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十里红妆

9 道是无晴却有晴

许你十里红妆 薄荷宝宝_Cathy 1051 2017-09-14 01:17:07

  在他心里,谁做他的妻子都是没有区别的,借用后世的那句话来说:除了你,都变成了将就。明显的,凌念远并不想违抗皇权,做出那种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在他看来,至少现在看来觉得傻兮兮的事情。原本就是政治联姻,客客气气的对待这个所谓的妻子对他至少没有什么坏处。最开始,他觉得这个妻子和之前他见到的那些大家闺秀是一样的,进退有度举止有理且,身娇体弱。可是今天一天几乎打碎了他的幻想,说的身娇体弱呢,在水里泡了那么久之后醒的比日常叽叽喳喳活泼的不行的郭清都快。说的进退有度,那便更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若不是看到她眼里掩不住的焦急,那热切地拉他衣服的豪放程度简直闻所未闻。但是若说奔放,却又动不动的害羞脸红。真真是令人纠结啊。不过想不通便不想了,女人心海底针,猜她的想法,徒增烦恼尔。

  话说另一边,华霜带着青禾终于到了厢房,三下五除二脱掉衣服,全身浸泡到烧的温度刚刚好的水中,捧着青禾端上来的热乎乎的姜汤,虽然很难喝,但是温暖充盈着四肢百骸的感觉真的让华霜舒服的忍不助嘴角上扬。可是也没忘记正事:“青禾,吩咐人去安然皇子下榻的驿馆看看皇子妃怎么样了,记得去仓库带上些祛湿气补身体药材,如果需要让爷去请太医院院正。”青禾应了声,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华霜听她喊了声:“莺语”然后便是絮絮的吩咐声,突然想起来当年被第二语言支配的恐惧,下定决心,等那个叫莺语的丫头回来就给她改名。

  不知过了多久,华霜迷迷糊糊的在浴池中就睡了过去,手上喝了一半的姜汤扔在地上也不管了,还做了个梦,梦到自己似是还在现代,坐在一架飞机上,然后遇到了气流,猛地一个颠簸,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忍不住喊了句:“哎呦,我的娘。”床边站立的凌念远瞬间就愣了一下,感觉自己当初给她下的温婉贤淑进退有度几个字的评价简直就是喂了狗。华霜见自己还是在床上,手边就是被子,想也没想扯过来裹好,翻了几个身又团成一个蚕蛹睡了过去。

  凌念远觉得,他可能娶了个假媳妇儿,不过这样也好,总比那些像是流水线上的产出的女孩子好一些,至少和她有些像。伫立床边,看着华霜,但不知看的到底是她,还是那个也应该躺在驿馆床上女孩子。

  翌日,天光大亮,华霜终于懒洋洋的翻了个身,顿感身上异样,掀开被子一看竟是一丝不挂,记忆也只停留在吧迷迷糊糊间盛有姜汤的杯子无力脱手的一瞬间。不禁自己敲了敲脑袋,觉得自己来这之后自力更生都不会了。扬声叫青禾进来,让她帮自己更衣,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青禾:“昨天你怎么把我弄到床上去的啊?”青禾脸上一红:“王妃,我昨天被王爷赶出去了,我出去的时候,您还在泡澡。”

  华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