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六章 小女式微

木槿随风 枫于越 2032 2017-04-13 10:42:42

  揉了揉眼睛,刺目的日光正从窗外直射而入,伸出一条胳膊微微遮挡,顶着阳光的床边,正站着一个小姑娘,毫不掩饰地捂嘴偷笑。见他骤然醒来,小姑娘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却还强板起一张脸,脆声道:“爹娘让我来叫你起床,日头都出来了,怎还赖着不醒。”

似乎是看到楚遂枫一脸迷茫,她仰起头来故作大方道:“我爹爹就是你师父,你以后就叫我师姐吧。”

楚遂枫不禁有些好笑,这小姑娘看着也就五岁左右,声音也还未脱奶气,却装出这样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倒真是有趣。心里虽这么想,可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他自然懂,面上摆出尊敬一片,满是诚挚的眼里差点迸发出光芒:“师姐好,遂枫初来乍到,不识师姐,师姐勿怪,以后还要仰仗师姐提点照顾。敢问师姐芳名?”

小女孩一双明眸顿时盈满骄傲,似是极受用,大力地拍拍胸脯道:“我叫式微,不过你只能叫我师姐。放心,当师姐的自当好好照顾师弟。”

“如此多谢师姐。”楚遂枫低头窃笑,扮猪吃虎之道自己可是深谙于心的。

收拾整齐后,随这个小师姐出门,发现此处果真别有洞天,山势已然高耸入云,山巅之处却被硬生生掏出一片空地来,屋舍便建于此地,地方不大,一户人家住来却也十分宽敞。更为重要的是,此地极为隐蔽,在外界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发现的。

院内正中坐落着一栋三层主屋,两侧各有双层小阁楼,一应楼阁皆用竹木而建,映眼一派苍绿,倒很有神仙洞府之感。

昨晚自己住的便是左侧阁楼一层的房间,不由得好奇起其它屋舍来:“师姐,不知这些屋舍都是作何用的?”

“哦,这个啊,两侧阁楼都是住人的,爹娘住东阁二层,我住西阁二层,你们来了以后,都住西阁一层,东阁一层空着的,做客房,偶尔一身白衣的会来小住。”式微边说边用手比划着。楚遂枫却立刻抓住了她不经意间提起的“黑衣”,假装随口一问:“师姐,一身白衣的是谁啊?”

式微这才反应过来,脸色瞬间一变,继而就捂住了他的嘴,四处打量一番以后,才恫吓他:“我随口说的,没有什么,你记住,千万不可在爹娘面前提起,知道了吗?”楚遂枫看她如临大敌的样子,心内好奇更甚,迫于威势,暂时只好放下。想开口答应,嘴被她捂得十分紧,试了几次,无奈放弃,只能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式微倒也好哄,这样便轻易地放开了他,接着刚刚的话头继续介绍了起来:“主屋呢分三层,一层为日常用的,饮食,会客之类;二层是文房,放着好多书,爹爹在此温文,三层是库房,摆着些杂物,我不常去。日常习武的话,就在院中或者后山空地处。”粗略讲完后,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的自得毫无掩饰,却对上了楚遂枫微微蹙眉沉思的样子。

察觉到话音已落,又看到“师姐”一脸狐疑,楚遂枫立刻凝聚精神点头称是:“多谢师姐指点,如此这般清楚,遂枫已都明白了。遂枫冒昧,敢问家中有多少人?”

“就我们呀,之前三个,之后五个呗。”被他夸得得意,式微嗓音愈发清越。

“哦。”轻应一声,楚遂枫暗想,如此,师父师娘当是没有儿子,只此一女。只是,却为何也未多收几个徒弟呢?

正想着,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主屋前,常成正侍立在一旁,见了他,立刻跪下行礼。楚遂枫一把将他扶起,自己则上前一步向师父师娘问安,正屈膝欲跪,却被一把扶住,“自家人不必这些虚礼,以后这便是你的第二个家,只当在自己家,枫儿可愿意?”一股带着熟悉感的药香扑鼻而来,与娘身上的一般无二,抬头看去,原是师娘。不禁暗忖,师娘也是精通医道吗?

师娘衣着质素,不施粉黛,杏目含笑望着自己,眉似远山,唇线细长,与娘相比,多了几分英姿飒爽之感,是很质朴的美,与师父的逸然出尘正相配的。

见他知礼地点头应下,满意地微微一笑,“我以后唤你枫儿可好?”师娘慈眉善目,让楚遂枫甚感亲切,忙点头称是:“蒙师娘不弃,自然是好。”“那我也要叫你枫儿。”一旁的师姐骤然插嘴。

“胡闹,这是你师兄,怎可如此没大没小。”师父难得的很急切焦躁,直接开口教训,楚遂枫都不禁为之一惊。

“不管,我要当他师姐嘛,爹爹,就让我做师姐嘛。”式微却似完全不怕,一下蹿到师父怀里,撒娇般扯着师父的衣袖来回轻晃。

师父蹙着眉头似乎极无奈,却又好像完全没法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发火,只好抿着嘴不说话。

楚遂枫正欲站出来,一旁的师娘却发话了,悠悠然的语调里有些戏谑:“既是师姐,那日后便需给师弟做好榜样,每日三更起读书习武,直至子时,不可懈怠。”轻轻浅浅只一句,式微立时就蔫了下去,瘪瘪嘴,求救似地仰面看着爹爹,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似乎知道娘亲那里自然是不会松动的,她只得磨蹭着直起身来,不情不愿的冲楚遂枫道:“师。兄。。。”

师父师娘看着,楚遂枫不敢多说,只得应下,却对那三更起,子时休不知该如何是好,这还是长身体的年纪啊,睡眠很重要的,他不住在心里暗号。或许是懂他心思,师娘转头便出言宽慰:“枫儿自不必如此早起,只按天亮起便好。”突然的柳暗花明,让楚遂枫欣喜莫名,点头应下,却转头看向式微。果然看见她猛地抬起头,很不忿的样子,却也只片刻便悻悻地低下了头,似乎对师娘所言不敢置喙。

而师父则是一直淡笑着默然不语,不过总算让他看到了几分亲和,难得的像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