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欢喜

第四十四章

妃常欢喜 猫大喵 1899 2017-09-13 22:00:00

  楚南枫是在一个酒馆里找到冷无玥的,楚南枫找到冷无玥的时候,冷无玥正抱着酒坛子,喝的伶仃大醉,周围是打碎了的酒坛碎片,冷无玥就坐在地上,狼狈的抱着酒坛子,一边喝一边说着胡话,脸上的不知是泪还是酒。

  楚南枫付了酒钱,将冷无玥带回王府,一路上冷无玥都在喊“舞儿……舞儿,为什么……为什么骗、骗我,舞儿……舞、不要、要离开我……”楚南枫从未见过这样的冷无玥,心中百般滋味掺杂在一起,心痛不已。楚南枫与冷无玥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是同生死共患难的兄弟,如今看着冷无玥这边狼狈,心中不由暗暗发誓,一定要替无玥找回轻舞,找出这件事的真正主谋,因为他始终觉得轻舞不是风家派来的细作。

  冷无玥本就有胃疾,自从王府遭人偷袭那夜开始就未曾好好吃饭,加上今天喝了太多酒,胃疾又复发,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发着高烧还不停的叫着轻舞。还好有楚南枫在,情况不至于太糟。

  另一边,静慧师太将轻舞从冷无玥那里带回来以后,轻舞就不吃不喝的待在房间里,不哭不闹,像个没有感情的木偶一样。加上她又来例假,身子更加虚弱,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她晕了过去,妙心还是有点开心的,毕竟这样轻舞终于能趁这个机会好好替轻舞调理身体了。

  三天后轻舞醒了,身子好了一些,精神也好了不少,乖乖的吃饭,也开始和妙心和静慧师太说话。虽然不像以前那样开朗,但至少不再闷着自己,妙心和静慧师太看到轻舞的改变都很高兴。

  只是没人知道轻舞昏迷的这三天,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了现代,发现自己家里冷冰冰的,然后轻舞不知不觉又来到墓地,在那里轻舞看到了自己的墓碑,这时候轻舞才明白,原来自己早就已经死了啊。空荡荡的墓,连一束花都没有。也难怪,自己在现代本就没有亲人,轻舞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这个世上难道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吗?既然那样,她也不要这个世界了。就在这时,轻舞突然陷入无边的黑暗中,身体似乎在急速下落,轻舞想就这样结束吧。

  “哎,傻风儿,我的傻风儿……”就在轻舞想结束这一切的时候,突然一个慈爱又无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师父!只是这个师父不是她的师父。

  “你我师徒相遇,这便是缘,风儿,难道你要丢下师父吗?”静慧师太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那声音带着无奈带着心痛。

  梦里轻舞突然伸出手,似乎想抓住什么,梦里的她只知道她不想丢下师父,因为她知道被人丢下是多么痛苦的事情。于是,她醒了,不仅人醒了,心也醒了。

  这个世界还有在乎她的人,她要为这些人继续活下去,她不相信这个世界容不下她,还有破坏她幸福的白芷,她还没有找她报仇呢,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三天后,轻舞跟着静慧师太离开了兰溪城。静慧师太每十年便会下山云游一次,上次是在轻舞六岁那年将轻舞带离风家,这次又将轻舞带离王府,离开冷无玥。静慧师太算是救了轻舞两次吧。轻舞听妙心师姐说,她们要先去大荒山无涯洞拜访师父的故人——天机老人。

  这天,轻舞一行人在山间行走着,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个小镇,轻舞跟着静慧师太走了几天山路了,忽然看见有个小镇,高兴的不得了,央求静慧师太准她去小镇上玩玩。

  静慧师太不喜欢热闹,有些犹豫,这时妙心开口说道:“师父,咱们身上的干粮不多了,不如我和师妹一起去镇上采买些吧,师父在此休息片刻,弟子很快就会回来。”

  轻舞知道妙心在帮她于是朝妙玉使了个眼色,示意感谢。妙心冲她微微一笑。

  “罢罢,如此你们二人便去吧,小心些,妙心,看着你师妹些,别让她惹事。”静慧师太叮嘱道。

  “知道了,师父。”妙心回答,然后转身朝小镇走去,轻舞朝静慧师太撇撇嘴,急忙跟上妙心。

  镇上

  “师父干嘛然你看着我,好像我很能惹事似的。”轻舞嘟着嘴,向妙心抱怨道。

  “你还不叫能惹事,等把天捅个窟窿才叫惹事是吧!”妙心亲昵的捏了捏轻舞的鼻子,打趣的说道。

  “哪有啊!”轻舞不满的嘟着嘴。

  “妙风,我们去前面的客栈买些馒头、包子吧。”妙心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家客栈说道。

  “噢,好啊。”轻舞说着就和妙玉向前走去。

  进了客栈,妙心就像掌柜的买包子去了,轻舞站在客栈里等她。轻舞正等的无聊时,听到街上不知怎么的热闹了起来,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喊打妖怪什么的,轻舞本来没怎么当回事,可谁知原本在客栈里吃饭的人都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

  “哎,请问,发生什么事儿了?”轻舞拦住一个人问道。

  那人看了轻舞一眼,答道:“姑娘不是本地人吧,”轻舞轻嗯了一声,那人又接着说,“姑娘有所不知啊,前些日子我们镇上来了个……”那人说到这时还停了一下,看了看四周,又接着说:“来了个妖怪,那眼睛啊,血红血红的,大伙都说啊这人是妖怪,是魔鬼的孩子,怕招来灾祸,要赶他出去呢。”

  “原来是这样啊,谢谢啊。”轻舞向那人道了声谢谢,那人便走了。

  “妖怪?我到要看看是什么妖怪。”轻舞来了兴致,早忘了静慧师太的嘱托,出了客栈来到街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