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十六章 公子美人

木槿随风 枫于越 2708 2017-04-18 17:33:08

  “木槿,木槿。”楚遂枫愣愣地低语呢喃,心神恍若一瞬间回到了多年以前,清水湖畔,白玉亭中,那小姑娘比月光更皎洁,比星光更熠熠生辉的眼眸,“我叫木槿。”

“却不知这美人何以力压京中群芳,夺得这第一美人的称号?”楚遂枫佯装轻佻地问出口,心弦却紧紧绷着。

“三弟可知京城名楼——木槿阁?”钟南甫的兴致一下子提了起来,眼神里都放着光彩,楚遂枫心里一阵不悦。

“昨日回来时看见了,似与寻常阁楼不同,却不知有何独特之处?只是因着有个第一美人做阁主?”楚遂枫想起昨日所见,那三个大字此刻还印在心里,原来它的主人便叫木槿,木槿,真的是你吗?你与我,真的缘分不浅?

“那倒也不是,说起这木槿阁呀,可是当今沪章京城内,文人雅士头一号看重之地。两年前开业,短短数月便挤掉了青云楼,易凤阁等一大帮勾栏艺馆,成了唯一,也是最大的艺馆。”顿了下,钟南甫继续眉飞色舞道:“其间设诗书礼乐四阁,任何人进阁必先参加门主测试,达到入门标准方可进门。

阁中汇集了四艺中登峰造极之才,又有无数美婢,听闻都是些贫弱孤女,来这里受到极好的教养后,登台卖艺,却绝不及身。更厉害的,阁主并不与她们签订身契,若有遇到两情相悦者,可自行离去,所赚银钱皆可带走。”

“更神的是,这般奇思妙想,皆出自一介弱质女流,”说到这里,钟南甫故意卖了个关子,待楚遂枫皱眉,才道:“便是那木槿阁主,阁中人唤‘木槿美人’,虽是主人,却从不露面,只留一个管事,管着这阁楼。”

“木槿美人,木槿,这阁子倒真是有趣。只是若按姐夫所言,这阁主容颜从未有人见过,或许是丑女也未必?怎就当得起第一美人?”楚遂枫暗忖,“美人”不过是虚号,自己并不看重,但她叫木槿,木槿,究竟会是昔年那个“木槿”吗?心里紧张之意更甚,怕被姐夫看出异常,只混淆着转移注意力。

“哈哈,三弟倒真是不知,这阁中女子个个非同凡响,沉鱼之姿,落雁之容,上等艺伎可称倾国倾城,能被她们心悦诚服,公称美人,那必得倾世绝代呀。”说着钟南甫不禁流露出一丝神往。

“咳,姐夫若如此,我可需得告诉姐姐小心提防了。”楚遂枫轻咳一声,浅笑着说道。心里却一阵嫌恶。

“别别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何况我自知绝非能配得上其之人。京城三大公子都为了她前去,却是各领了一门之主,至于佳人,连面也未曾见着呢。听闻要连过四门,成了这木槿阁之宾,才能有幸一睹芳容。唉,我若是能见美人一面,此愿足矣。”钟南甫似乎颇感惋惜。

“三大公子?可是寒水公子崔玖天,西河公子柳凌霄,汉秋公子杜汉秋?”楚遂枫偶然听几个丫鬟提起。

“正是,三弟消息倒灵通,却也正常,这三大公子在京都可谓妇孺皆知,非但家世贵重,形容潇洒,更各有所长。寒水公子是翰林院总编修之子,自幼随其父习文,京城文才堪称第一,现下在御史台任职。西河公子是兵部尚书之子,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三年前已战遍京中无敌手,此前在军中领校尉之职。汉秋公子则与其不同,幼时家道中落,独靠自己经商撑起门楣,这京城的当铺银坊,十之有九皆是汉秋坊,堪称商道第一人。”

说起同辈中的翘楚,钟南甫多了几丝向往和钦佩,又看了看楚遂枫:“不过,三弟既然回来,无论是人品样貌,还是家世门第,便是才情武艺也不定会输给他们,只怕日后京城又要多一个红枫公子,并称四大公子了,哈哈。”

“姐夫谬赞了,遂枫何德何能,不过皇恩浩荡罢了。”楚遂枫推辞,心里却不禁感起了兴趣,不知何时可找这三位公子一较高下,自己怕也不会输罢。只是这木槿美人,木槿,木槿,真的是你吗?

“我去做我的窈窕淑女了,你也回去做你的翩翩公子吧。”我如今真的成了翩翩公子,你是否还一如既往地假扮窈窕淑女呢?

没了长辈和女眷们在旁,两个年纪相仿的公子兴致勃勃地谈天说地,天南海北地一通乱聊后,倒是亲近了许多。除却京中的奇闻异事,自然也是要心忧天下的,楚遂枫便请这个姐夫大概为自己讲讲这京都政局。不曾想谈及政治,少年公子瞬间忧国忧民,慷慨激昂地似打开了话匣般说个不停:“三弟呀,这朝堂如今形势,当真是岳丈独占春色呀。宰相日前已递呈告老,六部以吏部为首,吏部又以岳丈为尊,下一任宰相大家心里都明镜似得。”说着还朝楚遂枫投来艳羡的神色。

“相爷告老?姐夫莫要取笑,六部并重,何来偏倚,天威难测,此话怕是再不敢说。”楚遂枫浅笑着打断。

“是是是,外面自是不敢说的,只是我二人如今闲聊起,随口说说罢了。”钟南甫忙收敛话头。

“自当如此,却不知朝堂可还有何事?”楚遂枫继续发问。

“朝堂上倒也再无其他要紧,哦,说到这,兴王殿下近年来颇得圣心和百姓称赞,先是兴修水利,治得南郡水患,又领兵出征,重创东海倭贼,朝堂上也屡出奇招,整顿吏治。。。”说到这,他忽然住了嘴,只看着楚遂枫,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楚遂枫即刻心领神会,这般必是有夺位之心,陛下日渐老迈,只怕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想着若再继续说下去,只怕便要涉及大逆之言,二人不约而同地噤了声,又笑着打了会儿哈哈,约好改日同游,这才送走了姐夫。楚遂枫约莫把时局捋了捋,愈发觉得形势严峻,爹爹看似位高权重,其实不过如履薄冰罢了。

至于昨日起,一直萦绕在脑海里的这个名字——木槿,楚遂枫暗叹自己真是痴,无论如何,只消前去一看,便知是否,何必如此纠结?也或许那木槿美人,不过恰好撞了这名字罢了。一如那时常出现在自己梦魇里的“萱儿”,亦不过是午夜梦回的幻象罢了。只是这木槿阁,自己无论如何也是要前去一试身手的,三大公子,自己便来会会你们。

打定主意,带着常成出了门,二人径直走到了木槿阁门前。这栋七层六角高楼似乎有某种力量在吸引着他,楚遂枫一笑,那便进去吧。进了大门,便是正厅,打量一圈,发觉整栋楼竟以松木为架,红木为构,再辅以各式香木的家具,随处可见香草盆栽,草木之气弥漫于空气中,甚为清香。楚遂枫深吸一口,顿觉肺腑通透,醉人心脾,整个身子都随之放软了下来。

沿着正厅直行,便见到一道主门,上书“磐竣”为匾。两侧各两道门,分别写着“诗”“书”“礼”“乐”四字。迎门的是四个童子,皆总角之年,衣着朴素却气质文华,顿觉有趣,上前问道:“敢问主人,要如何才可进到阁内?”

“公子可任选一门,答对我们出的题目便可得到此门宾客认证,日后也可直接入内,享受其内宾客待遇。”一童子答道,目光直视于他,眼内无波无动。

“哦,那不知此门是作何用途?”楚遂枫浅笑着伸出折扇,直指“磐竣”门。

“公子若全部答对四门最高级别之题,便可直入‘磐竣门’,成为木槿阁之宾,享全阁内宾待遇。”童子继续答道,仍是毫无情感。

“那不知全京都有多少木槿阁之宾呢?”楚遂枫微扬音调故意问道,初回京都,自己也是时候一展身手了。四周稀稀拉拉的宾客闻言果然向这边靠了过来。

“无人。”那童子嘴里轻吐出两个字。

“好,那在下不才,倒想尝试一下。”楚遂枫轻展折扇,欣然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