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因 缘

第七十四章 福缘庵

因 缘 到处走走混混 2270 2016-01-17 17:34:54

  “喂,你们说完了没?”素心晃晃悠悠的来到他们身边,毫无姑娘家的样子,秀眉扬起,“说什么呢?你脸那么红干嘛?”不解的看了看岳老三。

“没什么。”若兰影月对答如流,也不管是否会引起她的怀疑,“有事么?”

“哦,”怎么看怎么有问题。素心心里想着,嘴上并未去问,“我姐说,我们今晚不赶路了,找个地方歇息一宿。”

“再走一段路会有客栈吧。”若兰影月望了望远远跟在后面的游萧缘,走得那叫一个慢,东张西望的不知在赶路,还是郊游。

“听我说完,”素心不满的打断他,“我姐说了,好心告知你们一下,省得待会不方便,如果你们要继续赶路,请慢走,不送。”

“姑娘筹到银子了?”若兰夜月明知故问道。

“当然没有啊!”素心也是一副理所当然“你想多了”的模样,“可是我们也住不起客栈,付不起钱啊,否则怎么给你谢礼呢?”

“所以呢?”这丫头怎么也那么啰嗦。若兰夜月耐心的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前面有个岔路,林间有座庙,我们去那。你们爱跟不跟。”说完,素心嘴角含笑,眼神也变得明亮,瞅着岳老二。

想摆脱他们?“我们不介意,一起吧。”若兰夜月还未出声,若兰影月倒是先他一步。

素心笑容僵硬,嘴角抽搐,“笨蛋,你凑什么热闹。”

弄得若兰影月莫名其妙。

很快,他就懂了,明白了。

福缘庵,一目了然三个金光闪烁的大字,飞檐翘角,古朴肃穆,安静的坐落在幽幽的山林之中。

她们究竟是怎么知道这里的?若兰影月错愕的瞪着悬挂于庵门上方的那块匾额。

她怎么会寻到这里的?她当然有办法咯。就算她对这个时代知之甚少,可是无奈她在阎王殿待了三个月,当她是白住的吗?回想她初到阎王殿时,虽说被阎君软禁在毒医的药园子里,但毒医对她那叫一个好啊!

今天观察蜘蛛能织几张网,明天讨论蝎子爱吃荤的还是素的?不过两天,马上转移目标关心毒医的宝贝小青蛇喜不喜欢洗澡?偶有素心来给她送饭,顺便看看她有没有—被吓死。

终是有一天,毒医踱着小方步,来视察了,然后摸着胡子特满意的说了一句,“不错,丫头你是第二个能在这药园子活得过一个月的。”

游萧缘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恶毒的老头子,她很想知道第一个倒霉活下来的人是谁—是不是跟她一样天天抓着块板砖,身手练得跟跳蚤一样敏捷?

“咋啦?难道傻了?”毒医冲她挥挥枯老的爪子,这丫头怎么一脸呆滞?

沉默,游萧缘继续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站在屋子中间,直到毒医忍不住上前拿起她的手,搭脉—

“让你吓我!”她操起手中的板砖就往老头脑袋上砸去。

反观毒医,浑浊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只后退一步便躲过了她的袭击。两袖一挥,游萧缘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望着他—这老头会武功?!欲哭无泪。

“丫头,你心怎么这么狠?老头我好心替你医治,想看看你有没有伤着哪儿?你这……啧啧,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家下狠手,你的心好毒。”毒医一边摇着头,一边开始在屋里踱起他的小方步。

“这是?!”只见,一只、两只、三只……陆陆续续,蜈蚣、蜘蛛、毒蛇,还有老鼠?密密麻麻开始向屋内聚集,迅速在她身边围成一圈。

“爷爷!”一个俏丽的女孩从窗户一跃而入,梅素心惊讶的看着被爬虫毒蛇团团围住的游萧缘,“爷爷,你要杀了她?朱雀闭关出来会来要人的,不行不行!”

毒医露出老奸巨猾的笑容,“到时就跟他说这丫头溜了不就行了?”

“不行不行!”素心想上前去看看呆呆坐在原地的游萧缘,一动不动,“喂,你没事吧?”

“还没咬到呢,哪会有事?”毒医不开心了,他这孙女怎么帮着外人啊。

这时,一只浑身雪白的小貂一溜窜跑了进来,看着粉嫩的小爪子直接往最近的一条小青蛇身上招呼过去。

“竹子!”毒医大叫一声,着实把孙女和游萧缘给吓了一跳。

说时迟那时快,连素心都不得不赞叹游萧缘,这反射神经不是一般的快啊!--游萧缘一伸手捞过小貂,紧紧抱在怀里,惹得小貂愤怒的小爪子直接给她手背上来了三条鲜红的杠杠,外加两个牙印。

毒医楞了,“你为什么救我的蛇?”她不是已经吓傻了吗?

“它叫竹子?”一条蛇取这么个名字,让她一阵恶寒,没好气的回答,“没啊,我只是想救这个可爱的小东西,怕它被毒死。”

“你这丫头。”谁知,毒医不怒反笑了,“好,我就当你顺手救了我的蛇。”

“爷爷,这只小貂,我怎么觉得瞧着眼熟?”素心拉拉毒医的衣袖,指着游萧缘怀里不停挣扎的小东西。

“福缘庵老尼姑的雪貂。”毒医只是一瞥,很嫌弃。

后来素心解释下福缘庵也是阎王殿的,游萧缘脑门都抽了,连尼姑都收?……

那只雪貂—

现在正端坐在福缘庵大门前,转着乌溜溜的小眼珠望着他们。

游萧缘只轻轻看了一眼岳家兄弟俩,拉着素心跨过门槛进了庵。

留下若兰影月和若有夜月面面相觑,算她们狠。

“素心,我们离苏州府还有多远?”

坐在屋檐下,游萧缘无聊得逗弄着雪貂。

“估计还有十来天吧,我们已经算走得快的了呢。”素心仰望繁星闪烁下的夜幕,“这两兄弟到底准备跟多久啊……”

“嗯,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想着,游萧缘开始翻身上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

“你做什么?”素心不解的看着她。

“看看还有没值钱的东西,明天拿去当了,把银子给他们。有了。”从脚踝上解下一个穿在银链子上小巧玲珑的玉珠子,凭她有限的知识,只能确定这是只普通的粉玉髓,当初也是看不值钱才……从他手里收下的。

“看着不值钱。”素心也这么认为。

“不然把你卖了?”游萧缘白了她一眼,“能当多少是多少,慢慢想办法。”

“哦……”素心瘪嘴,她不就说了句实话嘛。

“喂,你说如果把它卖了能值多少?”

顺着游萧缘的手指方向,素心看着满地打滚的—“大小姐,你想被师太灭了么……”雪貂沾了一身灰自得其乐的不亦乐乎。

“放心,阎王殿在各处都有当铺,到时我一亮身份,哼哼!”左思右想,素心干脆把主意打到了阎君的产业上。

“这样好么?”游萧缘不确定。

“管他呢!”素心不打算想后果。

“好,多要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