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欢喜

第四十六章

妃常欢喜 猫大喵 2002 2017-09-14 22:00:00

  “对了,你认我做姐姐,还没说你叫什名字呢。”轻舞说道。

  “我……我叫阿夜,是我自己起的名字。”少年低着头说。

  轻舞听了皱了皱眉头,连名字都没有吗?“这是什么名字,算了,我给你起一个吧。”轻舞开心的说。

  “好。”少年抬起头憧憬的看着轻舞。

  “取什么名字好呢?嗯-嗯,”轻舞摸着下巴思忖着,“既然你的眼睛是血色的,不如就叫血瞳吧,以夜作姓,取名夜血瞳,怎么样啊?”轻舞骄傲的看着少年,对自己起的名字十分的满意。

  “嗯,就叫夜血瞳。”少年点头。

  轻舞见夜血瞳同意了,于是接着说:“小瞳,你听着,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夜血瞳,是我风轻舞的弟弟,以前那个阿夜已经死了,而你是新生的。我不管你以前是谁,遭遇如何,但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是你最亲的人,不用怕了,姐姐以后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但是你也要答应姐姐,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相信姐姐,不可以对姐姐撒谎,姐姐最讨厌被人欺骗,明白吗?”轻舞无比认真地看着夜血瞳,郑重的说道。

  “嗯!”夜血瞳重重的点了点头。

  “还有,姐姐也不会骗你,不会丢下你,但是姐姐希望今后无论发身什么你都要相信姐姐,无条件相信姐姐,可以吗?”轻舞严肃的看着夜血瞳,她要的是一个承诺。

  “嗯,我一定会相信姐姐的,无论姐姐做什么,但是姐姐也不要骗我。”夜血瞳虽然不明白轻舞为什么会说这些话,但是他愿意相信她。

  “不会的,姐姐不会骗你的,一定不会。”轻舞将夜血瞳拥进怀里,坚定地说道。

  “姐姐。”夜血瞳轻声唤着轻舞,内心满满的感动和幸福。

  “既然这样,那不如今天就当做你的生日吧!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会陪你一起过生日。”轻舞笑着说。

  “过生日?姐姐真的会一直以这陪着我吗?”夜血瞳满眼憧憬的看着轻舞。

  “当然啦,直到小瞳找到心爱的人、成亲了。”轻舞笑着说。

  “这个世界除了姐姐以外,只怕不会有人会喜欢我的,不过没关系,能遇到姐姐我已经很开心了。”夜血瞳微笑着,看着轻舞。

  “那可不一定,世界这么大,一定会有的。”轻舞信心满满的说。

  “妙风,妙风,你们好了没,差不多要启程赶路了。”妙心跑过来说道。

  “哦,知道了师姐,我们这就走。”轻舞回了妙心一声,回头对着夜血瞳说:“咱们走吧!”

  于是夜血瞳就随着轻舞一起去了大荒山,途中轻舞开始教一些练武的基本功给夜血瞳。夜血瞳悟性极高,很快就学会了。

  自从上次在兰溪遭人偷袭后,轻舞就深深意识到自己的武功有多差。于是一路上轻舞也和夜血瞳一起练功,只是轻舞悟性不如夜血瞳,学的没有夜血瞳快,但是在静慧师太的指点和妙心的帮助下,轻舞的功夫也算练起来了。

  轻舞练得十分刻苦,因为轻舞还惦记着找白芷报仇呢,那白芷是一宫之主,武功肯定不差,自己也不能输。静慧师太还给了夜血瞳一本内功心法,让他自己练着。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轻舞他们也到大荒山了。天气越来越冷,轻舞觉得这幅身子似乎很怕冷,手脚都是冰冷的,怎么也捂不热,不过幸好有夜血瞳这个暖炉子,帮她捂手。

  大概因为夜血瞳是男孩子,又在练内功,所以夜血瞳的手总是热热的,对此轻舞深感自己认了个好弟弟。

  这天轻舞一行人正在山上走着,突然一阵寒风吹起,不久风停了,天空却飘下鹅毛般的雪花。

  “下雪了,好漂亮啊。”妙心看着漫天的雪花,不禁叹道。

  “什么鬼天气,这才十月份,怎么这么快就下雪了,冷死了,冷死了。”一旁怕冷的轻舞裹着厚厚的披风很没趣的抱怨道。

  妙心摇摇头,表示无语。

  “那里便是无涯洞了。”静慧师太指着半山腰的一个洞口说道,“快些走吧。”

  “啊——,这么远啊,不是吧。”轻舞抱怨道,“师父你那个是什么故人哪,怎么住在这么奇怪的地方。”

  “他的确是个很奇怪的人,去了就知道了。”静慧师太边说边往前走。

  “姐姐,我背你吧。”夜血瞳看着裹得像个企鹅一样的轻舞说。

  “这怎么行,我是姐姐,怎么能让你背我呢。”轻舞觉得很丢脸,一口否决。

  “没关系姐姐,我是男孩子,有的是力气,让我背你吧。”说着就蹲下来。

  “那……好吧,辛苦你了。”轻舞稍作犹豫,就毫不客气的爬到夜血瞳背上,“等一下你要是累了,一定要说啊。”

  “嗯,那我们走了。”夜血瞳开心的背起轻舞,跟上静慧师太。

  另一边,自从轻舞走后,冷无玥大病一场,病好以后就如同失忆一般,对轻舞的事闭口不提,府里的下人也很不敢私下议论那位莫名失踪的王妃。只有黑鹰知道冷无玥时常在半夜一个人去听雨阁,站在听雨阁门前却从不曾进去过。轻舞走后冷无玥并没有再为难平儿,而是将她从牢里放出来,继续住在听雨阁。

  自从冷无玥病好以后,楚南枫便去了京都,他认为那夜北辰王府被袭一定与朝廷,也就是皇后一派有关。而白芷也十分沉得住气,这一个月以来安安分分地呆在望春楼里,王府的人极乎要将她忘记了。而事实上这一个月她几乎都不在王府里,凭她的武功躲过王府的侍卫不是什么难事,她毕竟是一宫之主,要处理的事情很多。而冷无玥早忘了白芷这号人的存在,还以为她早就离开了,夜千影也不在府中,黑鹰对白芷更是没有印象,就连记事最清楚的李管家都忘了白芷的存在,所以谁都没有注意到白芷,也没有怀疑白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