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十二章 随心而动

木槿随风 枫于越 2237 2017-04-14 11:51:22

  一年半后,楚遂枫已经十三岁,再有三个月,他便满十四,为弱水之年。在沪章国,十四岁极为重要,他们视之为从童年变为少年的节点,类似于古代的及冠,但在沪章礼法中,称为弱水之年。弱水之年当结业,祭祖,定亲,然后入世。解释一下就是满了十四岁,学习者当结束学业,返乡祭祖,再定下婚事,随后选择未来从事的行业并去做。所以,弱水之年是要回祖籍祭祖,昭告族亲耆老,求得祖宗保佑的。也就是说,楚遂枫的山中生活将要结束了。

十四岁之后再过两年——十六岁,称为匀水之年,匀水之年当娶妻成家,分宅另居。也就是要把两年前定好的婚事结了,再自己带着媳妇出了家门另找屋舍居住。

自六岁起离府修习,到如今已经整整七个年头,楚遂枫天资聪颖,又敏而好学,已将敕云子夫妇所授学得不差分毫,连那浩如烟海的巨大藏书库也几乎看完了。如今,已可谓业成。月前师父就去信告知爹娘,听闻回信今日才到,楚遂枫还未见,但他也深知,自己要归家了。

并非没有不舍,七年的时光里,师父师娘待自己如同亲子,除了此前那次杖责,甚至从未对他说过重话,又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毫无保留,可谓师恩如天。小师妹,若不论那些让人烦忧的事,她天性率真,活泼可爱,陪着自己一起长大,让这山里的生活,丝毫不觉得单调苦闷,反而适意自在。

可自己毕竟是要回去的,愈长大愈明白肩上的责任,爹娘再无子嗣,自己是尚书府唯一的男丁,又是楚氏一族孙辈。整个尚书府,楚氏大族,爹娘,都在等着自己回去,他深知在此世门第有多重,若后继无人,纵然再如何权势滔天,也不过过眼云烟。如今自己已然长大,是时候回去做个男子汉,与爹爹一同,为楚家撑起一片天。

这许多年来,少时便疑虑过的事,从未被直接摆到面前,日复一日地平静如水,可楚遂枫,仍旧隐隐察觉了几分。

十岁那年,自己无意中偷听到,师父和那最常来的白衣人的只言片语,刻意压低的声音里,有“计划”,“齐家”,“云家”,“主上”,还有什么“尽在掌握”;

还有自己偶尔撞到出入书房中的白衣人们时,他们齐刷刷地跪下低唤——“少主”;

还有他至今难以忘怀的那次“天下之谈”;

还有那把剑,那把让师父平静如水的眸子大放异彩的龙纹宝剑,虽然被自己放弃后已过数年,但楚遂枫依旧清晰记得那傲然的龙纹,还记得把它握在掌心时感受到的啸然剑气,以及自心底油然生出的波澜壮阔;

他猜到了师父必定有所图谋,非甘于山林,那爹爹送自己过来,是也参与了那个图谋吗?自己的人生,或许,从那句莫名其妙地“少主”开始,就不会简单,若真的面临抉择,又该何去何从?

本来无谓其他,若只让他随心而动,便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旁的人事,一概不论。但这么多年亲如父子,若有一日要对师父举剑相向,自己真能下得去手吗?若是自己的爹爹,又该如何呢?还有小师妹,她总是个天真的心性,宁折不弯,若自己与师父刀兵相向,她岂非心痛如绞?

想到式微,楚遂枫的心就不由得揪着。一年多来,他们默契地绝口不提那夜之事,一如既往般要好,却都明白,有些东西再不一样了。偶尔他会瞥到那怔忪凝视自己的目光,只能不露声色地移开,佯装不知。这情,似乎并未随时间淡去,反而愈是深重,自己,只怕是注定无法回应。

练着剑,想到这些,心绪难平,连带着呼吸也杂乱了几分,恍惚间一招刺出后,才看到迎面冲上前的常成。急急撤剑,剑势却难以收住,眼看着就要没入常成的左肩。楚遂枫大骇,常成更是目瞪口呆到失去了反应。

正在情急之时,一把软鞭忽地缠上剑身,力度轻转,便将剑带入一旁的竹木桩中。再回头,白日微醺里,少女发丝轻扬,身形灵巧,鞭随腕动,自如地收回掌心,侧头冲他一笑,俏皮的眨眨眼:“师兄的剑又掉了哦。”

一旁常成面色煞白,已经跪倒:“常成该死,打扰公子练剑,愿受责罚。”楚遂枫打量了他几下,见他无恙,便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常成似乎有话要说,却被式微抢先了,一句“爹爹让你去清扫书房。”再加上隐含威势的目光,常成便躬身退下了。

楚遂枫并不在意常成要说什么,他猜得到,定是家书来了,要自己还京的。而式微不想让自己这么快知道,才会把常成赶走。他不动声色地纵容着少女的私心,或许也是成全自己的私心,让分离,来得再慢一点吧。

看着眼前,女子不知何时已是玲珑初现的纤长身段,如瀑青丝以一根花带系于脑后,顾盼间眉目生姿,靥生双颊,是如沐暖阳般的明媚。楚遂枫有些感慨,时光易逝,小小女孩如今已是少女,只是不知,这暖心笑颜还会为何人绽放,无论如何,纵然绝不会是自己,自己定会以兄长的身份一世守护。

“是师妹鞭法又进益了,为兄喟叹不如。”楚遂枫微微一躬身,被感染的笑意漾开眼底。

“说不过师兄呢,便遮着些短吧。师兄,适才,常成想说的,是爹让你去正厅呢。”笑容仍在式微脸上,却不觉有些勉强:“京城,来书信了。”许是不忍他离家多年,式微终究还是把这消息说了出来。

楚遂枫点头,心内复杂,这分离,终究还是来了。深深地凝视式微许久,他提脚转身欲走,忽然听到身后一声轻唤,“师兄,你走后,可,还会回来?”可还会记得我?

“缘由天定,随心而为。”不同与师娘那时说的强求不得,他只信仰随心之行。答非所问,却是至心之言,两人都能体会。

第二日一早,楚遂枫与常成收好行李,向师父师娘跪别。却再没有见到式微,师父只说一句,她还未醒,不必告别了。楚遂枫便了然地点了点头,不再迟疑,跃身上马,紧缰扬鞭,马蹄阵阵,随风呼啸。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苍茫无际的竹林之后,不远处浩然花海里,少女闭着眼,一滴清泪划过脸颊,没入一片草叶的茎脉里。

此时的楚遂枫并不知晓,有些东西是逃不掉的,若是命运的安排,再如何随心而为,亦不过是顺应天命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