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我也许能做英雄

第三十十九章 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我也许能做英雄 未有澜 2749 2017-07-17 23:59:25

  李二先是看看柜子里的几百个水晶球,再仔细对比一下自己重新捡到手里的那一个,实在看不出什么明显的区别。他当下就打算把手里的水晶球塞到那个凹陷处,但又仔细想了想,还是把手里的那个放回了水晶立柱处,在立柜中随手取出一个取而代之。

  水晶球恰到好处地嵌在凹陷处,圆盘开始旋转,炼金装置无声地启动,李二后撤两步,暗影步已经就绪。

  这一次炼金工坊的实践证明,暗影步并非万金油,但对于此时的李二来说,这是他唯一能够依仗的东西。

  匀速旋转的圆盘保持不变,中心的水晶球却逐渐下陷,最后被完全吞没,圆盘奇异地向中心合拢,逐渐变成完整的一块。

  李二小心地戒备着可能出现的异变。暗影步状态下的黑白世界里,代表水晶球的灰白球体被代表圆盘的黑色圆形吞没,周遭水晶墙壁上强弱不一的白色逐渐向着炼金装置流去,黑色渐渐出现在周围的墙壁之中。

  李二小心看着犹如光驱读盘般的炼金装置,许久没有别的动静,也就慢慢地解除了暗影步。

  世界的色彩重新在眼前凝聚,他看到眼前浮光漫天,犹如夏日繁星点点。李二忍不住感叹一句:

  “好美!”

  眼神也变得迷离,他似乎看到萤火浮现的晚上,他和一个蓝衣的女孩子坐在王国的花园之中笑声连连。仔细看去,那个女孩的脸庞如此清晰,仿佛周围的光线也在她的身上聚焦,这个世界成了她的背景,衬着她的美好……

  李二看着她的脸,仔细回想着过去的记忆,却发现自己的脑海中从未有过这个人的影子,只有一点熟悉的感觉,更多的却是陌生感带来的不适。

  一边回想着,一边越发想要看清眼中人的样子,却变得更加模糊直至完全看不清楚。陌生感带来的不适却越发地强烈,李二发现眼前的蓝衣女子整个人也变得模糊,然后是这个原本就有些模糊的世界,直至最后世界陷入黑暗之中……

  “呼~呼!”李二长出了一口气,猛地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地上。

  自己怎么睡着了?

  一骨碌起身,身前装置仍在运转,水晶球好好地停在仍在旋转着的圆盘中央。

  查询系统,发现自己陷入意识模糊的那段时间也才一分钟不到。

  不知是不是错觉,李二取出水晶球的时候发现其中漂浮着的小人的颜色似乎变淡了些,密室内红色的区域却变得更亮了些。将水晶球放回立柜之中,李二打算大致浏览一下红色水晶墙壁范围的那些书,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刚刚迈出一步,就马上收了回来。

  李二用手摸着自己长了些短茬的下巴,若有所思。

  “刚才那个小姐姐有些好看呐,不如……”

  回头看着立柜中排列放好的几百个水晶球以及旁边仍在运转着的炼金装置,李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与此同时,炼金工坊内的行廊。

  “哈哈,小燕真的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霸王挠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蓝发小燕则是轻轻地对着霸王笑了一下,说道:“这种忙,我总还是帮得上的。毕竟我也是个资历挺老的学徒了。”

  王子今天晚上从商队驻扎处的旅馆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还是放心不下李二,准确地说,是李二搜寻的那些记忆,于是在小燕例行的检查之后,王子向小燕提出了带他去炼金工坊的请求。

  “小燕,带我去你那儿,行吗?”

  原先拜托李二是将自己的期望寄托在他的本领足够高强上,以现在的情形来看王子似乎是太过乐观了些。李二许久不归,王子的心里也有些焦急。李二这次行动以后不论成功与否都一定会触动炼金工坊的警觉,王子几乎都能想象得到追查到自己之后他会遭遇些什么,说是王子,但待遇和那些被用作实验品的囚犯又有何区别?噢,自己是个更耐用些的……

  但……就算如此,王子还是要去找那些记忆。痛苦算不了什么,只要快乐面对就好了。就像自己一直做的那样,你只要快乐就好,你要一直快乐下去。

  “行。”

  小燕微不可察地回答了,而霸王也准确地捕捉到了这个讯息。

  “哈哈,小燕你对我真好!”霸王兴奋地抱住了小燕,脸上止不住的高兴似乎将身旁的小燕也感染,他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

  小燕的身上还是那么好闻啊……

  小燕的回答,王子早就知道会是什么,但即使是个已知的答案,真正被说出来的时候也会令他高兴不已。小燕从来不会拒绝自己的认真请求,每一次都会帮助自己。

  王子不知道小燕究竟来自何处,他就这么地出现了,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不计回报地帮助着他,每每自己犯下蠢事时小燕也会帮忙收尾。

  王子常常想,如果一个人生命中总会有个天使的话,那么小燕就是了……

  而此刻,他们两人正沿着李二曾经走过的路行进着,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的终点就是李二最后走进的那间炼金室了。小燕举着炼金灯具在前面引路,王子亦步亦趋地跟着。

  由不得霸王不小心。他是很相信自己找到的那堆手札的,手札上的字迹一模一样,但记载不同手札纸的质地,墨水的褪色程度都不一样。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这些纸质之上都没有记载书写者的名字,但王子还是能够确定这就是自己的手笔,那种字迹上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也只有这是自己写的才能解释了。

  而根据手札所述,这条道路本该是充满陷阱和危机的,小心一点还是能够无伤通过的。

  但……毕竟在他现在的记忆里从未走过这条路,而单凭纸面上的记载也会产生一些理解上的误差。就像二十岁的自己再去翻阅小学时候的日记,往往都是忘得一干二净,每每读起就像是在看一个和自己有着同样名字不同年龄的孩子在讲述故事,就算这份日记是曾经的自己写下的也不一定能够完全理解当初的心境,更别说霸王这种连记忆都被剥夺的情况了。

  如果此刻李二从密室中出来为这两人带路的话,他会惊奇地发现,自己走过路上的所有陷阱、法阵之类的东西在两人经过的时候全部消失了,没有任何一个被发动。就好像他和他们走了两条完全不一样的路线一般——而事实上并非如此。

  就这样,他们两人一前一后,慢慢地走到了李二曾经到过的那条长廊,并向着长廊尽头那个看起来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炼金室走去。

  走在路上,王子有些兴奋,也有些惊慌。

  他兴奋,他即将见识到的是他经历过但并不记得的曾经,他即将遇见的是自己本该成为却没有成为的种种样子。

  他惊慌,惊慌的是那陌生而又熟悉的自己。

  有些迷茫和兴奋的眼神回到了前面带路的身影之上,想起这段记忆以来的过往种种,这个人带给自己的除了感动就是温暖,他对他从一开始的有些猜忌到如今的无所隐瞒。霸王知道此番过后不论如何,他一定会被清除记忆,重新做回傀儡般的快乐王子,直至下一次发现那些纸扎,找到一些愿意帮助自己的人再次来到这里。

  霸王有个问题一直想问小燕,此刻他怕如果再不说出口就永远无法说出口了。而也正是对于小燕的相互了解,无条件的信任,他也才敢在他面前说出这种在这个国家似乎有些放肆的话。

  霸王拍了拍小燕的肩膀,他转过身,疑惑的神情在光源的照耀下带着别样的风情,霸王的脸感觉有些发热了。

  他慢慢地,有些结巴地、有些解脱地,不带恶意地说出了那个问题:

  “小燕……你、你、你……是不是,是不是……”霸王常常能够自如地在陌生人面前表现,此刻却紧张地大吸一口气,声音也越变越小,

  “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霸王的头迅速低下,等着小燕的回答。他没有抬头,只是听到小燕素常不变的语调。

  “嗯。”

未有澜

谢谢大家的收藏推荐!   自己老是会忍不住在后台看着涨的几个收藏傻笑,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