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五章 初入山林

木槿随风 枫于越 2498 2017-04-13 10:27:39

  敕云子一直在他们前方纵马而行,常成和楚遂枫则策马勉力追赶,此刻的京城尚在沉睡,行经之处寂静无声,但楚遂枫却隐隐觉得好像有人影从旁一闪而过。过了护城河的桥,他刻意伸长了脖子回头望了眼,除了一片厚重冰层和屋舍上的皑皑白雪,一无所有。

如此这般,出了京城时天色才微明。到午时,三人两马已经走过了好几个郡县,便在路边找了家小小的摊位稍作休息。纵观前世今生,楚遂枫从未骑过这么久的马,何况还是接连不断的赶路,虽是管道,甚为平直,他也早已头晕眼花,却也不敢在师父面前说什么。

一下马,便瘫在一旁倚着树休息。常成手脚利索地伺候他喝水,又喂着他吃了点带的点心,这才稍微缓了过来,楚遂枫一脸茫然地看着这陌生的风景,问常成道:“这是何处?”

“回公子,这是乌林郡。”常成边替他擦着嘴角边说道。

“离京多远了?”楚遂枫微微点了点头又问。

“我们走得早,加之骑得快,如今已约莫三百多里了。”想着小公子或许开始想家了,常成也有点不忍,却全然不知自家公子真的只是懵而已。

“恩,师父呢?”略一思索,他继续问道。“敕云先生在河边休息。”顺着常成的手指的方向,楚遂枫看见一袭青衣的敕云子静驻河畔,目光悠远,若有所思。缓步走了过去,垂手站在旁边,恭声轻问:“师父在看什么?”

敕云子将投向虚空的渺远目光收回,含笑看向他,“并未看什么,为师只是乐于放空身心于这自然,自在舒适的感受着自然与身心的融合。枫儿年纪还小,应当不大能领悟吧。”

听到这颇具道家思想的话,楚遂枫暗暗腹诽,这些东西前世我就懂了,但面色上却展露着惊疑,宛若好奇宝宝般:“枫儿还小,尚不能参悟师父所言。枫儿也时常于无人处发呆,只是娘亲常说看着有些傻。”嘿嘿,其实是你傻。

“哈哈,枫儿倒有几分慧根,孺子可教,须知大智若愚,正是此理。”敕云子自然不知他想些什么,很是欣慰地展颜一笑。

“是,师父,徒儿受教了。”楚遂枫恭敬低头,唇角却勾起。

“你我师徒,本是缘分,以心相交,以诚相待,倒不必这许多俗世虚礼,徒增烦扰。”轻抚着徒儿的脑袋,敕云子眸中恢复了一派清明。

歇息片刻后,三人继续上马赶路,又走了大约三四百里,到晚上的时候才找了家客栈歇脚,躺在床上,感觉到整个人散架一般,楚遂枫不禁长叹出声,这小身板可真不禁折腾啊,难怪娘那么担心呢,日后若能习武,定要练得一副钢筋铁骨。

身子困极,心思却清明得很,怎么也睡不着,常成就在地上打的地铺,本也没睡着,两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来。

“你说还有多远才能到呀?”无力哀嚎着。

“听先生说,似乎明日再赶一天路便能到了。”常成表示很心疼公子。

“唉,师父所住之处当真离家千里。”要是有飞机就好了,火车也行,实在不行,汽车也不错啊,我自己开还不行吗?哭。

“公子,我知道您想家了,我也想家。”常成轻翻身过来,又说道:“公子,这路途颠簸,吃住都差,先生仙风道骨的无所谓,可您何时吃过这样的苦,让夫人知道,不定得心疼成什么样呢?”

“我还好,但若让娘知道,肯定会十分记挂。哦,对了,你明日临走前帮我把这封家书寄回去,就说一切安好,让爹娘放心。”说着,楚遂枫起身从包袱里翻出一封信递给常成,他自小跟着爹娘学,识文断字早已不在话下。

“是,公子,可是这以后只怕都会如此吃苦受罪了,常成倒没什么,只是心疼公子。”接过信塞到包袱里,常成继续说道。

“无妨,拜师学艺,入山修行本就是爹娘所愿。何况正如爹爹说的,男儿家怎能一直在府中享乐,也当历练自己。”定定地说着,他也微微握紧了拳头,眸光闪闪,心中暗道,此番必不负爹娘所愿。

第二日,还是一早出发,刚过午时,就进了座林木茂密的大山,起先还能勉强在林间小道上骑行,越往里走,山路越发崎岖难行,只得下马步行,敕云子在前,二人紧跟着他的步伐。也不知走了多久,衣服上都遍沾草叶,眼前的景象一会儿全被笼天蔽日的树冠遮盖,一会儿又倏地林尽石出,周遭云雾缭绕。

如此几来几往之后,天色已经慢慢变暗,他们也到了一片密不透风的竹林前,竹木皆成参天之势,与亭台楼阁里那般秀美的竹不同,此刻映目是一片苍劲挺拔。饶是前世曾爬过不少险山峻岭的楚遂枫也不禁瞪大了双眼,此地,就算是称之为原始森林也不为过。古代的高人都喜欢住在原始森林里?

师父看了他一眼,见他倒是坦然,心里赞赏,面上依旧淡淡道:“枫儿,跟紧我。”便抬步向竹林走去,在竹林前站定,只口中轻声默念几句,手掌换位拨动,快得如一片幻影闪过,面前密无缝隙的竹林突然就洞开了一条一人宽的小径。

楚遂枫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自己刚刚是不是眼花了,这里本来就有路吗?迷糊着被常成带着走,这难道就是传闻中的奇门遁甲之术,难道古时候真有此术?不是小说里唬人的么?带着一头雾水,三人沿着小径缓慢前行,一路上,竹林几经变化,似乎是脚步所到之处就恰好有路出现,一走过又立刻恢复原样,这路也七拐八拐,两人只能紧紧跟着敕云子的脚步。

最终,在天色完全黑透之前,三人总算从竹林里走了出来,一回头,竹林果然又瞬间严丝合缝,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楚遂枫很想抽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中了药才出现幻觉,却放弃了这个想法,而是对这个师父佩服得五体投地,决心跟着他好好学。将来定能做一个武功高强的侠客好仗剑江湖,惩奸除恶,逍遥一生。

三人复又走了一段,忽闻水声渐起,敕云子停了下来:“到了。”楚遂枫紧跟着顿住脚步,开始打量起四周,眼前应是一间屋舍,但天色已晚,月色晦暗看不大清楚,但总归到了就是好的。又走了几步,似乎是进了府门,他发觉院内倒很宽敞,正在左顾右盼,屋内似乎听到声音,一女子推门而出,打着灯缓步而来,依稀可见眉目俊秀。

“枫儿,这是你师娘。”敕云子不紧不慢地介绍道。

“枫儿见过师娘。”“小人见过夫人。”楚遂枫与常成一一见礼。

“这就是楚师弟的孩儿?”柔柔的声音倒与娘亲有几分相像,让楚遂枫莫名一阵亲切。

“正是。”

“来了就好,路上累坏了吧。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枫儿就随师娘来,今日先休息。”楚遂枫又看了眼师父,似乎并无异议,这才告退随师娘而去。

躺在竹木做的床上,很是神清气爽,加之困倦难敌,楚遂枫很快就沉沉睡去,一夜香甜无梦。

次日凌晨,迷迷瞪瞪中突然感到鼻子很痒,忍不住地想打喷嚏,然后就本能地一声巨响“阿嚏——”,他整个人也被震醒,反射性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