别打孩子的主意,他是无辜的。

“可是惜儿、、、、、、”轩辕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甚是无奈。

“好了,我累了,你走吧。檀若,扶本宫进去吧。”颜沐惜推掉轩辕晟的双手,看向檀若,她没有办法再这样跟他对峙下去了。只要一看见他那心疼自己的双眼,她就会投降,可是现在,她是真的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才是正确的。

“是,娘娘。”檀若走进来,看了轩辕晟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不然真的没法收场了,让他们彼此都好好静一静吧。

看着檀若扶着她走进了内间,床帘被放下,在两人之间隔开了一道幕,让轩辕晟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或许这个孩子就要变成他们之间一辈子的隔阂了。再多说无益,所以轩辕晟只好转身离开,带着一丝心疼,一丝落寞,一丝孤寂。

“檀若,本宫好累啊,本宫是不是太自私了?”躺在床上的颜沐惜,听着轩辕晟离开的脚步,留下了眼泪,也烫伤了自己的心。

“娘娘,其实皇上也有苦衷的,奴婢相信这次的事情,他也是被算计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皇上心里有娘娘就好了,不是么?”

颜沐惜没有再说什么,她心里明白不是轩辕晟的错,可是她心里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件事情,或许她需要的时间吧,或许时间能磨平一切。她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一觉醒来就可以接受这件事情。

这天,颜沐惜一如既往的去寿康宫给太后请安,在行至御花园的时候,不巧遇见了也要去寿康宫的苏瑾倾。她心里暗叫今天真不是个好日子,一出门就遇见冤家,真是不幸。

“哟,今天真巧啊,怎么在这遇见了,臣妾见过皇后娘娘,娘娘万福。”苏瑾倾带着翠缕慢悠悠的走过来行礼。

“免礼吧,瑾妃既然怀有身孕行动不便,就不用行礼了。”

“这怎么行呢,怎么说你也是皇后,虽然臣妾现在怀着孩子,礼数还是不能忘的,要为臣妾肚子里的孩子积点福,你说是吧?”

“瑾妃知道就好。”

“皇后娘娘都不知道,这小东西呀,就知道每天折腾臣妾,真是要累倒了。”苏瑾倾用右手抚摸着还平坦的小腹,满上都是喜悦。是那么的刺眼,让颜沐惜顿时有想逃的冲动。

“本宫要去给太后请安,就先走了。”

“娘娘别急着走啊,你不要摸摸他吗?怎么说他以后也叫你皇额娘,你这个样子,臣妾会以为你不喜欢他的。”

“本宫、、、、、”颜沐惜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不喜欢么?或许吧。可是怎么说他也是自己丈夫的孩子。

见颜沐惜一时失了神,苏瑾倾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你干什么!”颜沐惜回过神来吃了一惊,用力的甩开了她的手,一时用力过度,让苏瑾倾向后退去。要不是翠缕眼疾手快,估计就要摔跤了。

“娘娘这是什么意思?就算再不喜欢臣妾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至于要害死他啊?”苏瑾倾被刚才她的举动吓到了,要知道这个孩子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怀上的。

“本宫、、、、、、不是故意的、、、、、、”颜沐惜也没想到自己的反应会那么大,连她自己都吃了一惊。

“你们在干什么?”这是轩辕晟下朝过来,恰好看见她们在这里。他害怕那丫头被欺负,于是便赶过来了,看来真的是出事了。

“皇上万福!”颜沐惜和苏瑾倾都双双下跪行礼。

“怎么回事?”轩辕晟问着颜沐惜身边的紫鹃,可是紫鹃刚要开口,就被翠缕抢先开口了。

“皇上,我家主子好心好意让皇后娘娘摸摸小皇子,没想到娘娘不但不领情还伸手推了主子,请皇上做主啊!”翠缕说的好像很是委屈,真是跟在苏瑾倾的身边时间长了,连演戏也那么真。

“不是的,皇上,娘娘她、、、、、、”紫鹃想辩解什么,却被轩辕晟驳了回去。

“好了,紫鹃,你扶皇后娘娘回凤栖宫吧,没有朕的命令,不许踏出凤栖宫一步,更不许闲杂人等接近凤栖宫,明白吗?”轩辕晟的语气有些强硬,没办法,谁让现在是非常时期呢。

“可是皇上、、、、、、”紫鹃真的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明明就不是她家娘娘的错啊,为什么要被禁足。

“怎么?你想抗旨?”轩辕晟看着她,有些恼火。这个丫头实在是没有翠缕聪明,既然颜沐惜要他留下这个孩子,那么这个时候,能做的就只是跟苏瑾倾保持距离,不然就会惹祸上身。

“紫鹃,我们走吧。”颜沐惜看都没看轩辕晟一眼,转身就走了。

苏瑾倾翘着嘴角看着这一幕,也许,这个孩子真是她这辈子的救星,不然为什么轩辕晟刚才让颜沐惜禁足?要知道,平时他可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的。

“朕也告诉你,如果你还想你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就少去招惹皇后,不然,朕可不保证你能顺利的生下他!”轩辕晟看着苏瑾倾的小腹,让她有一丝惧怕,难道不是她想的那样吗?

颜沐惜回到凤栖宫,眼神暗淡无光,她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轩辕晟会问都不问前因后果,就直接将她禁足了,这是不曾有过的事情,到底是为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