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十九章 云水之约

木槿随风 枫于越 3190 2017-04-21 11:04:34

  接连数日苦思无果,楚遂枫决定先放一放,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道理他一直就懂,只是这次突然有了莫名的执念,看来,也是时候放一放了。

这日,正在枫林前练剑,却突然看见娘笑意吟吟地等在旁边,楚遂枫忙收了剑,朝娘走了过去。

楚云氏慈爱的看着儿子,用丝绢轻轻地帮他擦了擦额上的汗,想起自己的儿子如今这般优秀真是忍不住的自豪,但自豪之余,又难免有些惋惜,枫儿的成长自己都未能参与,那日后的事便要多替枫儿上点心了。

楚遂枫朝着娘笑笑,两人说了几句就在枫林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楚云氏先开口道:“枫儿呀,再过一月就是你弱水之礼了,你可知要做什么准备吗?”

楚遂枫一脸不解,“娘说的是回江南?孩儿记得不是要再过十日才出发吗?”

楚云氏面含嗔怪,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儿子这么聪明,可这方面,却好像什么都不懂,只好耐着性子开口解释:“枫儿,这弱水之礼完了后,可就该定亲了,娘是问你可有喜欢的姑娘?”

“啊,这,孩儿,孩儿还没做好准备呢。”虽是早有预料,但被这么摆到面前,楚遂枫还是感到又羞又窘,十四就定亲,好在还有两年才成婚,但是这种完全以传宗接代为目的的婚姻模式实在让人心惊。光顾着如何反驳,他却没有留意到,娘说“喜欢”时,自己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声音。

“枫儿莫要不好意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若有喜欢的姑娘,就告诉娘,娘自会同你爹爹商议,若是没有,那爹娘可做主了。”楚云氏笑望着儿子,心里想着,儿子如今样样都好,只是这情字,却似一窍不通,罢了,毕竟年岁还小。

楚遂枫闻言愈发窘迫,娘只怕是误会了,自己其实什么都懂,只是没法接受这么早就。。。可是他也知道,礼法不可违,这定亲是在所难免,爹娘这般已算空前绝后的开明了。

但若自己没个喜欢的人选,只怕爹娘也不会放任不管,而自己,就真要娶个陌生人了,心里转盘迅速的拨动,突然计上心来,他佯装不好意思的问娘:“娘,这婚姻之事,自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由得孩儿?况且孩儿刚回京,一时也找不到喜欢的人呀。”

楚云氏似乎被触及了心事,神情幽然,顿了下才开口:“枫儿呀,这婚姻,关乎一生幸福,爹娘自是一见钟情,却因家族备受磨难。”说着,轻轻抓住楚遂枫的手,目露慈爱:“如何忍得再让我儿为之苦,自然会考虑你的喜好,只是却也要为你把把关的。日子是紧了点,那便也不必这般着急,只要在你十四岁当年内定亲即可,娘给你一年慢慢挑可好?”

楚遂枫简直感动的都要哭出声来,有这自由恋爱甚至不惜背叛家族的父母真是太好了,在这时代能有如此开明的婚恋观,自己真是太幸福了,短期内总算不必担心被逼成婚了,能拖一年是一年。

可也实实在在地心疼自己娘亲,面上一派诚挚,冲楚云氏撒着娇:“娘,那些都过去了,如今不是都好了吗?有我和爹爹陪着您,定让娘一世无忧,莫要再想那些过往了。”

“好好好,娘知道枫儿孝顺,可光有你尽孝可不够,娘还要早点抱孙子呢。”楚云氏虽然感动,却机智地抓住了被他逃过去的问题,目露得意地看着楚遂枫。

见实在是躲不过,楚遂枫只得先想办法拖着,此时他突然发觉了这几日一直萦绕在脑海的木槿阁,不如借用一下,眼珠一转,有了:“娘,既然娘都如此说了,孩儿只好据实相告,孩儿确有结实一位姑娘,对那姑娘也颇欣赏,但还不曾知道她是谁,对孩儿心意如何,可否请爹娘耐心等等。”说着,还装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楚云氏大喜,忙道:“那就好,那就好,有个人选就好,娘就怕你不上心,你慢慢来,若有消息可要立刻告诉爹娘啊。”

“是,孩儿自当谨记。”楚遂枫赶忙应下。

送走了娘,楚遂枫长出一口气,懒懒躺在石椅上,开始认真思虑起这个问题,沪章国之礼,男子十四弱水,弱水之年必定亲,两年后的匀水之年则完婚。虽然定亲迫在眉睫,可完婚还有两年时间,中间也有因为种种原因退亲的,自己也不是完全无法可想。

只是若如此,必会毁了人家姑娘清誉,那便是极严重的事了,自然放作最后的选择,还是应该尽早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以娘的意思,或许会答允的。爹爹那里,虽说不知可否,但总归还是疼爱自己的,应当也不会过多阻拦。

可说的容易,一年时间,又不能相亲,上哪儿找喜欢的人呀?何况那些闺阁小姐大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难道要效仿不羁的文人骚客,娶个风尘女子?还是算了吧,恐怕会被爹爹打断腿。

楚遂枫暗恼,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拖了,最多一年,若真的说不出个人来,便真要娶个素未谋面的女子了。

正仰天长啸,感叹命运不公,常成的脸突然出现在了蓝蓝的天幕中,一派恭敬道:“公子,有请柬送来。”

“不去,你帮我说无空。”楚遂枫撇过头,不想看那张板板正正的脸,漫不经心地回道。

“可是公子,送请柬的是,是白公子。”常成迟疑道。

“管他什么公子,不去。”楚遂枫微怒,这些乱七八糟的邀约聚会,一群自视甚高的公子贵人互相吹捧,有什么意思。几天前被逼无奈,宴请一众公子士人,本是诗酒相约,以文会友,结果不想来了一堆脓包公子,实在让人扫兴,而更让他无语的是,来了数十位环肥燕瘦的闺阁小姐,各种眼含秋水地看着自己,让他坐立难安。

白公子怎么了?黑公子又有什么?默念了一遍那个名字,眼睛骤然一亮,楚遂枫一声高呼,叫住了转身欲走的常成:“等等,你说的白公子,可是云水楼和荟芗园的主人?”

“正是。”常成回头,一本正经。

“告诉送信的人,本公子一定按约而至。”楚遂枫起身,吩咐常成唤来丫鬟为自己更衣。递完请柬后,常成转身告退,心里却暗暗发笑,就知道,这个约公子肯定会去,适才不过假意转身罢了。

楚遂枫之前曾听姐夫提起过,京城三大名楼,除了木槿阁以外,另两座,则是云水楼和荟芗园。

云水楼分设食馆和酒馆,食馆有四方大厨坐镇,美味无比,酒馆更有极品好酒,千金难觅。当然,这并不是最独到之处,云水楼的特色在于只招待有品级的官员和豪绅富户,并且按级别设不同雅间极大的确保了私密,因而备受朝臣权贵青睐,便说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而荟芗园则是京都最大的客栈,设有各个州府特色屋舍。除了各类装饰精美的屋舍,还有专供各方游子,旅人居住的旅房,进京赶考者也可居住于此。甚至游子贫贱之时可以书画抵金银,待到功成名就时可回来换或者选择留存。不少士子在此地金榜题名之后,又回来捐献金银,希望这园子能一直传承下去。

这两大奇楼则略晚于木槿阁开设,约莫一年前才开设于京都,传闻这白公子,便是这两大楼的主人,世人都不知他全名为何,只叫他白公子。白公子就像木槿美人一般神秘,几乎从不露面,只偶尔宴请三大公子。楚遂枫很是敬佩他的行商之道,更佩服他只用身份贫苦卑贱之人,却加以厚待,想来也是心地纯良之人,比那些靠祖上荫蔽的草包更值得结交。

他早就对这白公子也很是好奇,如今人家既然主动来请,自当去会会。

等到收拾好,楚遂枫便带着常成出了门,请柬上写着:白公子设宴于云水楼,宴请四大公子。楚遂枫才想起,听着街头巷尾的热议,自己如今貌似已成四大公子之首,再见三位公子,只怕难免尴尬,却也无妨,还是那句老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两人看着沿途的风光,缓步而行,本是心内畅然,却不想一路都被人余光偷瞟,目光千奇百怪,还不时指指点点。楚遂枫不解,不动声色地微微打量自己,浑身上下,并无甚奇特之处啊,又问常成:“我身上可有何不妥之处?”

常成细细打量了下,疑惑摇头道:“没有啊。”一转头看到路人的目光,才恍然大悟,忍不住笑出声来,慢慢的靠近楚遂枫,轻声说道:“公子如今可是京都第一公子,这种目光是正常的,那是倾慕公子风采呢,还望公子早日习惯。”

楚遂枫大窘,又转头看向一个偷瞟自己的女子,四目直视瞬间,那女子便羞红了脸,忙低下了头,吓得楚遂枫赶忙回了头,正了颜色,也加快了脚步。

常成看着自家公子面色微僵,脚步生风,险些笑倒在路上,捂着肚子提脚追了上去。

好不容易到了云水楼前,二人整了衣冠迈步而入,一进去,就有衣着整洁的门童迎上前来,接过请柬,未看一眼便一俯首,道:“请红枫公子随小人来。”楚遂枫微一惊异,这小小门童竟也识得自己吗?难道自己已经如此闻名了?面上却不露声色,点了点头跟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