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烙

第二十三章 出宫

梨花烙 墨紫寒 6010 2015-09-05 14:37:58

  当天晚上颜沐惜就醒了,她一睁眼就看见了趴在自己床边紧握着自己双手的轩辕晟,眼泪就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她没敢动,知道他一向睡眠较浅,不想弄醒他,又或许,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这个孩子,是她为了搬到苏家而故意不要的,可是对轩辕晟来说,却是期盼已久了。之前因为身体一直不好,一直也没能怀上,这一次,好不容易有喜了,他别提有多开心了。几乎是每天都很兴奋,激动的等待着那个孩子的出世。看着他是真心的喜欢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颜沐惜甚至有些退缩了,她甚至想过放弃报仇的念头,可是最终还是下了狠心。若是让他知道真相,恐怕会伤心死吧,会不会覆灭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他还会一如既往的爱她吗?又或者会将她打入冷宫?她不敢再往下想。

早晨颜沐惜故意装作没有醒来,直到轩辕晟去乾庆殿上早朝之后,才起身。用完早膳过后,便急急忙忙的写了封信,让凤栖宫的小太监拿着令牌送出宫去了。

轩辕晟在处理完政事之后,就快速的去了凤栖宫,谁知却被紫鹃给拦在了门外,说什么也不让进。

“皇、、、皇上,请恕女婢无礼,娘娘说了,今天她不想见你,想冷静一下,您还是请回吧。”紫鹃站在凤栖宫门外,战战兢兢的跟轩辕晟说着颜沐惜交代的话。

“什么!皇后她怎么了?”听了那话,轩辕晟有些不是滋味,他是来照顾她、安慰她的,没想到却被关在了门外。

“回皇上,皇后娘娘没什么大事,只是刚刚失去小皇子,心情有些起伏不定,再加上身子一直不好,所以想多休息休息而已,让皇上不用担心。您国事繁重,这里有奴婢们照顾就行了,您还是、、、请回吧,娘娘说,等她想通了,自会去见您的。”紫鹃的额头上可是渗出了汗珠,要知道,若是皇上发怒了,可是要杀头的。

“那你们就好好照顾皇后吧,朕先回去了,有什么事的话,让下人来通知一声。”轩辕晟不想勉强颜沐惜,他知道她心里不好过,也确实是需要时间来平复情绪,所以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紫鹃也在心里替他们哀叹着。为什么老天总是要折磨这一对璧人呢?连她这个局外人都看不下去了,哎、、、、、、

而屋内,听见轩辕晟远去的脚步声,颜沐惜的神情有些哀伤,站在一旁伺候的檀若忍不住的开口“娘娘您这又是何必呢,皇上只是想来看看您罢了,这样做,你们两个的心里都不好过。”

“檀若,别说了,本宫心里自有打算。”

见颜沐惜这样回答,檀若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哀叹着下去了。

第二天傍晚,颜沐惜终于让轩辕晟进门了,大家别提有多开心了,檀若还亲自去吩咐御膳房多做几个他们爱吃的菜。可是颜沐惜照样没有多余的话,轩辕晟耐心的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一顿饭,在有些尴尬的气氛里结束了。

当下人们收拾完之后,房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屋里静静地,只听得见窗外微微的风声。

“惜儿,你身子好些了吧,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去叫李太医看看,看你最近都瘦了很多,在这样下去,可怎么行呢。”

“谢皇上关心,臣妾无碍。”

轩辕晟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对自己如此客气的说话,就像是一般的人一样,让他心里有些不好过。

“这两天,你一直不愿意见我,到底是为了何事?孩子没有了我们可以再要,你还年轻,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而且苏家那些人,朕也已经处罚了,朕的心思你也清楚,你这究竟是怎么了?”轩辕晟实在是受不了她这样的态度,便忍不住问出了口。

颜沐惜听轩辕晟这么说,便立马跪在他的面前,目光有些呆滞,眼中还含着泪,轻声却有些坚定的说着。

“皇上,臣妾想求您答应一件事,求您恩准。”

“什么事一定要跪着说,快起来,地上凉,小心身子。”见她跪下,轩辕晟立马伸出手想去拉起她,却遭到了拒绝。

“皇上,臣妾想恳求您,让臣妾出宫吧,这里的一切都不适合臣妾,想要在这深宫里生存,实属不易,臣妾累了,身心俱疲。而且爹爹之死的真相,臣妾已经知道了,所以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恨不得,爱不得,实在是痛苦。求你,放臣妾走吧。既然臣妾无法找你报仇,可臣妾也不想再这样面对你了。”此时的颜沐惜已是满脸泪痕,这些日子,天知道她是怎么过的,面对着自己的杀父仇人,却还要跟他如胶似漆,更可恨的是,自己居然对他一丝恨意也没有。

“惜儿!你在胡说什么!”轩辕晟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知道这件事,一时间也慌了神,不知该怎么办,下意识的否认。

“皇上!你什么也别说了,如果你不答应,那臣妾只好死在你面前!”没想到颜沐惜趁轩辕晟不备,从袖口里拿出一支匕首,横在自己的玉颈上,稍稍不慎,便会香消玉殒。

“不要!惜儿!千万不要!”轩辕晟见状,可被她吓到了。“你就这么想跟秦子琛一起走吗?”他的眼里有些悲凉,在他知道她给秦子琛写信的时候,他就有预感会有事情发生了。

“皇上你、、、”颜沐惜有些惊讶的望着他,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的,难道他派人跟踪了自己?“求皇上成全!”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她只想离开这里。

“原来你这么想逃离朕的身边,不惜以性命相威胁,就是为了要跟他一起走,难道这偌大的宫里,就这么的留不住你吗?你是朕的皇后,居然想跟着朕的臣子一起私奔,你让朕如何面对天下人?你有替朕想过吗?”轩辕晟是真的生气了,她能感觉到那样冰冷的气息。

“皇上,求你放臣妾一条生路,行吗?”颜沐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一味的求他,因为她知道,她,必须走。这样,对她,对他,对大家,都好。

“你!”轩辕晟突然像一头发狂的狮子,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匕首扔在地上,抱起颜沐惜就朝床边走去。他的眼里没有了怜惜与心疼,里面充斥着怒火,烧的剧烈。

“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颜沐惜敲打着他的后背,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是她不想那样,可他却也不为所动。

“你说呢?朕想干什么,你这辈子都是朕的人,休想从朕身边逃走,而朕,也绝不会放你走,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说完,轩辕晟就将颜沐惜压倒在床上,伸手撕毁了她的衣服,粗鲁、疯狂,再也不像是平日里对她呵护备至的他,让颜沐惜从心底里升起一股惧意。

檀若她们听见屋里有争吵的声音,也不敢进去,只是在门口焦急的问着“皇上,娘娘,请问需要奴婢们伺候吗?”

“滚!谁都不许进来,不然,斩立决!”轩辕晟对着门口一阵咆哮之后,便又继续着身下的事。

紫鹃被吓了一跳,紧紧地拉着檀若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的情况还是之前从没有出现过的,轩辕晟还是第一次对她们这么凶。虽说是担心,可是皇上已经下令了,她们也不敢进去,只能站在门口干着急,什么也做不了,希望皇上别欺负了娘娘才好。

待轩辕晟怒气消了,一切回归平静。看着颜沐惜的满脸的泪痕和无焦距的眼神,轩辕晟突然有些懊悔,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呢!这下一定伤透了她的心了。

“惜儿、、、、、、”轩辕晟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心疼的叫着她。

“皇上,你知道臣妾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掉的吗?”颜沐惜的话没有一丝的感情,就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一样。

轩辕晟没有回答,直直的看着她,等待着她再次开口。

“是臣妾故意撞上苏瑾倾,跌倒在地而流掉的,是臣妾故意的,就是想拿他铲除苏家,并非苏瑾倾陷害的。现在,你还想留臣妾在身边吗?”其实说到那个孩子,颜沐惜的心里比谁都痛,再怎么说,那也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啊,就这样为了报仇而牺牲了。

“你、、、你怎么可以那么做!那也是你的孩子啊,怎么能这么狠心!而且那也是朕的孩子,你凭什么不要他?有什么资格不要他?”轩辕晟惊呆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不是因为她陷害了苏瑾倾,而是因为她那样对他们的孩子不负责任,对自己不负责任。

“所以,你还是放我走吧,不然,就杀了我。”颜沐惜渐渐的闭上眼睛,等待着他的爆发。

哪知,什么也没有发生,轩辕晟只是起床慢慢的穿好衣服。颜沐惜感觉到他的动静,便睁开眼睛,做起来看着他准备离开的背影,不知所措。轩辕晟朝门口走去,突然停下,微微的转头无奈的说道:

“明天朕会让赖总管送你到城门外,会对外宣称你是去皇觉寺为国祈福,朕再也不想看见你。”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重重的甩门而去,那脸色吓得紫鹃连气都不敢出,檀若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他,想必他是真的生气了。

“谢皇上恩典!”颜沐惜下床跪在地上磕头谢恩,一瞬间,她的泪水就像是决堤的河水一般,无法收拾,她也是摊在了地上。原来她对他的爱已经深入骨髓了,当他同意放她走的时候,她居然是那么的不舍,看着他的背影,她好想上前去抱住他,好想放弃离开的想法。可是她不能,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一条无法越过的鸿沟,勉强在一起,也只是相互伤害而已。

檀若和紫鹃一直站在门口,当然听清楚了他们的谈话。见轩辕晟已经离开,她们两个便走了进去,扶起坐在地上的颜沐惜。

“娘娘,您这又是何苦呢?”檀若看着她的样子,实在是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不过她相信,他们会越过这道坎的。

次日一早,颜沐惜便早早的就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这个让她不知该以怎样的态度去对待的皇城。

早膳过后,门外就传来的马车声。不一会儿,宁王轩辕宸和赖四喜走了进来,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奈。

“娘娘,车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赖四喜走过来行礼之后,恭敬的对她说着。

“真的要走吗?皇兄的心意你应该很清楚才对。”虽然轩辕宸跟颜沐惜不是朝夕相处,但是他们的性格很像,几次交谈下来,两人都视彼此为知己。所以这次,轩辕晟让他来送行,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虽说颜沐惜的做法让轩辕晟很生气,但是,她是他最爱的人,他并不想因此而失去她。所以,放她走是最好的做法。

“王爷,我主意一定,你不用再说了。”聪明如颜沐惜,她怎会不知轩辕宸是什么意思,只是她心里那道坎过不去而已。

“娘娘,您就真的要走吗?还会回来吗?”檀若走过来,拉住颜沐惜的衣袖,她也知道那两人心里的隔阂,哎,这又是何必呢。

“檀若,我走了之后,你就去伺候皇上吧,不用在这里等着了,我想,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可是娘娘、、、、、、”

“好了别说了,我该走了,你也不用送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免得伤感。”颜沐惜拍拍檀若的手,吩咐紫鹃拿好行李,便上了马车。

坐进车里的颜沐惜拉开车帘,望着生活了一年的凤栖宫,心里不由得悲伤。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她正穿着凤袍,坐着凤辇,风风光光的嫁给轩辕晟,成为了一国之母。而现在,短短的一年时间,便物是人非了,看来真的是天意吧。放下手中的车帘,拭去眼角的泪珠,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未来,也许亦是美好的。

马车缓缓的驶出皇城,而高高的城墙之上,轩辕晟正站在那里深情而忧伤的望着,她终究还是走了,也许,再也不见了。他心里那一处柔软仿佛被刀割了一样疼痛,疼得让他窒息。这一年,她在他的心底扎根,再要除去,就像是剜肉一般的疼痛。

“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强硬的把她留在你的身边,对她来说并不一定是好事,毕竟你们之间的鸿沟太大了,不是一时间就能释怀的。也许以后的某一天,等她想通了,自然就会回到你身边了。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握住皇权,好好的治理天下。”不知何时,季辰站在了轩辕晟的身后,严肃的说着。

“朕知道,朕相信,一定会有那一天的。”春风拂过那俊朗的脸颊,显得那么的孤独寂寞,惹人伤感。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雨,我要去接你。我相信,我会等到那天的。

郊外,秦子琛已经早在那里等着了。一袭白衣,风度翩翩。

“好好的照顾她。”轩辕宸平静的对秦子琛嘱咐着,当然也是代替轩辕晟对他说的。

“这是自然,你不用担心。”秦子琛微微的笑着,这一天,他等了很久了。本来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了,哪知道竟会出这样的事。或许是老天见他如此不舍,所以才怜悯他的吧。

“你们准备去哪里?”轩辕宸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着。

“不知道,随便走走吧,喜欢那里就去哪里,没有目的地,只要她觉得开心就好,你觉得呢?”

“那一路顺风,好好保重。”见秦子琛不肯透露,无奈轩辕宸只好作罢。

“谢谢。”

“有什么事情的话,记得来书信,无论你在哪里。”轩辕宸转身拍了拍颜沐惜的肩,神情有些无奈。

“嗯,我们该走了,你们也回去吧,赖总管,好好照顾皇上。”

“是娘娘,老奴记住了。”

说完,秦子琛将颜沐惜扶上马车,便缓缓的远去了。望着他们的背影,轩辕宸和赖四喜的心里都不好过,估计宫里的那一位,还不知会怎么样呢!哎、、、

秦子琛将颜沐惜和紫鹃带到了南海,停留在一个风景迷人的小镇临海镇。这里民风淳朴,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十分适宜居住。于是他就在海边搭了两间小屋,三个人便这样留了下来。

“小姐,这里好美啊!”紫鹃站在颜沐惜的身边,闭着眼睛说着。

“是啊,很美很美,海那么蓝,天也那么蓝。”

“那我们不回去了吗?”她突然睁开眼睛看着颜沐惜,有些疑惑的问。在她看来,颜沐惜跟皇上的感情那么深,能离得开吗?

“嗯,不回去了,我们就留在这里,过平静的日子。”

两人不再说话,呆呆地看着风平浪静的海面。秦子琛看着她的背影,显得那么孤寂和凄凉,希望,以后日子久了,她能释然吧。

寿王府内,轩辕晟站在大堂之上,神色冷冽,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好像怎么也浇不灭。他看着现在还悠然自得的坐着的轩辕浩,冷冷的开口:

“你是怎么知道暗卫的?又为什么要告诉惜儿?这么做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你的胆子真是越发的大了!”

“当然是臣弟自己查到的,至于为什么要告诉她,显然是想让她离开你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看着她那么爱你我就来气,凭什么这么多年,所有的好事都是你的,我就是想看看你痛苦的样子,那样的话,我就很开心,至少心里平衡了,不是吗?”轩辕浩奸邪的笑着,此时的他,一点都不惧怕轩辕晟了,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跟他跟不去。

“你知道跟我作对会是什么后果吗?你好大的胆!”轩辕晟捏紧了拳头,怎恨不得一掌劈了他,以解他心头之恨!这个皇弟跟他作对这么些年了,他也无所谓了,只是他真没想到,他居然设计让惜儿离开了自己,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这次一定要惩罚他!

“无所谓了,反正你痛苦的样子我也看见了,况且她一辈子都不会再回你身边了,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现在的你呢,应该很难受吧,啊?哈哈哈哈!”轩辕浩不怕死的继续说着,想到因为颜沐惜的离开,轩辕晟无比心痛的表情,他心里就暗爽。可是与此同时,他自己的心里也有一块地方空荡荡的,数不出的酸痛,就像是丢了什么似的。也罢也罢,那样的女子,不是自己能够拥有的。

“来人,加强寿王府的守卫,不许寿王踏出王府一步,否则,提头来见!”说完,轩辕晟便一甩衣袖离开了,留下轩辕浩一人留在大厅。说实话,自从她走了之后,他也觉得生活没什么乐趣了,对于轩辕晟的软禁,他没有一丝的感觉。或许,这也是他的劫吧。

紫薇阁中,季芜影淡然的品着茶,身边的董妙雯则在她跟前来来回回不安的晃荡着。

“影姐姐,你说皇后姐姐真的走了,去皇觉寺祈福了么?她还会回来吗?她为什么要去啊?”董妙雯不解的问着她。

“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我觉得她一定会回来的,只是时间的问题,我们只需要慢慢等着就好。”对于颜沐惜的离开,季芜影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不过她很确定,颜沐惜一定会归来,因为这皇后的宝座,只属于她一人。皇上心里是这么想的,她,也是如此。

虽然她生性冷淡,但是却真心拿颜沐惜她们当自家姐妹,现在沈以薇走了,颜沐惜也走了,只剩下她和董妙雯,她一定会等到她回来的,而她也相信,这一天,并不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