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心幕南述

Chapter fifty-three 全力以赴

心幕南述 chengyumo巴布 2517 2017-11-15 00:38:03

  韩驰和游乐鱼都在观察成墨而,梅心察觉到了这一点,她有点费解,她是跟成墨而提过游乐鱼的恐高症或许是心理作用,想让成墨而测试一下游乐鱼,但是成墨而刚来没多久就忙于工作和教天幕,肯定还未行动,韩驰和晨夕还没断吧,墨而也不是他的style啊。梅心思量着这些事情,就看到韩驰又找话题跟墨而搭讪,而墨而的表情依然是一副‘我不想谈这个,我很忙’,不过韩驰还是会殷勤的给她递个水之类的。梅心把韩驰和游乐鱼叫一起,问他们为什么对成墨而这么奇怪,韩驰便说,

  ‘Ke姐,我们的行为哪里奇怪了,我们就是正常关心朋友的朋友啊,欧意就是回家陪他妈妈过生日去了,要是他在,肯定比我们还热情,倒是你的这个朋友太奇怪了,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完全把我当空气的人,嗯,还是个女人,不过我早晚会处理好,这世上就没有我应付不了的女人!’

  游乐鱼一言不发,只是听了韩驰的话后,微微翻了个白眼。梅心坐不住了,‘唉,驰,你把墨而当成什么了,她才不是你要征服的对象,请你至少尊重她行吗,她个性是有点特别,因为她只是专注自己该做的事情,说话也只说重点,她跟你又不熟,像你那种闲聊,她当然不会理你!’

  ‘哈,那不就是机器人吗,难道她是克隆出来的?’韩驰低声又带点调侃的说道。

  ‘我猜她只有你一个朋友吧,Ke姐,不过那天她跟我说了几句话,还真吓了我一跳,’游乐鱼好不容易开口了。

  梅心还没回,韩驰就惊讶喊,‘什么,她居然主动跟你说话,她说了什么,这不科学!’

  ‘她让我去跟她做一个实验,让我蒙上眼睛跟着她去走一段天桥,我说她有病,她竟然说每个人都有病,有的治得好有的治不好,还有拒绝治疗的,问我接不接受挑战,Ke姐,你说她是学心理学的,想想还是有点吓人,她都没问过我就知道我有什么问题似得。’

  梅心不禁扶额,心想游乐鱼还真是傻得可爱,墨而怎么会自己知道,肯定是有人告诉她啊。韩驰也有点心虚,毕竟是他跟梅心说游乐鱼的恐高症还有以前治疗失败的事情,而他清楚知道游乐鱼很反感提到这些事,不知道这个成墨而是不是游乐鱼的救星,想到这儿,他对成墨而又多了一份好奇。

  到了韩驰进剧组的日子,作为男三,戏份不是很多,但较分散,顺利的话一个月的时间能拍完,但考虑到天气状况和场景搭建转换有可能会延时,梅心将韩驰送到第一个拍摄地,是在深山里面,住宿条件不是很好,韩驰倒觉得无所谓,说自己曾经住过比这差得多的地方,幸好天冷了没有多少蚊虫,梅心想,叮嘱了韩驰一些注意事项,安全,还有配合安排,三餐之类了,本来该给韩驰安排个助理,因为梅心不能一直在此照料韩驰,Ysoul还有其他活动要协助,韩驰拒绝了,这让梅心很意外,明明签约是还说需要一个照顾他衣食起居的人,朱昱这边不提供的话Y.U.就会自配,韩驰笑言,‘我一个大男人,这点事还是可以做好的,有个人在旁边反而麻烦。’梅心啧啧称赞,韩驰未说真正的原因是,成墨而启发了他,虽然话不多,但很独立,无论是思想还是行为,她很清楚自己所想,不惧别人眼光,自己曾经也是这样的,只是进入了这个圈子竟慢慢变得骄纵,讲排场,忘了初心。事实证明,韩驰表现地很好,梅心会经常跟他通话,关心进展,也问过朱昱关于韩驰在剧组的表现,朱昱说韩驰的表演超出了他的预期,还说梅心很有眼光,或许真能成为一个不错的经纪人。

  钟天幕的节目也如期录制了,梅心看着钟天幕从容自如的演唱,加上学生的和声,想起她和钟天幕一起看的Edith Piaf的传记和根据她的故事改编的电影《玫瑰人生》,演员们短暂的表演也是相当生动,这一切缓缓地叙说,听着竟是悲从心来,台下的观众回应强烈,有几个人还提问了天幕,有一个问题是用一首歌形容Edith Piaf想要的另一种人生,主持人似乎对天幕的回答颇受触动,当钟天幕清唱了几句‘magic boulevard’,全场也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像是一种共鸣,如钟天幕所说,人生如戏,本质上,演戏的和看戏的都是孤独的。

  晨夕来找梅心,说她总是联系不上韩驰,质问梅心怎么回事,梅心想大概韩驰不想因为感情的事影响拍戏,所以冷落晨夕吧,便打马虎眼说拍摄地偏僻,信号不好,她也联系不上韩驰。晨夕根本不信,威胁梅心,‘你以为我傻啊,怎么可能一个月信号不好,我就想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告诉韩驰,如果今天晚上不跟我联系,明天我们的关系就会登上娱乐新闻!我说这话不是开玩笑!’

  ‘晨夕,你为什么不多给驰一点空间,拍戏本就需要集中精力,驰又是新手,你帮不到他也不要去影响他。预计他的戏份也就一个月,算时间驰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再等两天又如何。’梅心忍不住为韩驰说了两句。

  ‘呵,’晨夕苦笑说,‘Keeper,你肯定没谈过恋爱吧,你知道一个月不联系意味着什么吗?他简直辜负了我的一片真心,我以为我们会......’看晨夕表情,完全没有了刚才威胁的气势。

  ‘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不过你们正处于一段特殊的时期,’梅心安抚道,‘现在需要的是,对彼此多点信任,见了面坦诚地聊一聊,我保证,韩驰一回来就让他去找你,好吗?’

  晨夕离开了,梅心并不放心,或许晨夕在演戏呢,毕竟她不像晨露那么简单,便打电话跟韩驰说了这事,韩驰让梅心放心,说晨夕知道分寸,今晚他还有最后一场夜戏,然后就可以回去,过段时间再补拍一个群戏就可以了。梅心笑言,‘太棒啦,真的提前了,你也不早说,我给你订好票,通知他们,明天给你办个庆功宴!’

  ‘这电影明年才上映,这么早就办太夸张了!’韩驰无奈地说。

  ‘哪有,这是专门属于你的庆功宴,你真正意义上第一部戏,我们可是都很兴奋的,祝晚上拍摄顺利啊,订好了票我发你手机上,拜!’

  梅心开心地将这个消息告诉其他四个,经欧意一散播,几乎整个Y.U.都知道了,大家都想明天一起去迎接,梅心笑了笑一边说排场太大,会造成机场秩序混乱,这样对Y.U.影响不好,不如大家在这里等着,韩驰到了我们再一起庆祝,一边使劲捏了捏欧意的腰,欧意哦哦叫了两声,又小声对着梅心说,‘Ke姐,你没觉得你来了以后,Y.U.其他人对我们友好了很多嘛,这个真的是你的功劳,以前我可没这个欲望散播,因为没人care。你说,对吧,南哥!’梅心被他说得一脸懵,江南山笑着注视着她,欧意饶有兴趣地看着江南山的表情,没想到南哥还是很爱笑嘛。梅心赶紧从网上给韩驰订好票,发过去信息等了很久都没回,心想或许在拍戏,等得都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被手机铃声叫醒,以为韩驰终于回了信,收到了却是韩驰受伤住院的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