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十三章 我回来了

木槿随风 枫于越 2355 2017-04-15 22:05:26

  望着他们绝尘而去的背影,敕云子眸光逐渐深重,有一个人早在这之前就带着东西去了京都,枫儿早慧,六岁时便能用装傻逃过自己的试探。可是,若他知道自己很快又会和那把龙驭剑重逢,面临又一次的抉择,而到那时,他还能如此坚定地拒绝吗?

——————

七载未曾走过出山之路,师父特意用云锦画了路线图给他,详细标明了沿路的机关玄门,楚遂枫跟着敕云子学习日久,奇门遁甲虽未及精通,却也略知一二。不再如来时的大惊小怪,坦然地看待换位易行,这一世的学习对他而言收获最大的,就是确认了前世的高度文明的确在很大程度上损毁了一些传统,而自己曾经信奉的科学,还太过浅薄,无法解释很多东西,只是一味的否认。

仰面看了看天空,晴朗的几乎一尘不染的蓝天上白云悠悠,想起师父教授星象时,曾饶有兴味地向自己指着东方夜空一颗微微范紫的明星,“枫儿啊,此星名紫薇,主君相,非国君,而是帝君,天下之主,说来也巧,这星,是你出生之日重新升起的。”

一路畅通无阻,太阳刚过西山,二人便已到山下了。

停了下来,吃了点干粮,稍作休息,又扬鞭启程,他们赶在天黑前到了最近的村镇,找了家客店休息住下,准备第二日再赶路。

此隔经年,再入人世,楚遂枫觉得恍如重生般陌生又带着些熟悉,山林之悠游自得已经快要让他忘记俗世的红尘纷扰,如今却是切肤的真实了。落脚的这村庄,虽说是客店,却极尽寒酸,连招待住客的饭食也是杂粮粟米,床铺虽然也是旧的,却好在还干净,倒也可勉强歇脚。

想想自己在此世的匆匆十四载,即便在山林中,也可算锦衣玉食,供养得当,虽然早知这世民生艰难,却是第一次亲自见到,感受这贫苦之困,不由悲悯渐生。但他知道,人在外不可露财,所以只是临走时偷偷给了店主的小女儿一点散银玩耍,便又匆匆上马。

接连不断地赶了两天路,想起爹娘家书里的思念,他就忍不住愈发奋马扬鞭,腿渐渐有些麻木,身子也快要失去知觉,可臂膀还是机械地不住挥动。恍惚间,娘亲的音容笑貌就在面前:“枫儿,快些回来,娘等着你。”

“公子公子,慢点吧,这都已经到乌林郡了,离京城不足半日路程了。再这么赶下去,就算人受得了,马也受不了呀。”常成在快要晕过去的边缘,终于按耐不住,一边挥着汗,一边竭力大喊。

楚遂枫闻言微微放缓速度,看了几眼身下的马,虽然是千里良驹,却也在“吭哧吭哧”地不断粗喘,腿脚打颤地艰难迈蹄。

“乌林郡,又到乌林郡了吗?”轻语呢喃,他没有转头,微扬声道:“那就稍微休息下。”收了鞭,一勒缰绳,侧身跳下马来,常成也随之下马,牵过两匹马栓到河边草地旁,让它们自己饮水食草。

楚遂枫背靠一棵柳树坐了下来,静静等着心神恢复,静静看着河上风光依旧,自己却已变了模样,不禁感慨时光易逝。

想起上次走这条路时自己还是稚嫩的孩童身躯,只需恰到好处的讨巧卖乖便能博得大人的宠爱和想要的东西。这次回去,却已变成少年郎,不久还要定亲。

定亲,唉,想起定亲楚遂枫就头疼,他毕竟还坚持着前世自由恋爱的婚恋观,可如今却要接受包办婚姻,为了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跟一个自己不甚了解,甚至素未谋面的女子定亲。或许要等到洞房花烛才能知道她是高矮胖瘦,这可真是让人郁闷。

正想着,常成也坐到他旁边来,从包裹里掏出水袋递给他,道:“公子,喝点水吧。”

“恩。”楚遂枫随手接过水袋,喝了两口,又递回给了他,目光依旧散落在远方。

“公子,等了这许多年,终于要回府了,却为何好像不太开心呢?”常成装好了水带,看着他眉头微蹙,神情阴郁,忍不住问道。

“没有不开心,只是有些忧虑。”楚遂枫淡淡的说道,眉间阴云依旧。

“那,让我来猜猜,公子必是忧愁未来定亲的是哪家小姐吧?”常成坏笑着故弄玄虚。

“你,咳,本公子何必担心这些,爹娘自会择得良家闺秀。”楚遂枫被道明心事,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下,一本正经道。

“公子何必瞒我呢?男子好奇未来的妻子是天经地义的,何况以公子这般玉树临风,俊逸卓然又家世高贵,便是公主,又有何娶不得的?”常成越发起劲儿,说个没完。

“住口,此等悖逆之言不可再说,你要记得,京城不比山中,你若不能谨言慎行,便不必跟着我了。”楚遂枫见他口出狂言,语含不敬,语气一沉,冷声说道。

常成也知自己说错了话,立即起身跪下:“公子,是常成失言,愿受责罚,求公子饶恕,莫赶我走。”说完重重地磕了几个头。楚遂枫见状,起身一把扶起他:“罚就不必了,只是日后却不可再如此。京城乃是天子脚下,遍布王孙贵胄,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必对尚书府不利。”

“是,公子,常成记下了。”

“恩,你可曾娶亲?”转瞬,楚遂枫想起了什么似得,问他。

“尚不曾,跟着公子进山之前定了门亲,却还没来得及完婚。”常成似乎有些羞涩。

“我记得你长我十岁,如今已经满二十四了吧。如此说来,倒是我耽搁了你。”楚遂枫想到为了自己,把人家好好的姻缘拖了这么久,瞬间有点抱歉。

“公子说哪里话,我本就是府中家奴,成婚的也是府里在庄上的佃户家的女儿,便是为了公子不成婚也毫无怨言的。”常成一脸惶恐的说道。

“好,我自然相信你的忠心,只是此次回去,却也是时候择良辰让你成婚了。”

“是,多谢公子。”常成一激动,差点又要下跪,忙被楚遂枫扶住。

楚遂枫知道没法跟他聊什么自由,平等,权力,来这里这么久,他还是没学会享受这可怕的阶级优势。如今即使已经精通这个朝代的礼法,却还是不由得怀念前世的轻松自在,不必时时刻刻谨言慎行,依礼循规蹈矩。

歇息片刻后,就又上路了。如今,离京城已经不足百里,只要加快赶路,便能在城门落锁前到达京城,一想到就要见到阔别已久的爹娘,楚遂枫心情自然激动,却也有一些莫名的没底,大概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更怯吧。

马儿歇好了以后奋蹄如飞,连带着楚遂枫也心随意动,肆意畅然。太阳未曾下山就已经到了城下,看着一如往昔气势恢宏的高大城墙上御笔而书的“京都”二字,楚遂枫在心里感慨万千:“我回来了。”

城门外一侧的阴影里,有人微微探头,看到他们后,迅速消失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