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又是一年花开季

096 番外——莫道少年时

又是一年花开季 浮樂 2454 2017-12-07 17:52:29

  在洁白的纸上写下最后一笔,一丝不苟地折叠整齐,放进早就准备好的信封里,再平铺在铁皮盒中,锁好。紧紧地握着钥匙,她知道自己该走了,这样苟延残喘地活着真的没有意思!

  自从回到夏家,她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生日:1991年7月17日,那么现在她已经17岁了。

  回望自己的17年岁月,荒诞而痛苦。13岁以前,她小心翼翼地活着,那时她还不知道在这个家中她始终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外人。13岁那年她得知真相,与养父母彻底决裂,搬出了原本的家。

  可是她什么都不会,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初中生而已,但那个家她待不下去了,令她觉得恶心!即使她甚至都不知道今天晚上自己能住在哪里?

  养母得知后只是在一旁抹着眼泪,养父则是抄起木棍就要打她!夏云第一次没有一丝害怕的情绪,迎头望着养父,黑亮的眼珠里是不屑、是怜悯、是嘲讽,就是没有一点畏惧!养父看着她清澈的眼,讪讪放下了棍子,只坐在一边沉默着。

  人人都觉得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但在她这儿过不去!没有人为她做主,那她就自己来!

  当年的20万到手,养父决定拿着它作本钱好好地做个生意,结果被人骗了,全打了水漂,好啊!那钱丢了也好,若是他们用了难道不会良心不安吗?

  “这么多年,我也谢谢你们的抚育,今后我的生活不劳你们费心!但你们不仁,我不能不义。等我以后找到工作了,钱会一个月不落往回家寄,但我能做的,也就这些了!”夏云丢了这几句话,便把收拾好的行李拿上去学校了。

  养父母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她有什么?她初一还没念完,要不干脆辍学吧!

  “夏云,我听说你和家里闹掰了?要不我帮你找个住的地方?”呵!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那男生是她的同学,一直对她有好感,对她一直都很好。如果不是因为小时候的那件事,她也许不会这么排斥和异性接触!她会对他好一些。

  本想拒绝来着,可是现在她真的走投无路,她蹙着眉头,难以启齿地问道:“那房钱是多少?”

  “这个,小意思!你别老冷冰冰地对我就行,我给你打折!”那男生显然十分欢欣夏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夏云想了想,她现在手边只有以前亲戚塞给她的几百块钱,实在是不多,便又说:“我手边真的没有多少钱,可能住不起,还是算了吧!”

  “别啊!你一个女孩子多不安全!要不房钱你先欠着,等有了钱再给我!听话!”那男生对她笑笑,趁机摸摸她的头。

  夏云点点头,露出勉强的笑容,只能如此了!

  ————

  她住进那房子的第二天,有个不速之客找上门来。那人穿着笔挺服帖的西装,虽看上去不算年轻,但也是风度翩翩、气质高雅,而她住的地方则被映衬得更加简陋。她不懂,为什么他会找上她?

  “夏云?”那人的声音沉厚好听,不确定地问道。

  “嗯。”夏云低着头,手都不知道该放在那里,很局促很不安的样子。

  那人在房子里打量了一番,走到她身边,蹲下看着她的眼睛说:“你跟我走吧,以后我养你!”

  “为什么?”夏云凝向他,满腹狐疑。

  “你不愿意?”那人显然不太有耐心。

  夏云无惧地与他对视,说:“你无端要养我,你觉得这正常?”

  那人竟苦笑起来,眼角有淡淡的笑纹,却是很温柔地说:“我叫喻铖邺,不是白养你的,我需要一个保姆,替我打理好家里的卫生,管吃管住。你也可以继续上学,怎么样?你放心,你这么个小丫头,没什么值得我图的。”

  “好。”夏云虽不知道他的用意,但想着自己什么都没有,答应也好,要不然自己手边连点儿钱都没有,想上学也没办法了!反正不是白让他养的!

  当天,夏云跟着他走了,又和那位好心的同学说自己不住了,谢谢他的好意。

  那人在电话里显然有些不悦,但听到她有了更好的去处,也就暂时安心了。

  ————

  “哎!你们知道吗?夏云小小年纪就被人包养了!看她那张脸,狐媚子相!”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喜欢夏云的那个男生恶狠狠地冲那几个恶意散布谣言的女生吼道。

  “没事的。你何必跟他们计较,我不在意的。”夏云扯扯他的袖子,对他笑笑。

  “阿云,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夏云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只好一言不发。男生本来充满希望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他知道她有难言之隐,可是她什么都不跟他说。也许在她心中,自己根本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吧!

  就这样,夏云成了喻铖邺名义上的秘密情妇,虽然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要是追究起来,倒是喻铖邺本就欠了她的!

  夏云从不解释,不承认也不否认。但他把她保护得很好,每个月给她开的工资比一般保姆不知道多了几倍!她一开始是怀疑的,认为这个男人对她有不良企图,但他从来不碰她,只是偶尔会来这里住几晚,她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后,还有更多的空闲时间。

  其实她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好,起码没有人没有事去逼她回忆起那些不堪的过往。

  有一次,她发烧很严重,喻铖邺抱她去医院。她胡乱地踢打挣扎,这么多年,只要有异性靠近她,她便本能地抗拒,看到他眼里的哀痛,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后来他喝醉了,把什么都交代了。他痛哭着忏悔,跪在地上请求她的原谅!她惊讶地看着他,多年来心内的疑问终于得到了答案,有一瞬间她原谅了他,但很快又硬起心肠。

  她心里怨怼,给他制造了很多麻烦,甚至把自己的存在悄悄透露给他的夫人和儿子。但他一直近乎宠溺地包容她,没有底限地忍让她。

  ————

  就这样,一直稀里糊涂地活着,后来他进了监狱,但却把她一直住的房子转到她名下。她想着当年那件事中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有错,剩下的那些人也都该付出代价才对。

  他进监狱的时候,她初三快毕业了,高中就不打算继续上了,想找份工作,可是学历太低,哪都不愿意接纳她。

  后来她开始利用自己的美貌在欢场中寻找猎物,她需要钱,但那些被他骗走钱的人却是人财两空,圈子里寻欢作乐的男人恨她恨得牙痒痒,可是谁都没办法拿下她!更多的人为了见识见识她的手段,如飞蛾补火一般,最后也不过一场空!

  直到15岁遇见陈啸东,他一开始不知道她的身份,坏了她的一单生意,还说以后让她跟着他,他养她,无偿的!他用一颗柔软的心将夏云从坚硬的壳子中解救出来。那时起,夏云便金盆洗手不干了。因为陈啸东会帮她,一点点地找回她曾经失去的东西……

  ————

  他如今也离开了,甚至连最后的招呼都来不及打。夏云勾起嘴角的一抹苦笑,她爱他,就如同爱自己。他走了,她活不下去的。

  夏云在危楼的窗框边坐下,凝望着远方天空中云彩的颜色流转变幻,从白色到橘黄色,再到红色,有些地方还隐隐透出些淡紫色,最终渐渐消退,只剩一片深色的影子……

  对不起,爸爸、妈妈、妹妹,原谅我今后的人生没有办法和你们一起度过了,我要去找他了。

浮樂

很心疼夏云这个女孩子,这篇番外补充了一些我之前没说清楚的地方,她的故事到此为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