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以嫡为贵

第十八章 含糊其辞

以嫡为贵 木嬴 2098 2017-05-03 07:45:00

  明澜嗡了声音道,“我就是气不过,明明他们义安侯府都有想娶的人了,还故意来求娶我,爹爹和娘亲不答应,就是不疼茂哥儿,这么虚情假意的疼爱,我真担心义安侯世子娶了表妹,将来生了儿子,还有咱们茂哥儿的地位吗?”

  沐氏气的心口疼,明澜忙让她别气坏了身子,沐氏咬牙道,“我决不能让茂儿再待在义安侯府了!”

  顾涉看着她,叹道,“茂儿虽是你我外孙儿,可他姓杨,是义安侯府的长子嫡孙,若真不放人,我也不能去抢。”

  明澜帮沐氏顺气,道,“娘,你放心吧,义安侯世子如果执意要娶什么表妹,咱们肯定拦不住,但他不是和我有婚约了吗,虽然是口头婚约,但义安侯夫人也不能当不存在,咱们就拿婚约换茂哥儿。”

  明澜说的轻松,顾涉看着她道,“你太意气用事了,这事你可以先告诉我,万一义安侯世子不娶表妹,真要娶你怎么办?再说,退亲也不是什么好名声。”

  沐氏赞同顾涉的话,道,“这么大的事,就不能先与我说了,我还真当你愿意嫁……。”

  明澜摇着沐氏,打断她的话,又望着顾涉道,“据我所知,义安侯世子的表妹和我差不多大,估计也还没有及笄,义安侯夫人这么急着要她过门做什么,都不惜借着茂哥儿来算计咱们了,我想这其中肯定有非娶不可的原因在,那我就拖着呗,看谁熬的过谁。”

  说人家怀了身孕的话,明澜说不出口,再者这样的事,小厮也不敢碎嘴,估计知情的,都被封口了,她根本没机会知道,只能说的含糊其辞,让沐氏和顾涉自己去猜了。

  显然,沐氏猜到了,不然她脸色不会那么难看。

  然后,明澜就被打发走了。

  明澜撅了撅嘴,依依不舍的走了,这事她肯定是没法出面的,能从中作梗一番已经是难得了。

  这一世,她占据了先机,要还过不好,被人耍的团团转,她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

  出了幽兰苑,明澜就抬手揉太阳穴了,先前一直不敢想,现在知道自己是重新活一世,往事她要好好想想了,不能出现任何遗憾。

  她往流霜苑走,碧珠提醒她道,“姑娘,三姑娘还等着你的秘方呢。”

  明澜还真把秘方的事给忘记了,便迈步去长松院。

  她这么用心的赔不是,自然要让老夫人知道了。

  她刚走到长松院门口,顾音澜就出来了,笑道,“你怎么来了,我正要去找你呢,方才丫鬟说你急着去幽兰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明澜笑着往里走,一边道,“没事儿,我听丫鬟说义安侯夫人来了,还以为茂哥儿也来了,心急看他。”

  顾音澜没多想,婚约的事,暂时就几个人知道,还没有传开,沐氏也不会让它传开的。

  正屋内,老夫人正喝茶,明澜上前福身,挨着老夫人坐下。

  顾音澜暗气,那是她的位置!

  但是现在有求于人,且忍了,她道,“你拿到秘方了吗?”

  明澜嗯了一声,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顾音澜。

  顾音澜迫不及待的接过,打开一看,见是明澜的字迹,眉头就拧了起来,“怎么是你写的?”

  明澜挨着老夫人,望着她道,“当然是我写的了,我都来不及和舅舅开口,他就有事出府了,知道你心急如焚,我只好写了信,央求了表哥去找王老太爷要的。

  王老太医写了秘方,随口打趣了表哥两句,表哥一恼,就把秘方卷成了纸团丢给我,说以后这样的事不要让他帮忙了,他脸皮薄,秘方皱巴巴的,我就誊抄了一份,你放心,我对了好几遍,没有问题。”

  原来如此,想到是男子替她讨的秘方,顾音澜脸红如霞。

  倒也没怀疑秘方有问题,她要是用了出了什么问题,明澜得担责任。

  明澜又拿出一张纸,递给老夫人道,“出门前,我和娘亲提起找王老太医要秘方,娘亲叮嘱我帮祖母要一份,可惜被表哥一起给卷的皱巴巴的,我就一并誊抄了,让人照着药方捏成药丸,祖母日日服用,定能长命百岁。”

  这两张药方,都不是王老太医写的。

  顾音澜的那份,她之前也用过,记得牢。

  给老夫人的,则是以前赵家老夫人用的,她每日服用,无一日间断,气色极好。

  明澜希望老夫人喜欢沐氏,对她有几分好脸色,沐氏心情好了,就不会抑郁,不会怀了身子保不住胎儿。

  听沐氏还想着自己,老夫人脸上闪过一抹愧色,把秘方递给王妈妈,道,“制成药丸,先服一个月。”

  然后又问明澜,沐氏身子可好些了。

  一般,老夫人是不会主动提沐氏的。

  不过明澜想,只要老夫人服了药丸,气色越来越好,就会越来越喜欢娘亲的,她有信心。

  正陪老夫人闲聊着呢,屏风处走进来一女子,肌肤胜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年纪比明澜只长半岁,但娇媚无比,容色绝丽,叫人不可逼视。

  来人正是长房新过门不到三个月的长媳宋媛。

  宋媛出身礼部尚书府,是宋家嫡出三房嫡女,嘴很甜,很得老夫人宠爱,虽然是孙媳妇,进门也不久,但一点都不比她们这些孙女儿差,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看到她,老夫人一脸笑容,这不,趁着明澜给她见礼之际,她就把明澜坐了半天的位置给占了,挨着老夫人道,“不过才几日没来见老夫人,怎瞧着老夫人的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

  被夸气色好,老夫人脸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捏着她的脸道,“我瞧你倒是清瘦了不少,大夫开的药,当真一点用处也没有?”

  这几日,宋媛身子不舒服,疼的死去活来的,都是待在屋子里,闭门不出的。

  她摇摇头,想到那种疼痛,还心有余悸,老夫人心疼她,宽慰道,“等生了孩子就好了。”

  宋媛脸上腾起一抹红晕,羞不自胜。

  顾音澜坐在一旁,拍了自己的脑门,惋惜道,“我怎么把大嫂给忘记了,王老太医医术高超,应该让他也给大嫂开一张药方,肯定管用。”

  说着,顾音澜往明澜身上瞟,显然,是要明澜再帮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