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蓦然再见你

第四章 初见

蓦然再见你 墨荷Mohe 2788 2018-01-13 01:39:00

  “嗨,师兄们好!”哥几个在食堂吃饭。一阵清脆的问候身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你好啊,师妹!来吧,坐下一起吃!”华哥一脸的热情洋溢。“不了。我已经吃过了。你们吃吧。”声音甜美而干练。不知道是怎么样一个姑娘让华哥如此献殷情。我一抬头看见她,猛然间,屁股就像装了弹簧似的弹了起来。怎么会,怎么那么像?难道她有返老还童的超能力?她是她女儿?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可是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长得那么相像的人呢?我的脑子里一片昏天暗地。“师兄,你拽疼我了!”女孩声音里带着丝丝的愤怒,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手紧紧地拽着她的胳膊。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

  “Stop!”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她喊停了。我无比尴尬的看着她。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是不是想说我长得很像你的初恋,或者是你已经过世的母亲,又或是我是你出了车祸失忆了的女朋友?拜托了师兄,这种开场白实在是太Low了好不好?”好一副伶牙俐齿,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听见身后一阵狂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他们开始了最毒舌的讨论。“啧啧,没看出来啊,宋博天。这些年来,你一直不找女朋友,我们一直认为你有什么龙阳之好断袖之癖呢,没想到原来你喜欢的是这种风格啊?”猴子一脸的诡异之笑。“不过,好像人家也不领你的情耶。”华哥附和道。“就是嘛,不过华哥,你是怎么认识这个小师妹的啊,该不会是人家对你有意吧?”老杨瞟了我一眼对华哥说。“算了吧,我有我们家宝宝就够了。再说了,这姑娘我可招架不住。她可是在我们社团出了名的“麻辣”,人送外号:江湖小辣椒。”华哥笑着说道。“江湖小辣椒?哈哈,这名起得好贴切啊。不过要追这个江湖小辣椒,难度可是大大的有啊。哥们,以后要是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就直说,哥几个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猴子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然后大家一脸的坏笑。此刻,我不知道如何辩解,只好无声的听着他们各种取笑。我终究是梦醒了。我的理智告诉我,江湖小辣椒终究是比不上恬静淡然的郁金香的。她不是她,只是长得很像,仅此而已。

  周六。

  我和系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自发组织了一场徒步旅行。虽然这种旅行每隔几周都会有,不过每次的活动就五六个人,可是自打我们在旅途中拍的照片在学校摄影展上夺冠之后,越来越的人蜂拥而至的参与进来,所以我们的小团体就变成了有组织、有纪律、有规模的社团组织。在众人的荐举之下,我很荣幸被选为副会长。其主要职责就是拍摄活动的照片以及编写文章投稿校刊,弘扬活动精神,传播青春正能量。我们这次的目的是一个离市区有60公里的森林公园。

  我们早上六点出发,将近十点多到达那里。道路很窄,两岸是巍峨壮丽的大山,一条小溪在大山的脚下蜿蜒流淌,走进山林,一切都是那么的心情愉悦,酣畅淋漓,山风清凉,阵阵野花香令人陶醉。感觉自己早已完完全全的融入了大自然当中。闭上眼你能潺潺溪水的声音,清脆悦耳的鸟鸣。大家决定休息一下再赶路,我却漫步在这样的风景里,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累,于是我独自拿着相机离开大家的视线去拍摄那迷人心醉的美景。阵阵的微风拂过脸颊,令人情不自禁的闭上双眼,丝丝凉爽酥炸了我的心。在喧嚣的城市里,无处安放的心灵在此刻似乎找到了归宿。不远处,一席白色裙衫的姑娘安然的坐在木板桥上,一顶淡蓝色的遮阳帽遮挡着面孔,给人一种神秘感。我立刻按下快门键,把这美景定格成永恒。

  后来我在校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字叫《最美人间四月天》散文,就选用这张照片为插图。“你是一流冷涧澄清许我循着林岸穷究你的泉源;你是一瓣鲜妍更有芳沁温存袭人的花气,伴着晚凉潜入我心。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最美的人间四月天!”文末我用才女林徽因的诗句结尾。这篇散文被很多师生称赞,我很开心却又有些失落。因为我对文字的痴情源于年少时读过的那些心爱的人送过的书;源于年少时的一场不为人知的暗恋。可是如今写出再美再动人的文字,她也未必能看到。

  “下个月就是我们学校的50年周年庆了,学校领导很重视,要求每个系至少出两个节目。我知道现在即将升大四,大家忙着准备实习,忙着找工作,准备毕业答辩。但是这是学校10年一遇的校庆,你们要是不参加的话必定会遗憾的,你们的青春记忆里会缺少一段值得回忆的岁月。所以我希望同学们能够积极参加,各位班委下去之后好好组织安排一下。”系主任在台上慷慨激昂的言说着。

  “晚会的观众席上不缺席已经够仗义的了,如今毕业期将至,大家都诚惶诚恐的,谁还会有那份闲情雅致在舞台上表演啊,再说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哪有那些时间和心思去排练啊。”

  “是啊,是啊。他站在那里说话不要疼。快毕业了,如果我们要是还没找到工作的话,他就不会在那里跟我们谈什么青春岁月的美好回忆了。”

  下面同学们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着。

  其实,到后来我们才发现,当年的那些诚惶诚恐,那些迷茫和焦虑在未来的日子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是在我们走过的旅程中添加了几分负荷而已。反倒是,那些我们拍摄过得那些青色的照片,写过得那些青色的文字,经历过得那些青色的情感,便成了我们青春记忆里不可磨灭的色彩印迹。

  “哎,这不坑人吗,系的男生平时看着挺仗义的,到关键时候一个个都将我拒之门外,难道让我一个在校庆晚会上唱独角戏吗?”华哥兜了一圈回来后哀怨道。“唉,委屈你了,我的班委大人!不过你这主意挺好的。”猴子调侃道。

  “好什么好啊,就我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很难登大雅之堂啊!”华哥无奈的说。

  “对了,咱宿舍不就有个钢琴王子吗?时不时的往琴房跑。你干嘛舍近求远呢?”老杨望着我说。

  “我知道啊,可是女生那边有一个钢琴独奏了,我们再来一个不大合适吧?”华哥说。

  “对啊,我怎么忘了?你不是还会弹吉他吗?你床头挂的那把吉他从来见过你弹,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啊?”华哥灵机一动拍着我的肩膀说。

  “还是算了吧,好久没弹了,现在生疏了都,怎么上台啊?”我望着那把搁置了很久的吉他,难以言说的思绪漫上心头:那是我高考结束后她买给我的。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她去上班,我就在家,坐在阳台上弹着吉他唱着歌,等待着她的归来。可是这样的时光并不长,开学后她就离开了,我背着吉他来到这里,将它搁置在床头从未弹起过,也不知道为谁弹为谁唱。

  在华哥软磨硬泡的苦苦央求之下,最终我们商议确定,两人搭档:他吹口琴,我弹吉他加演唱。

  “不过我得提前申明啊,我能拿得出手的完整曲目只有一首啊。”华哥说。

  “什么?”我问。

  “《远方情人》”

  “阿西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哥们,还唱这么老的歌!”猴子在一旁嘲讽道。

  “行了,自己上不了台,还对别人挑来挑去的。”华哥一脸的不屑。

  “不过这首歌还挺经典的,口琴加吉他将会是不一样的听觉盛宴哦。”老杨在那儿打了个圆场。

  每天晚上从图书馆出来,我和华哥相约去排练,因为我们都知道,毕竟是50周年的校庆,会有很多学校老师和一些市里的领导参加,不想草草了事,上台去丢人,所以我们要很认真的对待。离校庆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们练习的时间越来越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