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志

第四十七章:酒后真言

奈何志 夜轻流 2946 2017-08-13 09:34:15

  柏阳城内一酒肆——

  暗一扶额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已经喝了多少的人仍不停的闷头喝酒,眼角有些抽搐,他二人早已酒过三巡,不过他自知不胜酒力,便早早的停杯投箸,若在平时,这小子是一定不会同意的,定是要再叫他喝上几杯直到微醺时方肯罢休,今日倒好,也不管他,自顾自的喝了两壶酒有余。

  暗一一板一眼的端端正正坐在手中拿着酒脚边倒着酒壶而且现在趴在桌子上的陆黎生对面,二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暗一脸黑的不行,他与陆黎生相识有近三年,期间同他喝过不知多少次酒,可这一次,他是第一次见到陆黎生喝这么多酒的样子。

  他还这样想着,陆黎生突然从桌子上起来,把手上的酒壶放在嘴边,颇为豪迈的倒了下去,却不见有酒流出,倒了几下,又几乎是把眼睛贴在了酒壶上,嘟囔了一句“没了啊”就趴在了酒壶上。

  暗一见此,眼睛闭了一下,睁开眼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想要把他抬走,谁知他刚起身,陆黎生有猛地抬起头,什么也不顾的大喊了一句:

  “老板!上酒!咯!”

  说着打了个酒嗝,又趴在了桌上。

  老板在边上看着,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两位要的酒是他这里酒劲最的大,寻常人喝两壶就已经不省人事,这两位已经喝了四壶了,若再这样喝下去,出了什么事情,他这小店可真经不起什么折腾。忙看这暗一:

  “客官,这......”

  老板话还没说完,暗一就摆了摆手,意思是他可以下去了。

  那老板方才走出了几步远,就听见陆黎生不耐烦地嘟囔:

  “快点、上酒......”

  暗一上前提起他的手臂,却只是提起了手臂——那人还坐在椅子上。

  暗一又试了几下,却仍是没有成功把他拽起来,陆黎生脸朝着他傻笑着,叫暗一一时觉得恶寒,手上一个用力就把他提了起来,将他伏在肩上,从腰间拿出一些银子扔在了桌了上,便运了轻功向城主府的方向去了。

  四周的人也不觉得奇怪,在这座城中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景象。

  一路上,陆黎生不停的在嘴里叨咕着什么,可声音不大,暗一只清晰的听到了两个字“奈何”。

  暗一听见这两个字时整个人呆了一下,

  “奈何?莫不是小小姐?”

  这是暗一的第一反应,随后就为这个算不上是什么朋友的朋友悲哀起来,如果真的是小小姐的话,他不过才认识小小姐不过三日,这么快就拜倒在了小小姐的石榴裙下?

  说起来,若论姿色,小小姐并没有给人多么惊艳的感觉,但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掩不去的灵气。并且,且不看相貌,小小姐也的确十分优秀,一个家世就足以令她骄傲一生,而且武功还十分厉害,如此的一位佳人也难怪引得这么多人喜欢。

  誉王便不必说了,他并不是喜欢小小姐,而且他那个身为怜妃傀儡的小小蝼蚁也根本不配喜欢小小姐;不过若说是乂国萧王倒是容易理解些,毕竟他们二人朝夕相处八年之久,日久生情也是在所难免。

  但是这陆黎生喜欢上小小姐可真是光怪陆离,他对小小姐的感情难道是一见钟情?可若说是一见钟情也不必在最初时便付出真心,认真到为其买醉吧?

  暗一摇摇头,决定先不想这事。总之,不管陆黎生是不是真的喜欢小小姐,他都不会是和小小姐走到最后的人,小小姐,她值得世间最优秀的男子,甚至是比主子更为优秀的!

  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暗一对水奈何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水奈何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继水家两兄弟后第三个令他信服的人。

  看着不远处的城主府,暗一加快了速度,把所有的杂念抛开,就算自己再想知道,此刻也问不出什么,醉成这个样子,怕是连自己是谁都忘了,所以,还是等他醒了再问个明白比较好。

  暗一一路上还是希望从他的醉话中听出什么,可最后还是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都没有得到,受折磨一样终于把陆黎生送到了目的地,也就是他的房间。

  暗一把陆黎生扔在了床上,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从里面倒出一粒药来塞到了陆黎生嘴里,那人吃了,五官拧到了一起,嘴里不停地发出嫌弃的声音。

  那药还是当初暗二给他的,说什么“每逢知己千杯不嫌多”便给他这说是解酒的药,收下药的时他还是相当谨慎的,因为他可不止被暗二戏耍过一次。

  暗二与他是从小长到大的兄弟,可终究是不同的,一如他虽也会说些玩笑话,可是说到底还是比较守旧的一派,情绪的波动不会很大,即使心中想什么也不会立刻表现出来,给人一种肃严的感觉;但暗二却性格就比较开朗,善于察觉别人眼色行事,平时做的事情有很多出格的,但却偏偏不是特别出格,可以被人原谅。所以那一次派去安插眼线的任务,作为眼线的是暗二,而不是他。

  暗一收下这药完全是因为他刚接过药,还没有来得及推脱,就被主子叫了去,所以随手就放进了怀里匆匆去了,然后就一直放在身边了。

  收是收下了,却从未用过,一是他没有醉过,二是就算真醉了他也不敢直接用可能暗藏玄机的醒酒药。所以这次,正好借陆黎生试一试这药的真假。

  陆黎生自然是不知道暗一在想什么,只觉得嘴里的东西苦的不行,想吐掉,却入口就化了,只能皱一皱眉表示自己的不情愿。

  暗一看着眉头紧锁的陆黎生,本想嘲笑他一番,忽的听见有人的脚步声,连忙一个闪身躲进了角落。

  那人直截了当的推门而入,看着床上的人,满面的恨铁不成钢。

  暗一躲在暗处,看着进来的人,在心中疑问:

  “陆城主?”

  陆羽莹走到陆黎生旁边,手抬了起来,几乎是咬碎了牙才把手放下。愤愤地说:

  “陆黎生啊陆黎生,你可真是翅膀长硬了,昨夜喝酒也就罢了,被奈何丫头看见了也就罢了,夜里对人家姑娘做了那种事情......”

  说至此处,陆羽莹还是没忍住笑了一声,然后接着说道:

  “这些我且都不说你,你看看今日,我见奈何丫头走了之后你便跟了过去,原想着你起码是和她出去了,到头来,你竟然是又去喝酒,而且又是喝成这样!在外三年别的本事没长,就学会了喝酒是吧!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个弟弟!”

  陆羽莹嘴不停地发了一通牢骚,面上一副痛心疾首,最后长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换了一个语调,说道:

  “你说你,都已经这么大了,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啊。奈何丫头不错,可是啊,我能看出来你们二人注定不是一条船上的人,你对她做那些事情我看也是喝醉了做的糊涂事,怕是你自己也记不住了,不过你要去给人家道歉。”

  “你是我弟弟,你若真喜欢她我也拦不住。不过奈何绝不是池中之物,有一日锋芒毕露,恐怕是会引得无数英雄尽折腰,奈何丫头值得最好的,而你不是那个最好的,且不说别人,现在的那个萧王绝不是你所能匹敌的。所以姐姐只是怕你付出了多少真心,就输的有多惨。”

  又叹了口气,起身走了。

  所以,她并没有注意到,床上那人眼色凝重的看着她离开。

  直到听不见陆羽莹的脚步,暗一才从角落中出来,高深莫测的看着他。

  陆黎生见暗一紧盯着自己,朝他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暗一见他什么都不说,反倒来了兴趣想要好好取笑他一番:

  “早就醒了?可听见陆城主说了什么?”

  暗一虽然对陆黎生态度一般,可是对他那位姐姐倒是尊敬很多,虽然未曾打过交道,不过江湖上总会流传她的一些传闻,且不看那些,就单单看这座柏阳城,足以看出她的能力,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位铁娘子会有刚刚的那种表现,也许是他忘了,这位一方城主不仅仅是传说,是有血有肉的人,是一个女人,一位有亲人的女人。

  陆黎生听见这话,干脆把身子转了过去。

  暗一见此不满道:

  “怎么说也是我把你弄清醒的,不然就你醉成那个样子,没有两三个时辰想醒过来怕是很难。”

  说着,将手中的药抛在半空又稳稳接住,心道:

  “难得从暗二拿得到如此好用的药,想那小子精通医术却对我做尽了伤天害理之事,总算是做了件有良心的事。”

  陆黎生长吸了一口气,问道:

  “你听见了?”

  暗一又摆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

  “听见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