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八章 素质教育!

木槿随风 枫于越 2814 2017-04-13 10:42:42

  翌日清晨,楚遂枫起了个大早,常CD被吓了一跳,公子向来贪睡,却为了学艺起这般早,看来敕云先生是真的很厉害,能让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公子乖乖听话。正想着,就被拍了下脑袋:“想什么呢?赶紧收拾出去了,要晚了可不好。”楚遂枫急切地边走边道。

“是公子。”常成赶忙回神跟上,扫一眼灰蒙蒙的天色,分明还早啊。

“拜见师父师娘。”正准备行礼,突然被一把扶住,楚遂枫抬头,看到的是师父悠悠然的样子:“以后不必行这些俗礼,你我有师徒之义即可,亦师亦友,亦高亦低,本无定数。”

“是呀,枫儿,只把这当你第二个家,山中不讲那些俗礼的。”或许是怕他疑惑,师娘温柔出声解释。

“是,枫儿谢过师父师娘。”楚遂枫决计不再捕风捉影,自我烦忧,如此甚好,倒省得一天到晚下跪磕头,可比在尚书府还自在几分。师父师娘自是不知道这正中楚遂枫心意,还以为他惶恐不适,暗自强撑呢。

吃过早饭,就开始了第一日的学习,敕云子教授分六块,诗,书,礼,武,兵法,还有一门就很厉害了——帝王之术,楚遂枫一听这名字便感觉不妙,果不其然,这门课独独教授自己。有心拒绝,可师父传授,绝无不学的道理,也罢,就听听看咯。师娘则教他们习乐和医术,因为只有楚遂枫和式微两个弟子,所以没有很多夫子院里的繁文缛节,倒是多了很多寓教于乐的自如扩展。

本来就有着前世应试教育拼杀出的优秀大脑,再加上之前在尚书府里长日无聊,楚遂枫都是靠看书打发时间的,基本的素质已经足够。娘亲善医,虽不再治病救人,偶尔也会跟他讲几句医理,所以前几日学习时,即使他刻意地装傻充愣,还是被师父师娘眼中惊异的火苗羞红了脸。

许是两人商量过后,把本来打算慢慢开的课加快了速度。这下楚遂枫开始感受到了挑战性,别的不说,练武和习琴那可都是慢功夫。本以为小师妹肯定会跟不上,却不想小师妹学起琴来比他还快,只是诗书稍逊色他一点。这下,他更加只能打起精神好好学。

好在师父和师娘的教授都十分透彻入理,认真听下来,颇有几分醍醐灌顶,兴趣大增之下,楚遂枫和式微都十分认真地努力学习。式微这小姑娘虽然幼稚,骨子里却有一股倔强,卯劲儿要跟他比,整得楚遂枫叫苦不迭,又怕输给一个七岁小姑娘,失了颜面。修习自然更加刻苦,虽不能悬梁刺股,闻鸡起舞还是坚持了下来。

不知不觉,来此已经月余。

这日的习武课,楚遂枫和式微早早地扎完马步,打完几套热身的拳法,静候敕云子到来。敕云子却吩咐常成来带他俩去兵器房。之前参观的时候,兵器房不过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这次敕云子却让他俩认真端详,似乎是要给他们挑选兵器。

楚遂枫看着面前整齐罗列,堆积如山的兵器,简直眼花缭乱。想了想,兵器不能太大,携带不便,再说了行走江湖一把折扇风度翩翩甚好,一把九齿钉耙扛在肩上就有碍观瞻了吧。想着剑应当是最好的选择,他就认真的挑了起来,却一时还未能找到合眼缘的。正看着,突然听到式微兴奋地大喊:“爹,我要这个!”

顺着她的声音看过去,手里攥着的是一把软鞭,却好像不是普通的材质,像丝质银白顺滑,又如百炼钢坚硬柔韧,软似蛇可绕成一圈,韧如筋可横断钢铁。这小丫头眼光不错啊,果然,敕云子也望着她手中的鞭,微微一笑,目露欣然:“好,这沐云鞭就给你了。明日起我会开始教你鞭法。”

“好,谢谢爹,这就是沐云鞭啊,娘亲的师父曾经使过的兵器?难怪这般亲切。”紧紧把软鞭抱在怀里,式微格外开心。

“恩,是云老爷子曾用过的,我们离开时他赠与你娘的,你能选中也是缘分。”敕云子缓缓道。

“爹爹放心,孩儿定不负此鞭威名,练就一手好鞭法。”边说边朝楚遂枫眨了眨眼,满是调皮的目光里有着一丝挑战意味。

见敕云子未置可否,楚遂枫笑着开口道:“师妹宏愿必成,祝愿师妹神鞭沐云。”

式微朝他吐了吐舌头,傲娇地翘起了脑袋:“如此,谢过师兄了。”

楚遂枫笑了笑,低下头继续挑了起来,突然看到一柄硕大的钩镰戟架旁,随意横着一柄剑,外表看来极为普通,没有鎏金镶玉的华美,却好像有一股莫名的感觉在吸引着自己。

没有迟疑地,上前一把拿了起来险些掉下,意外地很有些沉,要双手才能执得起。材质也不知为何,细细端详之下,发现剑柄楚十分精细得雕刻着纹路,隐隐约约,像是龙纹,剑鞘上是跟剑柄相配的纹路,合在一起正是一条欲腾云而起的巨龙。

古朴的剑身极隐蔽地掩饰了纹路,若非仔细端详,绝难看出,其间暗藏气蕴。用尽全力抽出剑身,一道白光瞬间闪现,双目被剑光一晃,甚至有几分晕眩。阖口处的落尘表明这剑久未出鞘,内里却未有半分锈蚀,堪堪剑气逼人,连楚遂枫这种不懂行的人都看得出此剑绝非凡品。

有心想选它,却也知晓龙纹在这个时代的意义,一个不慎,便是谋反作乱的证据。本想放弃它另选旁的,可这剑宛如粘在手上了一般放不下来。敕云子看向他的时候,眼神顿了一顿,惊喜一闪旋又转向悠远,让楚遂枫更加蹙眉。就欲直接放下,敕云子忽然开口:“枫儿只管选自己所爱就好,须知缘由天定,勉强不得。”

“枫儿不知何为缘由天定,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剑,枫儿不喜欢,还是另选旁的吧。”恭谨又坚定的语气,楚遂枫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无论是什么命运,你们有什么暗示和谋划,我统统不管,本公子只要这一世安逸逍遥。话音刚落,剑就被重新放了回去,随手挑了旁边一把装饰精美的宝剑做兵器。

禀告师父时,敕云子脸上的高深莫测中夹杂了一丝耐人寻味的探索,楚遂枫视而不见,终是默许了他选这把。

选好了兵器,每日的习武便从基本功,拳法又多加了鞭法和剑法,每每让他二人互相切磋,练起武来日子倒也匆匆。

师娘每日晚饭后教他二人乐法,沪章国好艺,上至天子,下至庶民,几乎人人识礼好乐,也参加过不少礼乐宴会,却不得不说师娘的琴艺堪称伯牙绝弦,子期驻足之高妙。跟着学了一段时间,虽然悲伤地发现自己比不过小师妹对于乐理的掌握,但也是颇有所得。医药倒也算是入了门,每隔几日便会去后山采草药,粗识药理也略知药性。

师父的诗书造诣都极高,一手好字力透纸背,让楚遂枫十分佩服,诗文词章也每每徜徉恣肆,一如其人。要说兵法,重在兵不厌诈,排兵演阵之术变化无穷,一开始只是教给他,后来他们便开始以沙盘为阵演习实战,考察的是他融会贯通,灵活运用的能力。星象之术只是略有涉及,楚遂枫本不信那套观天象之说,却在师父的讲解下,愈发对神秘的星象感起兴趣来,时常缠着师父询问不停。至于礼法,本就在尚书府这种世家长大,从小耳濡目染了不少,学起来也是如鱼得水,十分轻松。最麻烦的还要属帝王之术,跟自己记忆中的厚黑学略有相像,即便很努力地消极怠学,却还是有着天然的优势,师父眼中的光芒骤然一闪时,楚遂枫就知道自己大约又语出惊人了。

不知是否是无师自通了素质教育,师父师娘教授时往往旁征博引,例证相佐,寓教于乐,使得修习十分有趣,两人更是半点都不肯放松,每日勤加苦练。

转眼半年都已经过去了,楚遂枫跟式微也先后满了七岁,在这里的第一个不在尚书府的生日,七个人在一起,师娘做了一桌好菜,师父也大方的把楚遂枫羡慕了好久的那副字送给了他,让楚遂枫觉得山中的时光倒也十分有趣,只是有些思念爹娘,这么久了却是连家书都没有一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