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里红妆

第二十五章 同行

十里红妆 潼四少 2256 2017-07-17 20:00:47

  姬千凝望着宜萱远去,思绪万千,手中紧握的包袱被送到玄启手上,她独自走下楼,坐到前厅一靠南窗的位置,店家过去为她斟上一盏茶,轻笑示意,随后默默退下。她拿起轻呡,双眼无神,心底想着事情。突然,一男子大摇大摆从门口进来,嘴上哼着小曲,手上甩着腰间的佩饰,经过姬千凝的身旁,似乎发现什么,后退两步看向她,疑惑地说道:“姑娘好生面熟。”

  千凝被拉回思绪,定睛细看,原来是易水寒,自打孔雀宫门前一别,已是多日不见,她冲他一笑:“易公子,别来无恙。”说完,拿起茶盏轻呡。

  “姑娘与我相识?我说怎么如此面熟,不过……”话未说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快速跳到姬千凝对面坐下,惊恐地问道:“你该不会是子衿兄弟吧?”

  姬千凝看到他的神情,忍住笑点了点头。

  这个消息对易水寒来说过于震惊,他一把抢过姬千凝手上的茶一口饮下,千凝看着他,眉宇皱起。待稍微平息之后,他仔细瞧着眼前的女子,果真生的曼妙,即便身上那件毡衣稍显奇怪,但也压不住她身上的光华,怪不得他老觉得她像个小白脸,竟没多想半分,他易水寒聪明一世,却被一个小丫头骗了一路。想到这,他撇撇嘴,不甘心地说道:“你这丫头,好好的扮什么男子,爷,不,我一世英明全被你毁了。”

  “老眼昏花,怪谁?”姬千凝好笑地摇摇头。

  “美人姐姐。”玄稚突然出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他跑过去拉起姬千凝的衣袖,不悦道:“方才,兄长看到你和坏蛋在这说话,吃醋了,拉着稚儿的手都加深了力道,你看,都捏红了。”说完,满脸委屈,把手伸出让姬千凝看他泛红的地方。

  易水寒听到被一个孩子叫成坏蛋,半天说不出话,指着自己的鼻子跳了起来,样子好生滑稽。

  姬千凝轻轻揉着玄稚的小手,让他坐到自己身旁,转过身看到玄启正黑着脸站在不远处,如此情形,姬千凝只能尴尬地笑笑,她伸手示意玄启过去,眼睛却没有看他,待玄启在她旁边坐下,她连忙解释道:“嗯,那个,这位是同我一路相伴到西隅的易水寒公子。”

  “一路相伴?”玄启看向姬千凝的眼睛,似笑非笑地问道。

   姬千凝知道自己无意中又说错了话,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急忙说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一路上都不知我是女儿身。”该死,她说完在心里咒骂,若是换做旁人,她才懒得多说几个字去解释,自己也不知晓为何好些次都会在玄启面前失了底气。

  “哦,我也没多想啊。”玄启笑着看了一眼姬千凝,语气带着一丝戏弄。

  “你。”姬千凝一时语塞,两颊涨得通红。

  易水寒看着两人眉来眼去,觉得自己生生被忽略了,为了找到一点存在感,随即拱手行礼:“易水寒这厢有礼了,初次见面,不妥之处,还请海涵,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玄启听他说完,心中觉得这厮还算是有点教养,脸上稍显悦色,回礼道:“易兄有理了,在下苏启,请坐。”伸手示意易水寒坐下说话。

  苏启,姬千凝听他说完,也没多大反应,她心里明白,玄姓特殊,他皇子的身份不可轻易示人。

  众人一时无语,各自饮着茶,稚儿率先打破了事先的宁静:“兄长,我们午时就走吗?”

  “是。”玄启朝他点点头。

  “用过午膳?”

  “你想饿着肚子?”

  “哦。”玄稚拨弄着手中的茶盏,乖巧地点点头。

  玄启突然看向姬千凝:“凝儿,该收拾行装了。”

  千凝朝他点点头,起身向楼上走去。

  易水寒听到苏启唤子衿凝儿,叹一口气,一种挫败感油然而生,原来,她告诉自己的名字也是假的,好生悲哀。

  ————

  千凝一行人用午膳时,易水寒厚着脸皮凑他们一桌,玄稚全程都用及其鄙视的眼神看着他,无意中得知他们要回大泽的消息,他高兴极了,硬要和他们同行。他原以为西隅是极美的地方,蓝天白云,辽阔的草原芳草萋萋,吹着微风,跨上骏马奔驰,将一切烦恼抛至九霄云外,可真到了这,他发现自己并不是如此不羁之人,他还是喜欢流连在都城的灯红酒绿中,无非对错,个人喜好罢了。再加上多日来水土不服,竟想早些回去,这不,正好结伴而行。

  可真是这样吗,一切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借口,那片故土上,有他最伤痛的记忆,当然,也有他依旧牵挂着的人。

  玄启没有说话,表示默许,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跟着凝儿来到西隅,现在又与他们结伴而行,是巧合还是另有图谋,他能轻易留他在自己身边,定是已有十足的把握,暗卫已去查他的身份,是不是敌人,很快会见分晓。

  用过午膳,为了避人耳目,他们准备从后门离开,苏卫早已备好马在那,玄启本来担心凝儿不善骑马,当看到她跨马的动作干净利落,竟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她并不像那些养尊处优的深闺女子,再加上出身行伍之家,想想也在情理之中,虽然凝儿表面看起来柔弱,可他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隐藏起来的英气与豪气。

  “主子,暗夜带来消息。”苏卫突然走到玄启身旁,用极小的声音说着,“城内突然多了好些死士,皆出自城南一家名叫凌云的酒肆。”

  “凌云,凌,三王子汉名姓凌。”玄启若有所思。

  “主子猜的不错,背后主使之人正是三王子的母亲凌霜儿,他们自以为是铜墙铁壁,可还是被我们的人渗透了。”

  “目标?”

  “姬姑娘。”

  玄启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姬千凝,接着冷笑道:“她这是怕自己的儿子为情所困,阻碍他们成就大业,哼,居然连一个无辜的女子都不放过,他也太高估自己的儿子了。”

  “有其母必有其子。”苏卫忿忿道,“不过主子,我们出城没有问题。”

  “就怕他们在城中找不到人,反应过来会穷追不舍。接下来的行程比较凶险,不可掉以轻心,还有,不可将此时告知凝儿。”

  “属下明白。”

  两人跨上马,快速追上前面的三人,玄稚赖着和姬千凝共骑在一匹马上,一路上有说有笑出了城,可此时他们并不知前方的凶险在等着他们。

  玄启望着姬千凝的笑靥,好似一朵绽放在微风中玉兰,纯洁无暇,沁人心脾,让人流连忘返。

  这样的女子,值得他用一生去疼惜。凝儿,就算拼上我的性命,也要护你一世周全。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