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曾深爱到深渊

要的越多,越力不从心

我曾深爱到深渊 飙驱 2441 2019-02-12 00:54:48

  “我没事,偲偲,你有没有钱先帮一下弟弟。”妈妈弱弱地提出来,“妈,你不要管他!让自己承担后果,自己闯的祸自己背。”陈偲心头堵住一把火。“我也不想理他了,家里的东西都被他赌没了,要是你爸知道了也是被气死。”陈偲听到妈妈带有哭腔的抱怨,“妈,陈凯到底卖了多少东西。”陈偲感觉自己三年没回家,事情已经变得一团糟糕了。“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外面欠多少。去年把店铺卖了,今年又把房子给卖了。”陈偲听着母亲的泣不成声,心中火更是往头顶上升。“我明天就回去问清楚。在我回去之前,妈,你什么都不要给他,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干什么。”陈偲告诉母亲,“妈,等我回来。”陈偲马上定好机票,她在收拾着东西,汤珈渊正好走进来,“你在干嘛?”汤珈渊看见她在收拾行李好奇问道,“我家里有点事,我明天要赶回去。”“发生什么了吗?”汤珈渊问了一句,“我那个弟弟又闯祸了,我很担心我爸妈。”陈偲觉得他也知道自己家庭于是和他说了实话。“欠钱?”汤珈渊问道,“你怎么知道?”陈偲疑惑地问道,“难道他问你借过钱?你如实回答我。”汤珈渊看着她认真地表情,没有电话只是点了点头,他放下西装就出去了。陈偲此时无奈地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脸,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卑微,自己亲弟弟居然厚着脸皮去问只是一面之缘的人去借钱。这时候的她感觉倒退回三年前的那段时间,什么都是未知,什么都存在不可能,后退是敌人,前进是悬崖。

  她打开床头柜,想了想还是把银行卡放进自己的手提包。最后她收拾好东西便下楼和婆婆说家里有急事,需要明天回去G市。“你要回去?这么匆忙?”婆婆说道,“家里有点急事。”“急事的话,珈渊,明天你陪倪老婆一起回去吧。顺便看一下你丈母娘”婆婆开口安排道,陈偲听见婆婆这么说准备摇手拒绝,汤珈渊这时候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可以,我明天也到G市出差。”

  陈偲跟着汤珈渊一起回房,然后她说了一句:“其实你可以不用和我一起回去。”“我刚好到G市出差。我头有点痛,我先去洗澡了。”陈偲打开手机翻阅着电话,想去找一下以前的同学。可是自己觉得这样子貌似也没有什么希望,以前同学虽然都是大富大贵可是自从家里出事之后都没有找过自己,自己也看破她们了。于是陈偲还是决定问一下自己的叔伯们,可是一个个电话下来自己都没有问出一个结果来。汤珈渊这时候从浴室出来,“你先不要着急,我已经叫人去查了。”汤珈渊还是一如既往高冷地说着,陈偲感激地看着他,“谢谢。”“汤先生,自从婆婆过来了,你都是过来这边住,你其实可以不用管我,我自己回去,你和张敏小姐去玩一下都可以。”陈偲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太麻烦他比较好。“没事。”汤珈渊拿起毛巾坐在沙发上慢慢地擦着头发。陈偲走过去拿来了吹风筒给他,陈偲把吹风筒递给他,于是看见他微敞开的睡衣,以她的角度可以看见他的腹肌。陈偲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连忙别开了脸走回床里盖好被子。

  两个人走出门口,陈偲遇上一个不想见的人。“车到了。”汤珈渊提醒地说了一句,陈偲准备搬行李箱,却看见司机已经把行李箱搬进后车厢了,林亦看着车里的那个人又看着陈偲,陈偲没时间寒暄说了句再见就上车了。在车里,两个人又处于一个尴尬的局面,没有人说话,没有人交流。汤珈渊接起一个电话之后便按下免提,“夫人,据我调查结果显示,您弟弟这三年已经在那里换了六百万的赌资,这个月您弟弟又欠下一百五十万的高利贷,这笔钱还没还上。”陈偲捂住胸口听着特助讲完,汤珈渊挂掉电话,陈偲缓过神来问了一句话:“之前我弟弟问你借了多少钱?”陈偲看他没有回答并也不说话了,“这次你不要再帮他了。”

  当车子驶入这个自己曾经无比熟悉的家里,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路边的花已不是离开的颜色,房屋也开始如自己家庭开始褪色。陈偲看着物是人非的一幕内心的忧伤更加紧皱。她敲了敲门口,打开门的那瞬间看见母亲时,眼睛忍不住湿润起来。陈偲走前一步抱住自己的母亲。母亲也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孩子:“偲偲,你终于回来了。”“嗯,妈,我回来了。”陈偲紧紧地抱住自己的母亲。母亲看见身后的汤珈渊,“珈渊也过来了,快进来坐着。”

  “姐,你回来了?”陈凯兴奋地冲出来,陈偲看见他心中那股火猛然冒起来,“陈凯,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一直长不大啊。”陈偲生气地捶打着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我看你是想死我们大家。”“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姐,你就帮我最后一次。”陈凯双手合十求助,“你现在马上给我交代清楚。”陈偲揪着弟弟的耳朵要求道。

  这时候门铃响了起来,母亲起身去开门,“妈,你不要随意去开门,我去看看先。”陈凯马上拦住母亲,陈凯通过猫眼看见外面的一群人,于是退了回来。“是他们。”陈凯弱弱地说道“是追债的过来了。”母亲生气地指着陈凯气的,又放了下来。陈偲倒了一杯水给母亲,外面是一群敲门呼叫声:“陈凯,你躲的了初一躲不了初十,你不还钱我们就天天来,我看你还出不出来。”陈偲起身去看看情况,陈凯拦住姐姐,“姐,你不能出去。他们带着刀,你现在不能出去。”“陈凯,你看看你搞出的这种事情。”陈偲生气地一个反手给弟弟一个耳光。“那你现在还想要我怎样?你不救我,我就会被他们打死。”陈凯硬着嘴皮说着,“你还有理了,我有什么能力去帮你,不是一百多块,是一百多万。我去哪里拿那么多钱。”陈偲指责自己的弟弟。“不是还有姐夫吗?”陈凯指着身后的汤珈渊,汤珈渊一直默不作声,“我听你姐姐的。”汤珈渊淡淡地说了一句话,于是拿起沙发的毯子披在母亲身上。

  “你要让我怎么办啊。”陈凯耍赖的坐在地上,“我问你这些钱你怎么欠的?”陈偲质问着弟弟,“我只欠了五十万的赌债,然后有一百万的债是我前女友以我的名义去借的,现在我找不到她了。”“呵呵,你已经输了这么多钱还接着去赌。你的前女友去哪里了?”陈偲接着问,“我都说我找不到她。”“你把她的信息给我,我去找她。你把这三年你搞得事情老老实实给我交代清楚,不然今晚我就把你赶出去,你暴尸街头都和我没关系。”陈偲单手扶额无力’地说道,“我交代还不行吗?”陈凯坐在地上一五一十地和陈偲交代这几年来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