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丫鬟命苦,王爷莫追

第二百二十五章 寻人

丫鬟命苦,王爷莫追 那本书~ 2340 2019-02-11 15:49:43

  冷鸣一张冰山脸和板着脸的夜舞同时走了进来,冷鸣是天生的面瘫而夜舞则是被冷鸣给冻的。

  “查的如何?”冷潇凌见两人走进来,扬眉询问。

  “属下找到墨彩蝶的踪迹,但她太过狡猾,还是让她溜了。荣夫人应该并没有在墨彩蝶身边。”冷鸣说完脸色又冷了几分,显然有些气闷。

  冷潇凌听言似乎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墨彩蝶这女人被墨家主悉心栽培多年绝不可能养出废物,只是她如今出现在象阳国若不是与自己交换条件又是出自何等目的呢。

  这时一脸奶油的杜烨琛也走了过来,盯着板着脸的夜舞看了看。

  夜舞见自家主子看着自己回禀道:“属下按照主子吩咐,暗查了最近允王的动向,允王似乎最近一直在忙着给自己的公子在户部求职,对于罗志山一事似乎并不挂心,只是之前似乎是给嫡子筹办,如今似乎改了心意,正在为庶子杜博炀奔走。”

  “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把戏罢了,那老东西可志不在此。”杜烨琛嗤笑一声,拿出一方丝帕慢条斯理的擦着脸。

  “杜博炀,那个玉面公子?”冷潇凌对杜博炀倒也有所耳闻。

  杜明溪也挑了挑眉,允王的庶子,可是陈彩月下嫁之人?

  “允皇叔也不知是不是故意将自己那个嫡子给养废掉的,在这京城中杜博炀的君子之名与杜博明的纨绔之名可谓并驾齐驱。”杜烨琛面露轻蔑,他对那些所谓的谦谦君子并没有多少好感。

  冷潇凌眸子里映了一抹了然之色,随口道:“明日宫里可是要宴请落日国?”

  “凉了他们多日,明日也确实该接见了。”杜烨琛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偷偷扫了慕未羽一眼,突然有些头疼起来。

  “太子殿下,皇上急召太子殿下入宫。”老管家这时走了进来,看着行色匆匆。

  杜烨琛定了定神,父皇知晓今日乃自己生辰,辰时他已经入宫拜过父皇皇后,如今父皇急召自己入宫怕是有大事发生。

  “王伯可知道所为何事?”杜烨琛一边就着夜舞端来的铜盆净面,一边问道。

  “落日国公主在驿馆中遇刺,随行的小侯爷遇刺身亡。”王管事陈述道。

  “小侯爷?落日国大将军邱平江的那个小儿子?”杜烨琛将擦脸的绢帕扔给夜舞,蹙眉:“邱平江的小儿子才不足五岁,竟也来了象阳?”

  “落日国自从十年前出现一位手眼通天的国师,大将军邱平江把持的军权就不在稳固,这些年落日皇帝对朝政并不上心,自然有心人不少,落日的朝局动荡也不是一两天了,却在那个国师出现后与邱平江之间产生了微妙的平衡。”冷潇凌拂了拂衣摆,也站起身:“传言邱平江极其疼爱这个小儿子,甚至不惜上奏,以自己的军功破例让落日皇帝给自己的小儿子封了个侯爷,如今此事出在象阳,若不尽快查出真相,怕是邱平江会借题发挥,不肯轻易善罢甘休。”

  “这是想借机挑起两国争端,却无耻地拿一个孩子来开刀。”杜明溪眸中蹦出冷意。

  “进宫。”杜烨琛敛容。

  杜烨琛进宫后,几人也收起了玩闹的兴致,毕竟落日国小侯爷在象阳国遇害非同小可,关系两国邦交。

  几人一直等到子时,杜烨琛才回了太子府。

  “事情看来很棘手?”冷潇凌挑眉看着杜烨琛。

  “被你预料到了,山雨欲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杜烨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将自己陷在椅子中:“近两日沿海一带起了飓风,海水涨潮沿海一带的百姓受灾,流离失所。鹿城那边不知何故起了疫病,如今连驻守鹿城的军营也有士兵被传染,情况迫在眉睫。今日又出了小侯爷遇刺一事,一个处理不好怕是要雪上加霜。”

  “落日驿馆那边可有什么动作?”杜明溪蹙了蹙眉,这几件事来的是不是太过巧合,若说水患是天灾,那么另外两个却更像是人祸。

  “虽说驿馆一出事就命人封锁了消息,但落日国使臣显然已经按耐不住,昨日父皇派慕容朗前去安抚,结果被落日国青鸢公主的婢女给扔了出来。”杜烨琛显然有些头疼。

  “落日怕是要待价而沽,又怎么可能轻易让象阳了事!”冷潇凌似笑非笑得道。

  杜烨琛偷瞄了眼坐在一旁有些无所事事的慕未羽,有些意兴阑珊:“听闻青鸢公主在国内就和落日国国师走得很近,显然与邱平江并非一路,如今发生此事,她的态度确实至关重要。”

  “同样是公主,不如我去会会她。”杜烨颜扬了扬英气的眉。

  “父皇已经同意今日早朝在大殿接见落日使臣,给落日国一个说法。”杜烨琛表情不怎么好看。

  杜明溪与冷潇凌对视一眼,似乎都看见彼此眼中的光亮。

  杜明溪起身,扬了扬眉:“此事出的蹊跷,先查明情况,不能在大殿上任由落日国嚣张。”

  “可现在离早朝也就不到三个时辰了!”杜烨颜担忧道。

  “所以烨颜和未羽你俩负责在路上拖住青鸢公主,哥,你负责在朝堂上尽量与使臣周旋,务必等我们赶来。”

  “好。”众人闻言点点头。

  “你知道该从何查起?”出了太子府冷潇凌开口问道。

  杜明溪很认真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冷潇凌轻笑,明艳的笑容似乎让夜晚的星空又亮了几分:“不知道,还接下这烫手山芋。”

  杜明溪看着天上的繁星吐了吐舌头,带着一脸的俏皮:“不是还有你嘛!”

  冷潇凌宠溺的刮了下杜明溪的鼻尖:“本王是不是该感到荣幸,我的公主殿下。”

  话落,冷鸣已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冷潇凌身边:“王爷,落日国小侯爷的下落已经查明,如今落日国的死侍正带着小侯爷藏在城外落日国所设的暗桩中。”

  冷潇凌闻言点点头,似乎早有所觉:“前面带路吧,天亮前务必把这孩子带回来。”

  杜明溪在一旁听后,有短暂的惊讶,随即也明白过来,这不过是落日国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罢了,无非是想借此来威胁象阳。

  “你早有所察觉?”杜明溪有些好奇地问。

  冷潇凌看着杜明溪,笑的得意:“是不是觉得本王神通广大。”

  杜明溪撇撇嘴,却并没有否认。

  冷潇凌显然心情愉悦,含笑道:“落日国邱平江身边一直按插着本王的眼线,他的筹谋自然不是秘密。只是没想到落日国公主也有谋算在其中,本王是小看了落日国的国师。”

  “也有人能让你吃瘪?”杜明溪半开玩笑的道。

  冷潇凌也不生气:“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王爷,前面就是落日国的暗桩。”冷鸣回身向冷潇凌禀报。

  杜明溪闻声望去,眼前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四合院,透着夜晚的星光望去,这四合院的设计透着一股熟悉的味道,却似乎久远的给她一种朦胧之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