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堕落在你的痛苦里

第171章 爱情刽子手

堕落在你的痛苦里 如意玥 2349 2018-09-15 01:07:50

  夏雨玥转头感激的对新生儿科医生笑笑,然后一手握住孕妇的手,一手轻抚她的额头,看到夏雨玥拉住孕妇的手,巡回护士不满意的说:夏医生你的手已经洗好啦!夏雨玥对巡回护士摇摇头说:没事等会我再去洗一遍就是了。然后细声细气的对孕妇说:你放一百个心好啦,等一会郭主任就会上来的。

  孕妇的头即时抬离床面眼睛瞬间转亮,脸上的表情更是即时从刚才的紧张、失望转惊喜问:你说的可是真的?

  夏雨玥很肯定的点点头说:真的,我为什么要骗你呢,郭主任还有事要处理,我先上来做准备,等会儿她就会上来的。毕竟信任比什么样的神奇灵药都要凑效,现在孕妇对夏雨玥缺乏起码的信任,就算是夏雨玥把手术做得再漂亮,可在她的心里依然会觉得郭主任的话肯定会做得更好。而现在对于孕妇来说没有遗憾、心甘情愿的接受手术比什么都重要,现在的郭主任之于孕妇无疑问的是最强有效的强心剂,都说医人治病难医心,既然现在已经知道孕妇的心意,当然治病的同时更要治心,所以才会给孕妇一针最强固的强心剂,好让她可以没有负担的接受手术。

  看到夏雨玥如此的没有半分隐瞒的坦诚,这时孕妇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为自己的小鸡心肠而羞愧,连目光都再不敢直视夏雨玥表情不自在的说:其实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是那么的年轻还漂亮。越到后边声音越小,也只有蹲在她身旁的夏雨玥可以听得清楚,夏雨玥知道现在并不是与孕妇计较的时候,只是无奈何的笑笑,继续轻轻的拍拍她的额头安慰说:没事的,等会儿我们郭主任就会上来的,你的手术是我们郭主任主刀。

  孕妇红着脸,轻轻的嗯了一声。

  在夏雨玥的安抚下,监护仪上的血压也开始慢慢下降,虽然尚未正常,不过已经让人放心不少,夏雨玥终于舒了口气站起来对手麻师说:开始硬膜外麻吧。麻醉不单是手术过程中让病人感觉不到疼痛,还可以让病人保持心情的稳定,看着手麻师开始注药,夏雨玥才放心的去再次洗手。

  于是心血管内科与新生儿科的医生虽然说估计自己可能上场发挥的可能性不大,也把可能需要准备的东西准备好、放妥当后就静静地站在一旁观望。

  该孕妇目前是孕33周加,已经有心力衰竭的先兆,心率增快明显,呼吸也急促,有呼吸困难先兆,一切准备好,郭主任也已经到位,看到出现在手术室中的郭主任,虽然郭主任一样是戴着口罩与帽子,孕妇依然可以从熟悉的身材及眼睛上看出她是谁这才真正的露出欣欣的笑。手麻师一确定麻醉平面已经适合手术,她们手术医生、器械护士等即刻各就各位进入状态,固定孕妇,铺无菌巾等一系列动作都是一气呵成,然后是郭主任沉静的说:手术正式开始,主刀的当然还是夏雨玥,毕竟医生站的位置对于病人来说不分不清楚具体的,不过在看到郭主任之后,她就完全的相信了夏雨玥的话,开腹、进入子宫,助手也是眼明手快,帮忙吸引,以免出血影响视野,然后听到夏说一声:已经摸到胎儿头部。大家在旁边就等着出婴儿,再听到夏医生说:胎头过低,帮忙挤压。于是手麻师马上去帮推压,同时对心血管医生提醒着努了努下巴提示他帮忙过来注意孕妇血压,在手麻师按压的时候,孕妇的血压明显的又开始上升,不过毕竟是专业的医生,依然还是可以评估出尚是在危险可允许的范围内,他并没有张声,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张声肯定会影响到大家的情绪,所以他只是紧紧的盯着监护仪没有说话。然后手麻师喊一二三,夏医生即说:出婴。一个粉扑扑的婴儿就被夏医生捧在手中,看着粉嘟嘟的婴儿眼睛未张在夏雨玥的手中,心血管的医生也终于悄悄地松了口气,毕竟婴儿已经安全娩出,后边就算是要用药也安全了许多。旁边新生儿科医生立马接过去,没过一会儿,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就传来了。夏医生与郭主任相视会心一笑,继续手下的工作。果然不出所料,孕妇在夏医生的手下顺利产下孩子。手术顺利完成,没有出现需要心血管科医生上台的事发现,婴儿也没有出现窒息等需要抢救的异常情况。于是大家一起收拾东西回科室,在大家的一遍赞美声中,夏医生再一次得到了神手的称号。

  下手术后还有段时间才到下班时间,于是她想要写记录暂时打发余下的时间同时也舒缓一下自己依然没有打到着陆点的心,可怎么努力快速地敲打键盘亦没有办法把晚上吃饭的事放一边不管,再没有心思去写记录,于是把手头上需要动笔的工作分工给带教的学生。一切安排妥当后,她才有时间理顺这段时间他与她之间微秒的变化,想着这段时间自己对他的冷酷与决绝,还没有开始打电话她就已经失去了信心,是啊他凭什么要帮自己的忙!自己一次次无情的伤害着无辜的他,把他的真心随随便便的踏在脚底,残忍的贱踏着他的真心还有对真爱的渴望,把自己所受的伤害毫无顾虑的加至在不明真像的他的身上,还为暂时的满足自己复仇的私心而让他倍受离别之痛的折磨。

  越想就越没有底气,越想就越觉得自己是这世间最残忍的爱情刽子手,既然给了别人爱希望,接着又毫无情面残忍的把别人的希望扼杀在摇篮里!只是每一次复仇并没有给她带来丝毫的快乐,看着痛不欲生的他在自己清冷、决绝的眼眸里离去,她的心与他一样的痛!抱着手机反复权衡再三的她,依然没有办法下定决心拨打电话。她抬起头来呆滞的盯着墙上的挂钟,多么希望时间在这一刻成为永恒,让她可以不为任何事纠结与取舍之间做艰难的选择,可时间并不因为她的犹豫不决而放缓慢行走的速度,依然是滴滴答答的欢快地完成自己的使命。墙上的挂钟即将指向五点,再不打那就真的又得撒谎了,于是抱着就义般的心情跑到了女值班室并反锁了门,缓了缓才开始难掩慌乱的用颤抖的手拨打了司南猷枫的电话,心里头其实是希望司南猷枫有事走不开。夏雨玥打了司南猷枫的电话,没有想到才一接通,那边就传来司南猷枫那冰冷的声音:夏大医生有事吗?稀客呢,给我打电话。

  夏雨玥也不理会他的讽刺话,想着拐弯抹角不如直接说了,反正申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干脆利落一点,还能落下个好名声,不抱希望的问:晚上有空吗?

  司南猷枫:哦,难道说我们的夏大医生想要邀请我共进烛光晚餐?这不好吧?和前男朋友如此走近!!!司南猷枫特意加重了前的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