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二十五章 楚氏宗族

木槿随风 枫于越 3295 2017-04-27 10:41:24

  “枫儿既然有了心仪的女子,必会告诉我们的,夫君不必担心,枫儿自小稳重,会有分寸的。”楚云氏一边宽慰丈夫,一边却也暗恼自己竟如此大意,都比不得夫君细心。

“我不担心枫儿处事,只是他名声在外又未经情关,若被有心之人相骗,恐会伤情。”说着,怕夫人担心,楚连寻略一思索,又温言道:“倒也无妨,你我多多替枫儿看着些就好。”

“是,夫君,我日后必当仔细留意着些。”楚云氏轻轻的说道。

话音刚落,眼前已经过来了一条船,船头上站着一华衣中年男子,正是江南楚家的管家——刘叔,一靠近,刘叔立即下跪行礼,眼中隐有泪水:“小人参加二老爷二夫人,大老爷估摸着船今日会到,特意派小人来接。”

“刘叔,起来吧,你这么大把年纪了,不必多礼,多谢大哥了。你且在前面引路吧。”楚连寻一挥手,朗声说道。心里感叹着,江南,自己也已有十七年未曾回来了,自从与夫人一同离家,去京都到现在,便与家中断了联系。如今若不是枫儿要行弱水之礼,只怕自己还不知有何理由,又要何时才能回来。一旁的楚云氏看着丈夫的样子,心里明白,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此次回来了便多待些时日吧。”楚连寻回握住妻子,眼里盈满感动的爱意,温柔的看着她,说:“好,你我一同。”

靠着优秀的记忆办法,楚遂枫用了约莫半个时辰,便将宗族关系烂熟于心了,一边感叹楚氏宗族真是家大业大,一边则有些疑惑,除了爹爹,其余之人竟然大多是从武,不愧是武将世家,爹爹在武将世家里长大,竟能拜相内阁。人世之事,真是奇妙。

此次他们回来,本非年节,不是所有人都会在,但爹爹离家多年,头一次回来祭祖,再加上自己的弱水之礼,所以宗族之人大多提前从各处赶了回来。其实楚遂枫知道,不止这些缘由,所谓亲族,便是互相帮衬扶持,爹爹新被封了宰相,自然有人有求于爹爹,所以更要赶回来了。

自己一向对这些无甚感觉,此次离京除却行完弱水礼,便是为她寻得治病之法,还有,便是那位交代他的事了。她的病,自己曾在师娘的古医书里看过,性寒之症可以用温清丸调理,若要根治,只说可治,却并未言明,是谁可治,又在何处,一路寻访,连靠得住的医者都少有,更遑论神医了。至于那位交代自己的事,却是连爹娘都不能透露,自己已做好安排,便待行完弱水礼,就见分晓了。

大船随着小船沿江而行,分过支流后,宽阔的江面逐渐变小,水势也更为平静,两岸江畔开始出现屋舍,然后是层层楼台高筑,白墙墨瓦,雕梁画栋,烟柳满堤,沿江畔密布的街市上珠玉宝石琳琅满目,苏湘之绣巧夺天工,人流熙熙攘攘,让楚遂枫想起那句词“东南形胜,三吴都会,江南自古繁华。”船头驶过这片繁华之地,眼前开始出现四四方方的高宅大院,拐入一个巨大的泊船码头,迎面便是江南楚家之所在,早已有一大群衣着锦绣之人等候在门外,看见他们,爹爹远远地和站在最前面的那位打了个招呼,然后便驻船上岸。

楚遂枫跟在爹娘的后面,丫鬟护卫都跟在他后面。走到跟前,适才打招呼的那人一把上前扶住爹爹,说道:“二弟,你可算回来了,许久不见,做哥哥的甚是思念你。”楚遂枫打量了下,此人约莫快四十岁,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蓄着山羊胡,一双威严的眸子里此刻激动地星星点点泛着泪光,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爹爹还礼,眼里亦是星光点点:“都是弟弟不懂事,让大哥和父亲担忧。”

“无妨,回来就好,此次回来便多住些时日,父亲已在大堂里等你了。”说着,他眸光扫了楚遂枫母子一眼,有一丝威严,但也很是亲和,“这是弟妹和侄儿吧。”楚连寻点点头,便来引见。

楚云氏福身一礼:“弟媳见过大哥。”楚遂枫亦上前俯身一躬,道:“遂枫见过大伯父。”

大伯的目光凝视着楚遂枫,楚遂枫不卑不亢,只迎着他的目光。片刻,大伯捋了下胡子,爽朗一笑:“好好好,回来就好,二弟,这小子很像你,有股劲儿,生了个好儿子呀。”

楚连寻笑笑,两人便转身一同朝里走去,院落十分大,一行人进了七六道门才到大堂。大堂正中匾额上四个漆金大字——“忠孝节义”,下面是一副猛虎下山图。正中摆着两把太师椅,摆着两盆巨型盆栽,两侧各有七把高椅,青白色的墙壁有七米多高,抬头是四角的天空,显得庄严而沉闷。

正中的太师椅上已经坐了一位老者,须发花白,但精神矍铄,虽然未着戎装,但一身杀伐之气,不怒自威,把楚遂枫都震得一惊,环顾四周,果然适才各异的神色都转为敬畏,这必是自己的祖父了,不愧是戎马一生的大将。随着爹爹上前行完礼,一家三口便一直跪在那里,被祖父直直盯着,满堂的人都寂静无声,敛眉垂首,侍立一旁。

半晌,楚遂枫膝盖都快跪麻了,还是丝毫不敢动,终于,芒刺在背的压迫感似乎收了几分,他听到一道雄浑有力的声音:“枫儿,去扶你娘起来。”楚遂枫点头称是,强忍膝盖的酥麻钻心,恭敬起身扶起了娘亲,祖父并未让爹爹起来,是以楚连寻仍旧跪着。

楚遂枫扶着娘坐到一旁,看见娘眼中忧虑的神色,轻轻握了握娘的手,示意她放心,便转身回去又跪在爹爹身侧。楚老将军看着孙儿得体的一举一动,心里暗暗满意,面色不改,威严开口:“你为何又来跪下?”

“回祖父,父跪,子不敢不跪。”楚遂枫恭声答道,眸光依旧只是地面,不卑不亢。

“哦?你觉得我为何不让你爹起来?”楚老爷子看着这个小小年纪却极为持重的孙儿,心里暖了几分,孙辈里无人敢这般与自己答话,这小子,倒还真是像他爹,自小就出类拔萃,非常人也。

“回祖父,为人子本不该妄议父亲,但祖父问到,孙儿只好据实以答。父亲忠君爱国,虽是如祖父一般为国尽忠,但礼法有度,双亲安在,却不能侍奉身旁,属难全孝道。父亲无奈,不能侍奉双亲,便是所谓忠孝难两全。但毕竟孝礼难全,有碍人伦,跪些时辰实属应当。”楚遂枫继续答道,心里却暗暗担心,祖父的脾气自己实在吃不准,只能尽量说些好听的,但若是个威严独断的大家长,只怕会怒自己巧言令色,不禁暗暗捏了把汗。

“好一个忠孝难两全,哈哈哈,寻小子,你生了个好儿子,明晰事理,不卑不亢,不错不错。看在孙儿的份上,你就先起来吧。”出乎意料般的,楚老爷子似乎深感欣慰,便让他们起来了。楚遂枫暗暗松了口气,赌对了,这位老人能为家主,果然还是睿智通达的,不仅仅是一介武夫。上前一步扶着爹爹起身,楚遂枫看到一旁的大伯也长吁一口气,赶忙上前陪着笑夸楚遂枫。

楚老爷子再没多刁难什么,只起身让楚连寻陪着他去书房。楚遂枫母子在大伯的陪伴下见过各位亲友,楚遂枫准确的猜出每个人的身份,又恭声识礼,让大家惊叹不已,夸赞之声更是不绝口。一直行礼行了约莫半个时辰,才总算见完了本家的亲戚,大伯便让大伯母带他们去住的地方,先安置下来。

等到一切收拾得当,楚遂枫已经累得躺倒在了床上,楚云氏坐在床边,看着儿子,眼里满是温情。儿子这般优秀,镇是自己最大的福气,想着,楚云氏轻轻伸手替他拢了拢头发,楚遂枫像小猫似的伸手抱着娘的胳膊,用脸蹭着娘的手撒娇。楚云氏眼里怜爱更甚,摸了摸儿子已经棱角分明的俊脸,笑意吟吟:“枫儿今日真是厉害,竟连祖父也喜欢你呢。”

“还说呢,娘,其实,今天答话的时候我可害怕了,只是面上装着镇定,手心里全是汗呢。”楚遂枫想想还是有些害怕,又往娘怀里蹭了蹭。

楚云氏笑着轻轻拍儿子:“没事啦,你今天表现的很好。那么多亲族都对你赞不绝口呢。”

“嘿嘿,儿子长大了,自然不能再像个孩子,总要给爹娘挣个脸面。”楚遂枫十分自豪。

楚云氏却好像想起了什么,嘴里喃喃着:“是呀,枫儿长大了,长大了。”被楚遂枫疑惑的目光盯着,才突然笑着回过神说:“枫儿呀,娘之前问你,可有喜欢的人?你还没回答呢。”见话题突然转到了这里,楚遂枫有点蒙,却又想起那个清冷的人儿,便带着暖意轻轻地说道:“是,孩儿应当是有喜欢的人了。”

楚云氏一顿,忍住讶异,连声问道:“是哪家小姐?闺名是什么?她可也同你一般?”

“娘,其实,孩儿不知她是谁,只知道她在外化名‘木槿’,但孩儿感觉得出来,她的家世应当不凡。至于她是不是也喜欢我,我也不能确定。”楚遂枫略有些迟疑,想着自己这般回答娘亲定然不会满意。

楚云氏听到“木槿”这两个字,略一思忖:“京城的木槿阁?”

“是她的,不止如此,她还是云水楼和荟芗园的幕后主人。”楚遂枫答道,对娘,不必要隐瞒吧。

“哦,原来如此,那应当不是寻常的大家小姐?你二人,是如何认识的?”出乎意料的,楚云氏似乎并不太在意她的家世,但柔柔的目光里暗含忧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