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烙

第十七章 无限忧思

梨花烙 墨紫寒 3845 2015-08-24 12:56:38

  沐惜被禁足已经三天了,这三天她几乎是不吃不喝,独自一个人坐在房间的窗台下望着外面的黄树叶发呆。偶尔秋风吹进来,拂起她额前的刘海,显得格外的悲凉。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上越发的惨白,人也更加的消瘦了,一颗颗晶莹的泪珠顺着消瘦的脸颊悄无声息的滑下,灼伤了人的眼,让人看着都心疼。檀若和紫鹃她们看到自家的主子这个样子,心里也都不好受,却也什么都做不了。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劝她也是没有用的。檀若端着鸡汤走到颜沐惜身边,看见她的神情,叹了口气,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娘娘,喝点鸡汤吧,您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再这样下去,身子会受不了的。”檀若将手中的碗放在桌上,拿出手巾将她脸上的泪拭去,担忧的对她说着。

“本宫不想吃,没有胃口,你拿走吧。”颜沐惜看着眼前的鸡汤,色泽很好看,也非常的香,看来她们是花了不少心思吧。可是自己就是不想吃,心里难受得紧。皇后这个位子,让天下的女人都羡慕,可是又有谁知道这其中的无奈呢?必须允许自己丈夫的三宫六院,必须允许别的女人怀上他的孩子,要知道,这样的事真的让人很心痛。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想要跟自己心爱的人一起砍柴织布,过着平静又幸福的日子,而不是现在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可是这一切,这么就那么难呢?

“可是娘娘,您这样不吃不喝该如何是好?皇上知道了,会心里难过的。”檀若没办法,只好将轩辕晟搬出来。她知道,只有皇上才是她们主子的良药,其他人,说什么也没用。

“他会难过吗?他要是会难过,就不会将我禁足在这凤栖宫中,就不会让瑾妃怀上龙子。他要是心疼我,就不会一连三天,连个人影都没有。他去哪里了?难不成在瑾兰殿么?想想都知道,这会子他们肯定是开心的睡不着觉了吧。怕本宫会吃醋,跟他闹,去找瑾妃的麻烦,所以才将本宫软禁在这宫中的吧。”颜沐惜确实非常生气,而且越说越离谱,这都快不像是能从她嘴里说出的话了。她善良贤惠,绝不会这样的无理取闹,只是这一次,她是真的伤心了,轩辕晟从没有这样对待过她。连大声呵斥都不会有,更别说是禁足了。

“也许皇上也有他自己的苦衷也说不定啊,娘娘何苦这么折磨自己呢,到时候弄得两个人都难过,这又是何苦呢?您何不想开点呢?他毕竟是皇上。自古以来,有哪个皇帝不是三宫六院,儿女成群。您若是能想开点,暂且不说对别人,最主要的是,对您自己的身子有益啊!”檀若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把事情说的那么明,自古皇帝都是后宫佳丽三千,哪怕就是为了绵延子嗣,那都是必须的。如果只剩下皇后一人,那么这江山,恐怕难稳吧。她不是不知道两人的感情,只是身在帝王家,是必须承受这些的。否则,就只能换来无尽的痛苦。

“行了,檀若,你别说了,本宫累了,你替本宫更衣休息吧。”

“是,娘娘。”看着自家主子这副样子,檀若也不知该如何劝慰。

可就在颜沐惜被檀若扶着起身准备去午睡的时候,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的倒了下去。幸好檀若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不然真要出事不可,差点把她的心脏都吓得跳出来了。

“娘娘!紫鹃,快去请太医!快!”檀若一把抱住倒下的颜沐惜,朝着门外大喊,声音尤为急切。

“啊?娘娘怎么了?”紫鹃听了檀若的话,焦急的问着。

“别问了,快去!要是耽误了,你我人头都不保!”檀若朝她喝了一声,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时间问。真是服了她了,要是出了什么事,她们都得跟着陪葬。

“哦,是是、、、”很少看到檀若这么严肃的模样,紫鹃有些吓到了,不过还是听了她的话,快速去请太医了。

很快,专门负责给皇后看病的李太医就急匆匆的赶来了,看着她的脸色,有些担忧。与此同时,轩辕晟在乾庆殿听见她在凤栖宫病倒了,立马放下奏折就赶了过来。

“李太医,皇后怎么样了?”轩辕晟看着床上没什么血色的人儿,心里一阵揪心的疼,便焦急的问道。

“回皇上,依微臣看,皇后娘娘这是抑郁成疾,是心病,还需心药医。加上这些日子天气有些凉,娘娘日夜忧思,偶感风寒,体力不支,才会晕倒的。微臣只能开些祛风寒补身体的药给娘娘,剩下的就要她自己想开了。还有,要让她多吃饭,才能好得快。”李太医恭敬的朝轩辕晟汇报着。而每说一句,轩辕晟的脸色就深一层。

“嗯,紫鹃,你跟着李太医去太医院拿药吧。”轩辕晟对一旁的紫鹃说着,大多时候这样的事情都是她去干的。

“是,奴婢这就去。”

“心病?檀若,你是怎么照顾娘娘的?紫鹃年纪还小,难道你也不懂事吗?皇后到底是怎么了?你给朕说清楚。”紫鹃带了李太医出去之后,轩辕晟便转身严厉的询问着。

“回皇上,娘娘她自从瑾妃有身孕之后,就每天都有心事的样子,特别是被您关禁闭之后,就更加的悲伤了。奴婢想了很多办法,可是娘娘就是不愿意吃饭,只是一个人坐在窗下发呆,有时候会不知不觉的流泪了,奴婢怎么劝也没用。”檀若将这些天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轩辕晟。

“怎么会这样?惜儿到底再想些什么?”轩辕晟一时也没了主意。他是一个十分冷静沉着的人,可是一遇到颜沐惜的事,就会变得异常的急躁,连最容易想到的事情,也给忘了。

“皇上,依奴婢看,娘娘是心里放不下,不明白皇上的苦心罢了,若是您亲口跟她说清楚了,比奴婢告诉她效果要好得多。而且皇上您都三天没来凤栖宫了,这是几乎没有过的事,娘娘心里自然会胡思乱想了。最加上娘娘本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很容易就走进死胡同里了。”其实檀若并非什么都不知道,她在宫中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见过。虽说是服侍颜沐惜时间不长,但并不代表她不了解她。

“朕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轩辕晟一只手紧紧地按着太阳穴,这个丫头平时那么聪明,怎么会一时犯糊涂呢?他以为她能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哪知道、、、哎、、

“是,皇上。”檀若行了礼之后,带着小侍女们都下去了,只留下轩辕晟一人在里面陪着颜沐惜。

轩辕晟走到颜沐惜的床边,她进宫才大半年,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倒下了,想想都心疼。这皇宫这么大,他们不是平凡的夫妻,他根本就不可能将她保护的那么周全,强烈的自责和无力感突然袭上他的心头,第一次轩辕晟觉得自己那么的没用。

“惜儿,别再让朕担心了,好吗?”轩辕晟看着颜沐惜的睡颜,喃喃的说着。三天不见,她又消瘦了不少,整个人显得无比的憔悴。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瑾兰殿陪着瑾妃和未出世的皇子么?”颜沐惜醒来,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有一丝的欣喜,可是随即又是一阵失落。尖酸的话不受控制的就说出了口,说完之后才觉得有些不妥,可是却已收不回来了。

“惜儿,你说什么话呢?”轩辕晟是真的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什么叫他应该在瑾兰殿陪着瑾妃和孩子?那孩子不是她硬要留下的吗?真是搞不懂她心里在想什么了。难道她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吗?这么长时间了,他以为她都会懂的。

“难道不是么?如果不是为了保护那孩子,你为什么要将我禁足?而且你是不是也相信了,是我推了瑾妃?”颜沐惜坐起身,直视着轩辕晟,眼里都是悲伤。这世上谁都可以不信她,唯独他不能。

“你怎么会这么想?惜儿,你怎么这么糊涂!我如果不将你禁足,你觉得苏瑾倾会乖乖的呆在瑾兰殿安胎吗?你保证那天寿康宫门口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我不是不知道那天是她们陷害你,可是我现在还不能跟苏家决裂,再说了,那孩子是太后她们算计我才有的,我说过可以不要,可是不是你要求留下的吗?怎么现在反而怪我了?”听了颜沐惜的话,轩辕晟也有些恼了,他事事都依她的,处处为她着想,没想到现在她却在怀疑自己的感情,着实让他心寒。

“我、、、、、、”颜沐惜听他这么说,自知是自己过火了,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脸上一阵红,有些羞愧。她竟然不知自己也会生出如此的嫉妒之心,说出这般无理取闹的话。不可否认,在想到他有可能在瑾兰殿时,她的心里疼的要命,才会说出那么酸的话。

“好啦惜儿,你不要再乱想了,我让檀若给你准备点吃的吧,你都三天没吃东西了,不饿么?还有,你刚才的话,我可以认为是你在吃醋么?不然怎么会那么酸呢?”轩辕晟将颜沐惜搂进怀中,微笑着温柔的问着怀里的女人。

“哪有!谁吃醋了!我怎么没觉得。不过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饿了。可是我有些担心,如果瑾妃生下的是皇子,那么苏尚书他们会不会对付我爹爹?我好担心。”谁都知道,瑾妃若是生下的是皇子,那么局势可能就会变了。颜沐惜调转话题,不让轩辕晟看见她窘迫的样子。她是怎么也不会承认自己是真的吃醋了。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就算我们不动手,自会有人忍不住动手的。瑾妃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保得住还不一定呢。”轩辕晟十分平淡的说着,就像是在陈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语气中没有一丝的起伏,也不带一丁点感情。苏瑾倾肚子里的孩子虽说是他的,但那也不会他愿意的,所以,轩辕晟一点也没有不舍。相反,设计他的人,他不会轻易就放过他们的,那些人必须付出代价。

“你知道些什么?”颜沐惜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可否认有的时候,他真的很冷血,冷到让人心寒。可是他对自己,确实百般的宠溺,甚至是倾尽了一切,这或许就是她颜沐惜今生修来的福吧。

“好啦,你也别多问了,事情该发展的总会发展,你只要做个旁观者保护好自己就行了,别让自己的身上沾上脏水,我会不舍的。安安心心的做你的皇后,把身体养好了,给朕生几个小皇子,嗯?”轩辕晟卖着关子,什么也没跟她说。

“哎呀,你怎么老是说这么没正经的话,谁要给你生孩子啊。”颜沐惜的小脸这时红的就像个大苹果,娇羞的将脸埋进轩辕晟的怀中,还挥舞着粉锤敲打着他结实的胸膛。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我去让檀若准备些吃的,等会我们一起用膳,你再休息会,等饭来了,我再叫你。”轩辕晟让颜沐惜躺下,替她整理好被子,坐在床边耐心的陪着。

“嗯,好。”颜沐惜看着那伟岸的身躯,心里一阵暖流划过,幸福,甜蜜,希望能一直这么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