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十四章 物换星移

木槿随风 枫于越 2323 2017-04-17 10:45:55

  迈入京城便不能再似之前策马而行了,二人下了马,一前一后地牵马步行。

走过石峰长街上琳琅满目的小商品聚集地,又穿过罗华大道上打扮花枝招展的酒坊艺伎重重围困,眼前远处出现了一栋七层六角高楼,矗立于大道尽头与沐江的交汇之处。

楼上灯火通明,金砖碧瓦,似是迎客的高阁楼坊,却不见进出人流,只偶尔有几个门人迎来送往一些宾客,虽然隔得远,却也能看出那些人非富即贵。六岁走的时候,还不曾有这家店,看这气度,想必是新开的。

当然,这些富贵繁华,并非它吸引楚遂枫之处,让他移不开眼的,是那阁顶楼飞檐上,横着的一块墨底金匾,上书“木槿阁”。

木槿阁,木槿,木槿花,楚遂枫想起了一些久远的记忆,愿你,能如木槿花一般,即使朝开暮落,但仍旧坚韧不拔,因为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的开放,历经磨难仍矢志弥坚。即使命运如何起伏摧残,仍然可以温柔地守候着,坚持着,终有一日,能随风轻舞在这世间。。。

昔年那位甘于命运的铃儿姑娘自然是无法体悟到木槿之美,或许那个自称木槿的小姑娘可以呢?一瞬间那明亮的眸子又印亮在心间,楚遂枫感到心头微微一暖,不知可还有缘再见,木槿姑娘?

盯着阁名看了几眼,他微一转头吩咐常成去查一下这个木槿阁。常成疑惑着答允,二人便继续绕过罗华大道,穿入贝格浦中,贝格浦便是尚书府所在地,不仅尚书府,在这个等级森严,尊卑有序的京都里,贝格浦是只有朝廷三品以上官员以及皇亲贵胄才能居住的区域。平日里常有禁卫巡逻守护,极尽安全却也森严异常。

京城虽然离开时已有了较大的变化,这里却还是一如既往地熟悉,穿过两条街道后一眼就看到面前宅邸上亲切的鎏金大匾——“楚尚书府”。

常成急切地冲了上去,转头向他欣喜大喊:“公子!到了!我们到了!”

楚遂枫一笑,迈步前行。

门边守着的家仆似是新人,竟然不认得楚遂枫,听见常成喊“公子”,还不知是谁家公子,毫无反应。常成气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斥声道:“公子回来了,红枫公子!尚书府的三公子!你听不见吗?还不快去通报老爷夫人!”那家仆被吓了一跳,差点要倒,再看看楚遂枫,恍然大悟,来不及站稳脚跟便跌跌撞撞地疾步冲向院内,边走边喊:“公子回来了!老爷,公子回来了!”

没走几步,果然撞到了人,楚遂枫正想笑这冒失的家仆,就看见被他撞到的人,一脸惊喜地大步冲他俩走来,伏地就跪,抬头老泪从横:“公子,你可算回来了,老爷夫人日日盼着你呢。”看到那张沧桑熟悉的脸慢慢跟记忆里的重合,赫然就是常叔。

楚遂枫正欲上前扶起,常成已经跪下磕头道:“爹,孩儿护卫公子学成归来,叩见爹爹。”“恩,回来就好。”常叔说完,二人对视,眼眶皆红。楚遂枫心里一酸,百感交集,没有迟疑,上前扶起二人,转头吩咐常成:“这几日你就好好陪陪常叔,尽尽孝道,左右我在府中也不会有什么事,便全当给你放个假。”

二人顿时涕泪恒流双双谢恩,楚遂枫把马交给他们,向前跟着家仆进府。甫一踏入正厅院门,便看到一双人影相倚而立,正是爹娘站在院内等他。一步步向前,一瞬不瞬地凝望着爹娘的脸,六年的时光冲刷,爹娘似乎变了些,又似乎还是记忆里的模样,依旧丰神俊朗,容颜秀美,只被岁月刻上了些许细纹。

心内感怀瞬时难以按捺,楚遂枫向前大跨几步,俯身跪倒:“孩儿见过爹娘,入山多年,不能在爹娘身边尽孝,深感有愧。”说着,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楚云氏急忙上前扶起他,母子泪眼相对,互相端详了会,终是忍不住相拥而泣。

楚连寻自他进院门起,就一直盯着他,不错,儿子长大了,活生生比七年前高了一倍,身材修长,高挺的鼻,夺人凤目,朗逸的眉,淡薄的唇都像极了自己,但眉眼中的温润却是与夫人一般无二。

看着看着,楚连寻不觉十分欣慰。开口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连日赶路必是辛苦,今日就先早些歇息。夫人也莫要太难过,枫儿这不是回来了吗?左右哭坏了身子可怎么好。”

两人都应了声,便止住泪水,只怔怔的看着。楚云氏忽然道:“枫儿,家书送出已经月余,为娘算着日子,早都该到了,每日盼着,却为何今日才到?”

楚遂枫惊诧:“孩儿四日前才收到家书,为了早日回来,连日赶路方可三日即到。”

“许是送信人沿途车马耽搁了也说不准,不论怎么,回来了就好。”楚连寻开口劝慰,却有一丝古怪的神色一闪而过。

楚遂枫看在眼里,心内犹疑更甚,面上佯装正常,向楚云氏撒娇道:“是啊,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孩儿想吃娘做的菜了。”

“好好,你这一路风餐露宿,定然没吃好,娘这就去下厨给你做菜,你且先去歇歇。”望着比自己高了,却还是一副小孩心性,对自己甚为依赖的儿子,楚云氏喜在心头,本还担心这一别七载,会同自己生分,这倒是无忧了,擦干眼泪,笑着转身走向厨房。

娘走后,楚遂枫正色望向爹爹:“爹爹,孩儿跟着师父学艺七载,虽不敢说业已精通,但大略可算周知一二。得师父批准还家,特此回禀爹爹。”而立之年的楚连寻更加成熟稳重,眼底显现出一种深沉冷静的练达,衬的眉目神飞,愈发英朗。

楚连寻赞赏的一笑:“能让你师父称赞的,自不必谦虚,这世上怕也无几人能出其右。吾儿辛苦了。”

“不敢谈辛苦,师父师娘,还有,小师妹,都对我很好,这几年虽在外却也并未吃苦。”楚遂枫恭敬低眉。提起小师妹,心里还是有些不知是何的酸楚。

“好好,想来你师父定是极看重你的,你此次回来日后若有能报答之处,需得不遗余力,以报师恩。”楚连寻自然相信自己的儿子天赋异禀,却也不忘叮嘱。

“是,孩儿谨遵爹爹教诲。”

“恩恩,你且先回去,估摸着你娘还得一会儿才能做好,便让人直接送去你院中吧。明日再见见你的姐姐姨娘们。”

“是,那孩儿先告退了,爹爹也早些休息。”楚遂枫向楚连寻行礼告退。

“恩,去吧。”楚连寻摆了摆手,过来了一个家仆给楚遂枫引路。

楚遂枫没有回头,但他知道背后的视线一直凝住在自己身上,他压住了险些就要脱口的问题,爹爹,或许和师父一般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